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节明:必死之相:人口问题上中共已方寸大乱,彻底丧失了修错能力

2020年,东北生育率已经跌至0.6,名副其实全世界最低(没有之一),人口、经济、社会三坍塌的东北,实际上已悄悄拉开了中共国社会崩溃的序幕——东北的今天就是关内的明天。

从1980年开始,经过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如今的中共国,年轻人口崩塌,恶性老龄化空前,超越日、韩,全世界独一无二,发展成本高涨,而社保体系濒临崩溃(其实东北社保已然崩溃,靠以广东为主的财政接济苦苦维持)…“未富先老”的全面浮现,宣告了中共计划生育“科学理论”的彻底破产,即:计划生育不仅是野蛮的,而且是荒谬的。

对此邓小平、陈云及其继承者酿成的大错,习近平一伙虽然已心知肚明,但为了维护中共“伟光正”的权威,一方面死不认错,嘴硬到底,一方面急不可耐地进行调整(现在大有强迫大陆屁民生育二胎的趋势),偷偷摸摸地摘除“计生委”的牌子,就象偷偷摸摸摘除中国女人的子宫那样,就象“计生委”这个部门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但明白人不禁要问:计划生育,你们既然说当年搞是英明的、正确的、必要的,现在改也是英明的、正确的、必要的,那么为什么当年中国只有十亿人,你们咋呼“中国人太多”,要强行“一胎化”,而今天中国十四亿人了,你们怎么不提“中国人太多了”,反而要鼓吹和推动“全面二胎”了呢??

再说,你们说当年计划生育搞对了,为什么计了三十多年,计出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未富先老”来呢?

对此诘问,习近平一伙理屈词穷,恼羞成怒,就以五毛当代义和团的围攻和谩骂来抵挡。

曾几何时,计划生育包裹着“人口科学”的光鲜法袍,招摇过市,就象曾经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样,俨然是真理的化身,任何质疑都是“愚昧落后”、都是“封建迷信”,但今天却结出这样的大恶果,不仅没混成发达国家,反而把中国搞成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人口残疾国,这恐怕是包括中共专制者在内都没料到的。

其实,计划生育的理论基础都是错的:

大错一,把属于社会问题的民众生育问题,当作纯粹的数学、经济学问题,陷入机械的思维方式;

大错二,把人口当作纯粹的社会和环境的负担,完全无视人的生产创造性,和改善环境的能动性。

因此才会有极端荒谬的口号:“要想富,少生孩子多养猪”之类的口号。问题是:难道大多数人一生下来就是不能劳作、只能消费和污染的残废么?如果不是,为什么不能劳作和创造的猪多了能够致富,能够劳作和创造的人反要少了才好呢?难道人的价值还不如猪么?这岂非咄咄怪事!

邓计生铁杆朱学渊说:人口多了会造成污染,破坏生态环境!

而事实证明,人口多少与污染和生态环境破坏程度根本没有直接的关系。如:以2018年的数据,蒙古国的人口密度(2人/平方公里)远远低于日本(347人/平方公里),但蒙古的污染程度远远高于日本,蒙古是全世界大气和水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台湾的人口密度是中国大陆的四倍,但中国大陆的污染和生态毁坏比台湾严重得多;

人口多寡也与森林覆盖率没有直接的关系:韩国、日本、台湾人口密度分别是中国大陆的3.6倍、2.4倍、4.5倍,但森林覆盖率却远远高于中国大陆,分别是(2018年)韩国64%、日本67%、台湾60.71%,而中国大陆仅为22.96%;

可见,污染和生态破坏,与人口多寡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与粗放型发展、低环境准入的政策直接相关。与此相关的一个讽刺的事实是:1980年计划生育政策全面强推以来,中国生育率大幅下降,但污染却不相衬地大幅增长,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邓小平及其继任者不顾环境急功近利的粗放型发展政策,才是导致中国环境污染加重的主因。

大错之三,只问人口总数,不问人口年龄结构,更不问人口性别比例;计划生育理论的流氓实践者中共,更是脑残得连人口密度都不问,所以会三十年如一日,针对全中国的汉人一刀切地实行以“一胎化”为主要目标的计划生育,而全然不顾西藏、新疆等地区汉族是少数民族的现实!结果造成边疆地区汉族人口前所未有的空壳化,而少数民族分离势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独立条件!成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只问人口总数,不问人口密度,就会衍生出既然新疆的人口比上海还多,新疆的人口是不是太多了…之类的奇葩问题。

而不问人口年龄结构,不问人口性别比例,也就是无视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而可悲的是,经过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暴政,中国传统的婚育文化已荡然无存,中国大陆民众普遍认同“中国人口太多了”的脑残观念,而自愿晚婚、少育,甚至丁克、不婚,中共打造的高房价、负福利社会更是加剧了中国自愿节育的文化,而这种新的节育文化又反过来牢牢阻碍着中共推进“二胎”,以缓解年轻人口崩塌和老龄化的救急努力——中共现在是进退两难:

今天中国人少子化的新观念,是它三十多年的计生暴政血淋淋地一手造成的,那么在紧迫的人口危机面前,如何让中国人再次转变观念多生?难道要再来一次血淋淋的强迫?由于意识形态早已破产,中共恐怕没有士气和生命力就生育问题来一场新的血淋淋。

现在围绕生育问题,中共是方寸大乱,一方面它心急火燎地要全面推进“二胎生育”,但效果寥寥,中国人生育率不升反降;一方面它又要坚持“计划生育国策”,继续对生育“三胎”的超生群体进行严惩重罚,坚称计生正确,死不认错,死臭到底,绝不拨乱反正,也不敢奖励生育,以免明显的出尔反尔,损害了共产党“伟光正”的权威。

此种进退维谷,自相矛盾,是中共已经彻底丧失修错能力的标志——垂死的中共,已经没有信心和元气再来一次胡耀邦式的拨乱反正了!

由此可断:中共亡就亡在人口危机上,它将和中国足球一样崩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请里皮来都冇用了!

曾节明 2021.4.12 凌晨料峭春雨夜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