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拜物教主谢几何:论权力崇拜对中国人性的败坏作用

西方启蒙时代的伟大思想家,阿克顿爵士有一句对人类现代文明建设影响巨大的至理名言,那就是:

“权力容易使人败坏,而绝对权力则绝对使人败坏!”

这句话不但道破了人性与权力在罪恶诱惑面前的脆弱,而且也道破了上天给人类社会安排的一道如影随形的魔咒。人类要从蒙昧走向文明,必须不断用制度创新来破解这道魔咒。

而中国人占主导地位的文化传统却恰恰存在一个与这种观念背道而驰的一系列的观念系统,那就是对权力存在一个盲从、迷信、容忍的奴性崇拜的宗教观念系统。

法家人物帮助秦国统一中国,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皇朝,从此法家思想始终成为中国人政治哲学的核心。这种政治哲学的核心基础就是从权本位出发的斗争哲学,其要义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元规则。认识论和方法论是“以计算之心以待人”,是厚颜黑心的权谋学和鼓吹暴虐政治的严刑峻法。

皇权社会的政治伦理学一直到汉武帝时代,才由董仲舒将儒家学说进行阉割改造,使儒家学说被改造成一个类宗教皇权崇拜的神学化系统。

由于儒教的教化和法家政治哲学的始终占据主导地位,中国人从此将敬畏之心与感激之情主要给予了以皇权为核心的统治者。殊不知这些统治者莫不由于绝对权力的败坏,统治者阶层绝大部分都被腐蚀成为盗匪与流氓以及伪君子。

这就是中国人的权力拜物教的文化传统,始终与现代文明制衡权力的理念背道而驰的原因!

在当下近三十年的中华大腐败中,传统腐败文化与新的腐败文化现象的大量涌现,在人类史上绝对是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这也充分地证明了中国人的腐败人性,在文化基因里的顽固性!

类宗教的权力拜物教文化传统,二千年来始终是中国占核心主导地位的社会政治理念,致使绝大多数统治阶层的人群的人性被腐蚀成为臣妾人格与暴君人格,对上则奴颜婢膝,对下则专制而骄横。

长时期的主流社会人群的这种人性人格败坏状态,导致传导到下层民间有的人群也沾染了这样恶劣的人性与人格。

在人类史进入了全球化的近现代,人类无论是精神文明还是物质文明方面都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但是中国人的社会却始终在权力拜物教的文化传统的泥坑中挣扎,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挣脱历史文化泥坑的机会。

尤其是在世界性的共产极权崩溃的历史机遇中,中国人又作出了经历一场大腐败的选择。在这场震惊世界的中华大腐败中,中国人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的表现都令世界人民惊诧不已。极端权力在这场大腐败中表演的肆无忌惮,人性的穷凶极恶、寡廉鲜耻,腐败的规模及花样翻新在人类史上都是登峰造极、空前绝后的。统治者人群人性的败坏也是史无前例的。

这一次大腐败由于是泛权力化的极权举国体制所主导所裹胁,深陷其中的人群占社会人群的比例也是空前的。甚至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也因腐败现象的铺天盖地而变得麻木不仁、熟视无睹,有的甚至发展到认为是自然而然也咸与腐败的程度,所以才会有人惊呼: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所以面对全社会铺天盖地的罪恶与不公,绝大多数中国人选择了 沉默与麻木,甚至共同参与其中!

这场权力腐败对中华民族的人性、民族性的伤害,将遗祸子孙,使中国人累世受患!中国人对权力的态度,决定了中国人的奴性人格,面对巨大的罪恶,大多数人选择的是怯懦卑污,选择的是视而不见,没有了鲜明的是非判断,失去了面对善恶美丑作出鲜明的情感判断的能力。在世界民族之林中从而也失去了正大光明存在的地位!

中国人不解决“将权力关进现代民主社会制度的笼子”这一历史性问题,中国人也就根本不配说“从此站起来了”!

以上是一位中国草根思想者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痛心疾首的断喝!

             2014年8月完稿于偏瘫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nowy mountain peak against blue sky

汪湖:平民

当他们 / 声嘶力竭的口号,无法搅乱 / 琐碎的现实和黑暗的制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