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评论:只要中国人追求事实,就是共匪垮台之时

世界卫生组织的所谓专家们,在中国进行了一个月的中共病毒溯源调查后,几经推迟,直到近日才将这份溯源报告公布出来,立时就遭到了先进国家的医学专家的质疑和批评。因为报告的内容可以说是完全在为共匪政权背书。已经有几位原先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的专家和工作者,携带着机密文件和数据逃往了西方的自由国家。这些人和这批文件已经证实了武汉新冠肺炎的病毒,就是起源于武汉的这个研究所。而这个事实,又始终是共匪要抵赖和甩锅给外国的。

钱这个东西,既是人们生活中离不开的东西,同时又是个万恶的东西。因为钱不但可以购买人们生活的必需品,还可以买走人的人格、良知和灵魂。事实上也确实有一批人是以此为生的。

共匪对世卫组织花了钱,这笔钱没白花。在这份溯源报告中,世卫组织首先就断定武汉新冠肺炎病毒根本就不可能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接下来又断定了两个“十分可能”:第一个“十分可能”是蝙蝠和穿山甲带有这种病毒,并且传染给了人;第二个“十分可能”就是冷冻食品的包装上带有的病毒也传染给了人,但是却找不到宿主。

这份报告的不可能和十分可能都是共匪一年多来反复说的话。如果报告中再加上一个十分可能,那就是病毒”十分可能”都是境外输入中国的话,共匪就一定会给世卫组织再发一笔奖金。可是,世卫的总干事潭德塞书记在这份报告中发表后,马上又说这份调查报告是初步的调查结果,以后还将进行多次的调查。

国内的网民评论说,潭德塞背叛了共匪政权。能够背叛共匪政权的人是英雄,但谭德塞不是英雄,仍然是个无耻的人。它说的以后还将进行多次调查的话,确实令共匪失望,其实它也是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之下才说的。尤其是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表示要重新加入世卫组织。比较美国政府和共匪政权,美国政府是堂而皇之的世界第一强国。美国每年资助给世卫组织的资金,是十倍地多于中国。既然谭德塞书记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人格、良知和灵魂,当然是谁给的钱多,就不妨在出卖多一次了。况且国际上已经出现了反共大联盟,它也知道被人称作“书记”并不是件荣耀的是,反而有土匪的嫌疑。

4月1日喉舌央视四台大肆报道了世卫的这份报告,同时表示完全赞同这份报告的内容。兴奋之余还报道了给巴基斯坦和老挝运送去了中国制造的疫苗,两国的政要满怀着感激之情道机场欢迎这批疫苗。前不久有消息说,巴基斯坦的一位副总理注射了中国疫苗后,反而感染了中共病毒。3月31日世卫组织说,力争在4月中旬检查中国疫苗的疗效是否符合国际标准。

这就是在告诉我们,中国制造的疫苗在没有通过检验是否合格之前,就已经自做主张地销售去了外国,又让国内的民众注射,也给香港和澳门送去了疫苗。澳门没有报道,但香港已经报道出有十几个注射了中国疫苗的人死亡。把未经检验合格且又资料数据不全的药品,直接用到人的身上。这不是草菅人命又是什么?

共匪的CGTN电视台近日播出了一位广州的女士对着电视屏幕说,打一针中国疫苗要600块钱。这就更证实了中国人民在这场持续了几近一年半的中共病毒的大瘟疫中,无论从检测、隔离住院治疗、到注射疫苗,完全是老百姓自己掏腰包。共匪政府没有进行任何的补贴、补助,想必这就是中国人民所得到的幸福生活。

被共匪恶意攻击的自由民主国家的政府,不但这一切都免费,同时对于暂时失去工作和低收入家庭给予每个月1000到2000元不等的补助。至于小型生意业主,几次发放生意补贴,从几千元到两万元不等。就以人口三千多万的加拿大为例,自从进入了大疫情至今的一年中,政府在这方面的总开支超过了四千六百亿元。

即便如此,政府仍受到国民的不断的指责和批评,认为政府的做法不及时和不全面。全球似乎只有中国的国民是幸福又自豪地大赞共匪的伟光正。听上去也实在令人费解。世界上最穷的国家是非洲的乌干达,可是乌干达人民还有两项国家福利可以享受:一是免费教育,二是免费医疗保健。相比之下,真不知道那些中国人的幸福感是从何而来。

共匪的喉舌CGTN的播放被美国禁止了,于是这个电视台偷偷摸摸地进入加拿大播放。在自由的国家里生活惯了的中国人,再次地看到了CGTN的播放的内容,令人感到既反感又恶心。全球反共的主题之一是共匪对人权的虐待,尤其是共匪对新疆的维族人何西藏的藏民的迫害令人发指。CGTN一连几个星期地播放维族和藏族人民的幸福生活。他们都穿上鲜艳的民族服装,载歌载舞地工作和娱乐,而且生活富足,还严守传统地对待一切事与物,丝毫看不到共匪政权对他们的干涉和同化。

共匪是群什么东西,海外的中国人早就知道。否则也不会万里遥遥地跑来异国他乡谋求生活。这种谎言宣传中国人当然不会相信,当地的本国人民也不会相信。政府宣布制裁共匪,当地的本国人民就一定支持政府的制裁令。因为政府的官员都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是得到了选民信任的人。当自由职业的记者深入中国,采访到共匪虐待中国人民的真相时,各国人民不但对共匪怀有敌意,反而更会要求政府对共匪采取更严厉的制裁和惩罚。

共匪在大外宣上花了中国纳税人如此多的钱,实在是蠢之极的做法。近日共匪外交部的发言人华春莹在被一位法国记者问道,有一位法国记者写了一篇大赞新疆维族人的幸福生活的文章,还被CGTN大肆报道。经过这位提问的法国记者的调查核实后证实,法国根本就没叫过这个名字的记者。他质问华春莹这篇大赞维族人生活幸福的文章是怎么回事,华春莹没有回答,而是顾左右而言它地转移了话题。

这就等于说默认了这篇描写维族人幸福的文章,是共匪假造出来的文章,假造的目的就是为了欺骗。共匪不但欺骗中国人民,还想以欺骗全世界为目的去证明共匪的伟光正。因为习蠢货想当世界领袖,当不成世界领袖,也要当第三世界国家的领袖,再不成就当亚洲的领袖。现在看起来,就连邪恶流氓政权的领袖也当不成了。因为欺骗出来的东西都是子虚乌有的。正如《红楼梦》中的那句名言:“假做真时真亦假。”欺骗和做梦一样,都是虚幻的。尤其欺骗更是一把双刃剑,当人们知道了真相以后,这把双刃剑刺向的就是欺骗者。

美国总统拜登下令驱逐所有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和在美国的中资企业的中共党员。业内人士分析,拜登的这个命令可以造成共匪政权一到两万亿美元的损失。这对于债台高筑、身无分文的共匪来说,断了这条榨取美元之路,也再难有其他的欺诈外汇的办法了。

许多人不爱听,但是我还是要说,七十年后的今天,中国依然是个落后的贫穷落后国家。国家穷,人民更穷,好不容易这三十多年借开放之名,共匪政权赚到了一些外汇。可是共匪的贪腐使赚到的外汇真正留在政权手里的也不多,再加上习蠢货的一带一路的大撒币,也就撒得差不多了。这就是说,国穷民穷政权也穷,所以近几年共匪才派出越来越多的人,到先进富裕的国家去诈骗钱财和偷窃知识产权。

由于派出去的人员素质太差,所以不断被外国政府查获判刑,驱逐罚款。我始终认为穷不可怕,只要有志气,命运就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果穷,再不愿走正道,以为依靠着骗和偷,就可以致富的话,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如此致富的先例。即便暂时富了起来,也会被社会认作是土豪,或者是穷人乍富。这会引起社会疑问:这种人是怎么富起来的?一旦偷和骗的致富手法被揭穿,那么彻底扫地的就是人格和灵魂必将受到世人的唾弃,就是现在共匪政权的下场。

加拿大政府再次宣布严控疫情的禁足令,从4月3日开始禁止一切非必要的活动和非必要的人与人的接触四个星期,理由是中共病毒的变异在加拿大引发了第三波感染的高潮。欧盟国家也宣布了相似的行政命令。各国政府在发布了这道命令的同时,又宣布了对国民的经济补助延长几个月,对小型的私人服务业主延长一系列的补贴,对儿童的额外补助延长至今年的年底。

尽管仍然有国民表示不满意,但这些国家的政府毕竟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所以国民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力,而且不会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其实民选的政府根本就不怕被颠覆,大疫情当前,政府所尽力做的事情,首先就是要求国民遵守防疫规定。然后就是加快速度,尽可能地给更多的国民注射疫苗。能够制服大疫情的武器就是疫苗,疫苗的出现是科学研究的成果。可是令中国人汗颜的是自从去年至今,各发达国家的研究疫苗的实验室和制药厂,都成为了共匪派人偷窃的重点目标。

由于各国都加强了防盗窃的安全措施,所以共匪一无所获,反而有不少被派去偷窃的中国人被捕和被驱逐出境。看来马主义和习思想都对付不了疫情,也发明不出来疫苗。正如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南韩和香港都出现过的在防控疫情期间聚集在教会祈求教主的保佑,结果都是由于这种违背禁令的聚会爆发了更多的感染群体。

我不信宗教,但我相信宗教信仰可以提高信徒的自律性。如果信徒的自律性没有提高,公开违背政府的防疫的措施和命令,那么这个责任应当由教会担负,还是由信徒去担负呢?事情出来了,总要有人去负责任的。全球大疫情爆发至今已经一年多了,我们看到的是防疫的是人,抗疫的是人,研制疫苗的是人,被感染的是人;送进重症病房抢救的是人,抢救不过来死亡的还是人。

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被称为信徒最多的世界三大宗教。为什么被称作是法力无边的上帝,耶稣,真主,如来佛,没有施展大法力去中止这场大疫情,更没有及时出手拯救人民的生命?更有宗教信仰团体曾经相信,他们的教主可以在西半球发力,治好了一位在东半球患病的人。如此好生了得的教主,却在这场大疫情中沉默了。

在第三波严防疫情的各国政府的措施中,也都有禁止信徒去教会群聚的内容。看来政教不能合一。欧洲的文艺复兴后,人们也是痛定思痛,终于清楚地明白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也就是说,无论什么神佛,只要去管他们天堂的事,人世间的事还是要由人去管理的。

共匪的邪恶和残暴,是由长期被欺骗的中国人民的宽容而纵容发展出来的。人们认识到了共匪的所谓主义,思想和重要讲话,都是欺骗,那么除恶就是向善。世界都认清了共匪的本质,并采取了措施,难道中国人还有看不清的吗?有恶不除,难道中国人愿与恶同流合污了吗?

世界出现了第三波疫情,难道就只有中国始终是清零吗?既然清零了,中国人为什么还要戴口罩,参加党会和两会的人也都戴口罩开会。全球202个国家疫情大流行,一亿两千多万人感染,死人两百七十万。难道真的只有中国这边的风景独好?

今年的夏粮尚未收获,共匪就报出了今年粮食的总产量是6.5亿吨。也就是说,这个总产量足够40亿人口吃一年的。有独立学者的调查显示,中国有16%的成年人,和25%的儿童,面临着饥饿的威胁。中国的庞大的弱势群体,成为了共匪政权宣传抗疫的成功和经济又高速发展的牺牲品。外资外企的持续大量撤出,是共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为了抵制外国的制裁,共匪再次煽动暴民抵制外国商品,这又是共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结果。那么,如何解决庞大的失业人口的就业问题,共匪就只是喊喊口号而已。3月份中有十天,中国的17个省处于沙尘暴的袭击之下,共匪却是一句话不说。云南省成了中共病毒的重灾区,CGTN也仅是一句话带过。似乎云南一省的人民健康并不重要,反而兴趣十足地报道各发达国家的感染人数又增加了多少,死亡人数又增加了多少,甚至幸灾乐祸地报道各西方国家的医疗体制行将崩溃。

前两天央视又大肆报道美加两国的华人上街,反对对亚裔的种族歧视。但它不敢说的是共匪历来是以人民为敌的。当抗议的人群中出现了“中共是造成中国人被歧视的根源”的大标语时,CGTN和央视四台都绝口不提。共匪和它的走卒都害怕实话,害怕真实,这就是共匪的软肋。它必将灭亡在真实中。

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