王德邦:又是清明追思日——缅怀八九先烈

我越来越感到无颜用文字来表达对1989年民主运动在北京及全国遇难的那些先烈们的追思,因为面对他们文字显得太过苍白了。

每到清明,由于这种沉重的羞愧,使我深感清明是个越来越不忍面对的节日,以至常生出逃避的念头。但是想逃避面对的却是这个时间,我们除了逃得过空间,却永远无法逃得过时间。于是一种痛苦的无可逃脱的折磨,使我整日煎熬着。

我是一个从那场屠杀中侥幸走出的人,亲历了那场屠杀,也见证了那场屠杀。我应该能够理解那些面对死亡无惧抗争的烈士,他们当时对自身的正义与代表历史发展的正确是坚信不疑的。而这种正义与正确也为十九年来的中国现实所充分证明。中国因为屠杀他们而深陷罪恶,中国因为屠杀他们而背叛了改革,中国因为屠杀他们而背离了人类主流文明,中国因为屠杀他们而走上了人类最黑暗的权贵掠夺经济之路。从八九的屠杀中,中国广大普通民众走上了一条不仅失去今天,而且更没有了明天的绝望之路。我们完全可以确信这种绝望将与日俱增,会日益成为民众的普遍感受。

八九给这个民族割裂的伤痕是将深远地影响到这个社会的,而八九后这遍土地上的人权灾难却不断在八九的伤口上撒盐,不断对仍然流血的伤痛作更深的绞割。作为制造这起惨绝人寰灾难的当局,近二十年来没有对民族的伤痛作出任何医治的主观努力,相反还为了掩盖那场血腥的屠杀而屡屡犯罪。每年都将一批批试图唤起对灾难记忆的人们进行监禁,对那些失去亲人心灵滴血的人们进行跟踪、软禁与恐吓、威胁,对那些力图重续八九争民主、要人权、防腐败精神的人们大设文字狱。如此累累恶行,使十九年来的中国完全沦陷在人间地狱之中。

每每我追思八九年那些为民而死的先烈们时,经常会追问一个问题:如果那些先烈活到今天,他们会是怎么样?他们是否也如我一样深感生不如死,深感偷生的耻辱!深深痛苦于这个时代的日益沦陷而社会还被营造成欢呼庆贺。或者他们也会依如许多活着的人,被社会浊流恶浪裹挟着沉沦?当然这一切都没有答案了,但是有一点我想是极其明确的,那就是当时这些先烈为民主、人权、法制、反腐而赴死时,是对这个民族深怀信赖,相信中国在他们的鲜血下会醒来,会认清人间正道,会皈依主流文明,会让中国人真正活出 个人样来,中国人民会在他们倒下的地方认清极权政体的凶残与罪恶,会觉醒人的良知与人性,会持续抗争直到胜利。然而事实上八九先烈的热血没有唤醒刽子手放下屠刀,也甚至没有唤醒民众对自身生态的认识,没有唤醒民众对做人尊严与权利的捍卫。如果英灵在泉下有知,面对中国如此状况,真不知他们会何极感伤!

正是在这持续沉沦的土地上,我们这些苟活者没有任何荣耀可以告慰英灵,相反我们有着无力阻止这种民族沉沦的深重的罪孽,有着无法面对英灵的深重的羞愧!

我们苟活的人们是该在面对英灵时愧疚的!十九年来,我们没有将先烈的遗志得到实现,我们甚至没有切实推进这片土地向文明迈进半点。面对他们的死,我们能扪心自问已经尽力为之了吗?近二十年来,在中华民族这片土地上,当然有一些人是无愧的,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去践行八九先烈的追求,他们用自己失去的自由去证明这种理想不死。然而这毕竟是少数,而绝大多数的苟活者却都在与时俱进中享受着这个时代沉沦的快感,甚至助推着这个时代堕落的波浪。现在面对清明节祭扫先烈时,我们是否应该深切追思一下那些死者的遗愿?是否该深刻反省一下我们做人的价值?

面对过往岁月,面对先烈血迹,我是深感羞愧!然而这种羞愧是否将伴随自己一生呢?我真不知在这一生中,是否能在某一天让荣耀洗去自己的羞愧,能够骄傲地站立在英灵的墓前,宣布将他们的遗愿兑现?也从而让自己过上人的尊严?

过去岁月让我们蒙羞,未来岁月我们应该如何活过?这可能是面对英灵们应该做出的选择,如果我们依然觉得这种羞愧无足以改变自己的生活,那么未来早晚有一天我们的儿孙将成为我们今天无以面对的先烈。因为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屠杀只要没有消除,幸运就永远是暂时。我们学生时幸运了,做父母时幸运了,但谁能保证自己的儿孙还能幸运呢?一个社会只要没有消除统治集团屠杀平民的制度因素,那么屠杀就必然如癫痫病一样会定期发作,这是必然的。这个血腥的事实在半个多世纪的中国已经一再上演。然而不长记性的人们却仍然以今天屠杀没有砍到自己头上而欢庆。

所以在清明节追思先烈时,我们也应该真切地感到我们离先烈何极相近,我们千万不要庆幸自己得以逃出,事实上屠刀始终高悬在在我们头上,我们没有任何可以幸免的保障。如果我们不能将英灵的遗愿兑现,那么我们的儿孙依然只能再作后人祭奠的英灵,就是我们自己谁也不敢保证不在下一刻被屠杀成英灵!

当此清明时节,让我们在八九先烈坟前清醒认识这种别无选择的命运!为了洗去羞辱,为了享受尊严,为了自己不致被变成极权屠刀下的烈 士,也为了使自己儿孙永别成为极权屠杀烈士的命运,我们只有续擎起先烈民主、人权、法制与自由的大旗!因为唯其如此,那才是对先烈的告慰,也才是对我们自己的保全!

沉痛胡言。谨作纪念!

2008-04-05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