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总有些令人搞不明白的离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其中最令人难以理解的就是,为什么在极权专制国家的国民见到了独裁者就会热泪盈眶,可是又高呼伟大和幸福。当独裁者走掉了,这些热泪盈眶的人立时就恢复了常态,若无其事地去做自己的营生。

对比宪法民主国家的国民见到了总统或总理,都是微笑地伸手打个招呼或握一下手,并没有人喊口号,更没有人认为总统或总理伟大,也没有人赞扬说自己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是要感谢当政者领导得好。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当然只能发生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之下。民选出来的总统的任期只有四年,干得好就可以再次当选再干四年。干得再好,两期八年后就要下台。选出来的总统的衣食父母是全体的国民。总统干得好是应该的,没有人去夸奖他或赞扬他。可是一旦工作中稍有失误,就立时招来民众的反对声音,甚至上街示威抗议游行。

这就对了。因为没有人可以指定一个人做总统,前任总统也没有权力去指定一个人做他的接班人。想做总统的人要去参加总统竞选。当多数国民同意后,他才是总统。也就是说,他从一个国家的主人,当选为一个人民的公仆,他不必大喊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他所做的一切都必须符合人民的利益,否则人民就可以用手中的选票把他赶下台。这里的关系很清楚,统治集团里所有的人都是人民的公仆。选举它们的国民是国家的主人,公仆的工作是为了主人的利益,而主人的工作纯粹就是为了自己。

我在中国生活了将近四十年,共匪的法律规定了年满十八岁的公民就有选举权。可是我满18岁以后的二十年间,却从来没见过中国的选票是什么样子。我的公民和国家主人的称号,岂不都是子虚乌有?共匪从来都把它们的那个党和党老板比作是人民的爹娘,但是人民见到自己的爹娘却从来也不会热泪盈眶和高呼幸福,只是本本分分地以父母之心为心。正如《诗经》中所说,“夙兴夜寐,无忝而所生。”假如中国人民真的把共匪政权和党老板当成了亲生父母的话,难道父母有错误,儿女也必须高喊伟光正吗?

孔夫子在《孝经》中讲过这么一件事。曾子问孔子说,”敢问子从父之令,可谓孝乎?“孔子的回答是:”是何言与?“并且说:”天子有诤臣七人,…… 诸侯有诤臣五人,…… 大夫有诤臣三人,……士有诤友,…… 父有诤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诤于父,臣不可以不诤于君。故当不义则诤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

孔夫子不愧是万世师表,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告诉我们,当父亲有了不仁不义的过错时,儿子也要指责父之过,并且劝说他改正,否则就是不孝。总想着要当人民的爹娘的共匪,又何曾听说过一次人民的劝告和呼声。那帮小骂大帮忙的爱党贼和忠诚分子,又有哪个不是一只脚已经踩进了监狱的大门?

把自己标榜为伟光正,意思就是不留给任何人提意见和指责错误的余地。长年把自己置于绝对完美的伟光正的地位上,当然就容不得任何的意见、劝说和批评指责了。于是诽谤、抹黑、寻衅、煽动、颠覆政权等一大堆罪名就出现了。人民生活在随时都可能获罪的环境中,会感到幸福吗?

更糟糕的是长此以往,中国人民的国家主人意识淡泊了,消失了,不知不觉之中成为了共匪的政治奴隶,但却又丝毫没有意识到。一群自以为聪明的阿谀奉承的小人,出卖了自己的人格和灵魂,终于做上了奴才,帮助共匪去奴役自己的同胞。

于是中国出现了另一个怪现象,一些奴隶和这群奴才或者是为了生存,或许是真的把共匪当成了自己的爹娘。只要听到有反共的声音,就马上张牙舞爪地扑上来为共匪辩护。又以他们少知无识的脑残的意识,把反共的人士骂个狗血喷头,做出了一副誓死保卫共匪的大无畏的嘴脸。令人更觉可笑的是,这群家伙要学识没学识,甚至连常识也不具备。既没有事实依据,仅凭个人臆想中的所谓事实去做依据。结果是要理论没理论,要事实却是假造出来的。一腔狂妄的情感,偏偏缺少的是理性。

圣人早就说过:”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无须当权者是否伟大或英明,更无须统治团伙是否伟光正,只要是民间的百姓不受干扰,平静地过自己的日子,这个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就可以令人放心地生活。当权者完全可以垂拱而治,无须日理万机,只是按照孔夫子所说的”民可使,由之。“唯有当”民不可“时,当局就出面”使知之“。

共匪篡改圣意,宣传了几十年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被愚化了的中国民众似乎已经把这句话当成了人生真谛。我两次在评论中和另外的一次讲演中,提醒说”为“这个字是有两个发音的。尝试读第二声”为“,不但是这句话的原意,更是中国历来的”亲亲,亲民“和”利己利它“的人本意识。同时也揭露了共匪利用了一个字的不同发音的恶劣手法,愚弄和毒化了中国人的天然本性。

共匪搞阶级斗争,挑动民众斗民众,把一个原本是和谐的民族大家庭,搞成了家庭成员间的互相看不起,互相监视和揭发,乃至互相残害,相互之间如同仇敌。凡是上了年纪读过启蒙读物《弟子规》的人,至今也难忘其中的十二个字:”同是人,皆须爱。天同复,地同载。“一个人生的大道理,仅用了十二个字,就把这个大道理说得明明白白。又岂是共匪的那套主义、思想、热爱、痛恨、打倒、拥护、新时代、命运共同体等等可比。

当共匪的党老板的所言所行背离了做人的原则立场,当然就有国民站出来指责批评,立刻就有一群不拿钱的小粉红跳出来骂大街,以显示它们是党妈的孝顺儿女。可是这个党妈并没有对它们另眼看待或稍加呵护。这群可怜的东西,一番狂热的表演,既没能利己利他,图的又是什么呢?反而还把自己的人格和名声毁于公众之前,更是带累了祖宗父母的声誉。

更令人不解、也是更加可笑的是,凡是反共的人士和谴责党老板的人士,似乎都是捂毛、篾片、爱党贼和捧着共匪饭碗吃饭的人的敌人。反共的人是以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去反共,它们的矛头直接对准的是共匪这个政权。偏偏就有这样的一群人,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列人共匪的圈子里,把反共人士当成了它们个人的敌人。习蠢货的种种蠢行,八年来从没有间断地被人们讽刺、挖苦和谩骂。想必这群人也把自己当成了习蠢货,极尽能事地去回击谩骂。

至今捂毛也闹不明白的是,这群人是在为习蠢货站台,还是在为它们自己站台?人们批评指责的习蠢货又与这群人有什么关系?批评与被批评是极正常的事情,这群人的做法正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习蠢货是个罪犯,这群人就自愿地站在罪犯的一边。早晚有一天,习蠢货是要站在被告席上受审,需要的是有执照的律师为它辩护,这群人的喧闹是帮助不了习蠢货的。一旦习蠢货的罪行成立,他受到法律的惩罚时,这群人是否站出来愿意代它受过呢?即便愿意,法律也不可能把习蠢货免罪释放。

另外,从这些捂毛、篾片的言论和文字中分析,实在是语不成句,立论混乱,找不到逻辑性,甚至不知道它们究竟想说什么。这里不乏博士、硕士,想必有高等学府经历的人也不在少数。但是从大学教授的频频发声之中,同样的问题也存在,甚至还时时有超越人性底线的疯子的主张和建议。因此不难判断中国的教育体系已被共匪完全破坏殆尽,正义无存,斯文消亡。

即使是教授、教师的工作,无非是教师传道、授业、解惑。一切的事与物,都离不开一个道。这个道又是效法天地自然规律形成的道。所以古人有”道法自然“的立论,又有”道与天通“的结论。道家的学术思想是鼓励人们要有”命由我立“的独立人格。姑勿论共匪自己去瞎折腾,国人民众完全可以我行我素,坚守我们的道。

《孝经》中说,“父子之道,天性也。” “父母生之,续莫大焉。” 孔子又说:”.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以顺则逆,民物则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违背了父子之道的天性,去以共匪为爹娘,不去尊敬自己的父母,却党云亦云,顺从共匪的意志,就是背弃了道德和礼仪,那么人民的思想行为就失去了应该遵行的法则了。

中国社会出现的人性丧失、道德沦丧的普遍现象,难道共匪不是罪魁祸首吗?共匪害了中国和中国人民,又去祸害世界。所谓的改革开放不过才四十年,国际社会就认识了共匪的邪恶本质。无论是对共匪的谴责制裁、惩罚、脱钩,乃至最后的断交,所表达的无非就是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世界各国对共匪的欺诈盗窃行经已经看清楚了。从劝说、批评、教育开始,努力想让共匪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但是失败了。对于屡教不改的共匪,就不得不进行制裁和惩罚了。

第二个意思就是世界也很明白,制裁和惩罚通常是很难使一个惯犯洗心革面、痛改前非的。所以在对共匪采取了这一系列的行动后,也等于是在警告本性难移的共匪,这个世界是完全可以排除中国。就像共匪的前三十年的闭关锁国,世界与中国没有往来,反而世界各国无论在经济、科技、进步与文明,都得到了发展。唯有中国在毛泽东的二十七年折腾下,不但使亿万的无辜中国人丧生,更使中国的经济进入了绝路的死胡同。

共匪似乎才明白自己并没有领导国家的能力,不得不改革开放。借助世界的帮助,才能免于崩溃。习蠢货说前苏共里面”没有一个是男儿“,其实是错误的说法。在斯大林死后不久,苏联的赫鲁晓夫就勇敢地批判斯大林的所有的错误做法,然后提出的就是改革开放的政策去恢复苏联的经济。

共匪的反应是,不但发表了九个评论大骂赫鲁晓夫,又把苏联的改革开放说成是修正主义。直到苏共最后解体,共匪整整骂了二、三十年修正主义。修正的意思是修改以前的错误,走到正确的新政策上来。比较共匪的改革,不也是改掉以前的错误政策,革新出一个新的政策吗?性质是同样的,却不敢用被它们批判臭了的修正主义。

其实改革开放就是修正主义,都是自谋生路的做法,这里丝毫不存在世界企图阻挡中国发展的问题。若不是世界相信了共匪宣传的中国是个大市场的谎言,就不会有外资外企大量涌入中国的发生,更没有中国成为了世界加工厂的短暂的表面繁华。一旦共匪的谎言、欺诈和盗窃的罪行被揭发出来,外资、外企就开始了大规模的撤出,中国的经济就立时被打回了地摊经济的原来状况。如此分析起来,并不是世界离不开世界,而是中国离不开世界。

习蠢货也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在中国病毒肆虐全球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它不断给各国元首打电话,又派出了众多的说客去游说各国政府,希望能请它去做国事访问,或者邀请各国元首来华访问。其结果是既没有人邀请它,也没有元首来华访问。它的这一做法,虽然可以解释为它的好出风头和不甘寂寞的本性。但是世界的制裁、惩罚和撤资撤厂的四面楚歌,八方危机的状况,也确实令它如坐针毡。加上它能力的低下,也实在没有解脱困境的办法。更何况目前的这种种状况,其实都是它一手造成的。

5月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应邀访问美国,韩美两国总统可以面对面地坐下来单独会谈,这是习蠢货一直以来拼命努力也得不到的机会。羡慕嫉妒恨的小人本能泛滥之余,它又害怕起来。印太战略已经形成了,拜登当上总统后不到四个月,第一个会见的就是日本首相,第二个是韩国总统,又和俄国的普京通话,约定6月份在日内瓦会面。美日韩三国宣布将在6月份举行了三国空军的演习,这一切都是冲着共匪来的。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激烈,哈马斯团伙使用自己制造的劣质火箭向以色列挑衅,两千多个火箭又三百多个发射失败。能发射出去的火箭有90%以上又被以军在空中截获。以军以高科技武器消灭了几百个哈马斯的军事据点和军人,其中包括了16名高级军事指挥官。其中一个指挥官是以色列用斩首行动的先进武器,被绞杀在自己的轿车内,离它不足一米远的司机仅受轻伤。习蠢货和共党匪徒难道不害怕?

美国又进一步制裁共匪的国安部、公安部、监察委员会和移民局的官员及家属禁止进入美国。理由很简单,四万多被美国下令驱逐的中国人仍滞留在美国,共匪对这四万多被驱逐的中国人置之不理。由此可见,共匪政权对国家主人的中国人民是如何对待的了。

面对共匪这种政权,竟然有中国人自以为在共匪的眼里他还是个人,岂不自欺欺人以致可怜之极?共匪给中国人洗脑灌狼奶几十年,最近又再次清理外国书籍,看来想做个明白事理的中国人就更难了。只有翻墙看海外的信息,再有就是与父母和祖父母多接触,听他们讲他们这一生的经历,期间共匪都干了些什么?所谓“兼听则明”,明白自己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

中国人个个都是真男儿,而且个个都是英雄,否则的话,蒙古人、满族人、日本人至今仍在占据着中国。国家要富,首先是民富;国家要强大,首先是人民强大;国家要体面和尊严,首先是人民有体面和尊严。如果人民没有权力和自由的话,那么中国就是个奴隶国家。共匪统治着奴隶当然很得意,可是做了奴隶的中国人又有什么感受呢?难道真的感到自豪骄傲吗?

2021-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