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节明:茉莉、滕彪等人为何鼓吹“汉族有罪论”?

其实以茉莉为代表的左派异议人士、以滕彪为代表的“公知”,并不是今天才抛出“汉族有罪论”,他们一直都在推播一种汉族虚无主义的“普世价值”,即:少数民族的权利才是权利,而汉族的权利不算权利——弄不好就是“大汉族主义”,这与周恩来的“少民问题无小事”的精神(少数民族至上,汉人对少民是有罪的,(共产党)给少民特权那是为了(汉人)赎罪)是息息相通的。

这种“少数民族至上”的态度,也是西方国家和日本对待中国的态度:西方国家和日本对待新疆集中营和以“苏家屯”事件(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迥然不同的态度,突出地反映了这一点,西方国家和日本对待高智晟等遭中共残酷迫害的汉族反对派人士,则更加置若罔闻。

这种双重标准的态度反映出西方国家和日本并不希望中国民主,而只希望中国分裂。

它们的这种对维族人权煞有介事热乎的态度,并不意味着它们有多在乎维族的人权,而意味着它们挑动维族分裂中国的热情。上世纪九十年代,它们也表现出对波斯尼亚、黑塞哥维纳、克罗地亚等前南斯拉夫少数民族“人权”的莫大关注,但在随着前南的解体,它们的关注哪里去了?尽管克罗地亚人、波斯尼亚人的困苦依旧。

茉莉和滕彪的此种少民至上、汉族虚无的“普世价值”,当然会深得西方国家政府和日本的喜爱,也深得伊里夏提等仇汉“东突”分子的喜爱,其实他们也深得中共的喜爱,因为他们等于坐实了中共一直以来的指控:海外民运异议人士是反华分子。

凭借西方国家政府和少民分裂分子的双重喜爱,茉莉和滕彪这样的国际主义“人权卫士”自然可以左右逢源,实现个人名利的最大化。

多年来海外有一条鲜明的规律,即坚守民族主义底线的反对派是最孤苦的;而象彭明、王炳章这样追求以武力推翻中共的中国牌民运,更是死路一条,在西方国家政府眼中形同恐怖分子;而以吴哄达、茉莉这样西方本位的买办异议人士,才是最容易获得西方政府支持的。

茉莉、滕彪为了迎合西方国家政府,无原则地迎合少数民族对汉族的仇恨,甚至公然支持“东突”等少数民族极端势力分裂中国,根本无视边疆地区的人权和安危,完全丧失了一个中国反对派人士应有的底线,是注定经不起历史检验的。

但令笔者欣慰的是,一大批民运老前辈都反对这种分裂中国的少民至上/汉族虚无主义的“普世价值,前有陈泱潮先生于2006年全球民运柏林会议上当场反驳日本代表分裂中国的“七块论”,现有魏京生、胡平、辛灏年坚决反对茉莉、滕彪的“汉族有罪论”,他们这种精神,是中国未来的希望之一。

曾节明 2021.5.3春雾凌晨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nowy mountain peak against blue sky

汪湖:平民

当他们 / 声嘶力竭的口号,无法搅乱 / 琐碎的现实和黑暗的制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