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评论:反共不是清谈,要有实际行动

中国一直是在共匪的伟光领导之下,但七十年了,至今仍然是个贫穷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虽然打出了七十年的社会主义旗号,不管它一会儿说成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会儿改成是特色社会主义,这两年又改成是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甚至还加上了个价值观的说法,但是中国仍然有50%到60%的人口是生活在贫困之中。

显然无论共匪如何玩弄“社会主义”这个词,但它们始终不懂,或者是不敢承认,社会主义的定义就是消灭贫穷。既然是穷国,就不要搞什么国际上的体育盛会。2008年的一次北京奥运,为了制造那些体育的场馆,共匪花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钱财。一场奥运不过20来天,那些馆至今就废弃在那里。现在准备冬奥会,不知又花费了多少钱。20天的冬奥会结束后,那些场馆就又将废弃在那里。

我从来不认为中国人民的素质低,但却完全肯定共匪整个体制是完全没有素质。就以前几天在甘肃省的越野马拉松事件为例,总共参赛的运动员是172位,可是却在中途死亡了21位运动员。也就是说,平均每8位运动员中就死了一位。体育是强身健体的娱乐活动,可是任何事情到了共匪手里,就一定有中国人死于非命。

事后调查显示,似乎这次死人的事件与共匪无关,完全是天气的变化造成的。突然降温,又是冰雹又是冻雨的,是造成死人的原因。共匪自称中国进入了高科技时代,可是却连天气预报都报不准确。或者是天气预报出来了,主办单位却不做出任何防范或应急措施,导致如此严重的人命伤亡事故。可见这场事件不是天灾,而是地地道道的共产人祸。

几乎与此事件的同时,云南、青海两省发生了地震,喉舌央视连续报道了两天,就是不报道四川和陕西两省也地震了。自然灾害与颠覆政权没有直接关系,瞒报了两省的地震,难道共匪的政权就固若金汤了吗?从来不洗澡的毛泽东去长江游泳,还发出了最高指示,到江河湖海去锻炼。结果是多少中国人响应了号召,丧命于江河湖海之中。

中国人民没有体育锻炼的场所,那是因为中国是个穷国,政府拿不出钱来为人民修建这些设施。既然号召人民去锻炼、去游泳,那就只好去毫无安全保障的地方去响应号召了。因此送掉了性命的中国人有多少,至今尚无人做出调查。

尤其此次的四个省的大地震,竟然在习蠢货的领导出了新时代之后,仍然没有能力去预报地震的发生。灾区的中国人仍然是在半夜的酣睡之中被地震惊醒,来不及逃命。各省和各大城市都有地震局,就连普通民众都知道,中国存在着几条地震活动带。地震局里的工作人员想必博士、硕士不少,专家、教授更多。至于所谓的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就更是车载斗量。如此庞大的科技人才队伍,却发不出地震预报,保护人民的性命财产,这就是共匪体制下的所谓高科技人员的素质。

我几次在评论中说,中国仅仅是个二、三流技术的国家,也因此招找来反对声和谩骂。既然事实胜于雄辩,那么事实就更是胜于骂大街了。就连普通民众都能发现地震前的各种先兆,包括自然界的各种异像,和动物的各种反常的活动。既然中国距离高科技尚有一段长路要走,那么接受民间积累的经验并且去研究,岂不就是学习?

另外,向先进国家学习,我这里说的是向人家学习现代科学,绝对不是去偷窃人家的研究成果。就以2008年汶川大地震为例,在震前的几个小时里,美国就已经测出了这场地震,并且通知了共匪当局。共匪认为美国是在破坏中国的稳定,搅乱北京奥运的情绪,虽然不敢向美国骂大街,但隐瞒不报。地震终于发生了,损失也是也是严重的,但就是不肯痛定思痛向美国请教。

科技的发达是为了保护人民过上安定的日子,可是在共匪的眼里,人民是共匪的敌人。人民死了多少,都无关共匪的疼痛。习蠢货一句“中国人吃草也能活上一年”的话,就百分之百地暴露出共匪政权对待中国人民的冷血、冷酷的立场。中国人民的性命不如草芥,不如蝼蚁,竟然有中国人喊幸福。

七十年来在中国发生的大小地震不知多少次了,中国人民的性命和财产的损失更不知有多少。共匪口口声声说党领导一切,地震局里的党委,总支和支部的系统想必也是健全的。但人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一场大地震后,有书记或党员被揪出来受惩罚、担当责任的。如此看来,党只是领导,出了任何事情,党是不用负任何责任的。

就如同此次的武汉肺炎,习蠢货说是它亲自领导,亲自部署。其实是它亲自隐瞒、亲自撒谎,因而造成全世界大流行。共匪不承担任何的责任,还要对传播到各国的疫情幸灾乐祸。被共匪收买了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书记近日也强调说,要对这场世界大瘟疫再次进行全面彻底的调查。由此可见,钱可以收买一个人的一时,却买不了一个人的一生一世。当然这也是对良知道德底线尚存的人而言,至于那些把人格灵魂出卖换饭吃的人来说,当然就不在其中了。

水稻专家袁隆平先生谢世了,共匪跳出来说话了,称袁先生是英雄。英雄的本意是指为国捐躯、舍生取义的人。而袁隆平先生是自然的寿终正寝,又与“英雄”二字有何关系?袁先生是一位有杰出贡献的科学家,把水稻的亩产量从两、三百公斤提高到八、九百公斤,这就是了不起的科学发明和创造。

我早就说过,凡事只要共匪插手,就一定把事情搞坏,并且还会自暴共匪之丑。共匪说袁先生的发明解决了中国人民的吃饭问题。既然如此,共匪又为什么至今每年要向国际粮食市场购买几千万吨、乃至一亿多吨的粮食呢?独立学者的调查显示,中国的粮食缺口率至少在3%左右。如果国际粮食市场不卖给中国粮食的话,中国人民就立时回到凭票凭证吃饭的半饥半饱的状态。这说明袁先生的发明并没有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中国解决不了中国人民吃饭的责任,仍要由领导一切的共匪政权负责。

共匪又说袁先生研究水稻的动力,是来自于1949年以前看到了中国人饿死的现象而产生的。而事实却是袁先生在中国的三年半的大饥荒中,亲眼看见了五个中国人活活饿死路旁的惨状,有感而发产生了水稻研究的动力。袁先生的这段话在他的文章中,和几次被采访的谈话中,都有明确的记载,是有据可查的。共匪把1959年的大饥荒篡改为1949年以前。其实在1949年的之前的几百年或几千年,中国都没有发生过活活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

长达三年半活活饿死五、六千万中国人的大饥荒,就发生在共匪建政后的第十年开始的。这就是说,共匪至今仍然在隐瞒由共匪一手制造的那场大饥荒。它以为事隔六十年,中国人民早就忘记了那场大饥荒。但是几千万个家庭都有亲人活活被饿死,这些家庭和他们的后代怎么可能会忘记?难道他们会认为为了共匪共匪的共产天堂而有亲人死于饿死,是高尚伟大的牺牲或贡献,为的是中国的强大和繁荣?

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详细的证据和注册。同样每一个人辞世,也都有详细的证据和手续。人的世界不同于猪狗世界,人的世界关心和关注的是每一个人的生老病死。亿万中国人的性命被共匪饿死、整死,至今不给他们一个交待,这些孤魂野鬼的怨气得不到发泄,去不了他们该去的地方。我倒不相信他们会在阳世间捣乱,但他们的亲属和后代却是心怀对共匪的仇恨,迟早是要向共匪讨还这笔血债的。

在人的世界里,每一个人都把人的生命看作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和珍贵的。唯有共匪把人的生命视同无物,视同猪狗,任意杀戳却又不认账。共匪喉舌央视四台,每天对海外的中国播报三十分钟的新闻。在播报之前的开场白是:“全球新闻,中国播放。”别人是如何看待这句开场白的我不知道,但这句开场白对我的启示就是全球新闻是真实发生的新闻。中国播报出的就是罔顾事实的任意编造出来的谎言宣传。

记得几年前我在一家中国饭馆里吃饭,饭馆里安装了一个大屏幕的电视机,播放的都是央视的节目,声音还挺大。当时正在播放的节目是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反正都是那些共匪首领说了什么话,中国人民热泪盈眶大赞共匪的英明。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大声说:“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位五、六十岁的中国人不紧不慢地说:“央视播出的东西还有假?”面对着这种混蛋,我还是把该说的话说了出来。我说:“ ‘文化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共匪中央喊了十多年;‘文化革命是场浩劫’,也是共匪中央说的。你相信哪一个?”这个同胞不说话了,饭馆老板从后边跑过来关上了电视机。当时在饭馆里就餐的人不少,但却立时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来表明立场或态度。这就足以表明共匪的形象在民众中的地位了。

习蠢货咬牙切齿地要打台湾,打算以此作为它的政绩。殊不知政绩不是打出来的。早在今年初美国派出了600多名美国军人进驻了台湾,他们的任务是训练国军的士兵和协防台湾的国家安全。之前高喊“美军进台之日,就是大陆攻台之时”的捂毛全都默不作声。共匪不是不知道这件事,但却悄悄地忍下了这口气。为什么?因为共匪始终以为美国不会触碰共匪的这个底线。它们至今也不明白美台签订的《台湾保护法》不是过时的文件,只要共匪这个政权在中国存在一天,这个文件就永远有效。

深深陷入了国内外绝境的共匪,自以为在台湾问题上还有话语权,以为高喊“统一台湾”的口号就可以得到部分中国人的支持。但共匪没想到的是中国人民知道,共匪进城后中国的领土面积就减少了181万8千多平方公里。到了今天,中国的海洋面积减少了230万平方公里。这两项加起来就是130个台湾的面积。

如果说“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也可以适用于台海一事的话,那么共匪就必须去收回被它们出卖的这4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领海,然后才有资格对台湾谈统一的问题。习蠢货声称,对台的统一就是对台湾也实行一国两制。可是就是它亲手破坏了香港的一国两制,把一个生气勃勃的香港特区,变成了共匪红色恐怖下的香港市了。

中华民国的人民认清了共匪的本性,曾经立下了赫赫战功的百年老党国民党却认不清。这里也就应了古圣先贤的“法久弊深”的训示。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国民党异化了,跟共匪这个党也异化了一样。异化的原因就是因为党内没有自主的调查的机制,因此而逐步走向固步自封,自以为是,永远正确,以及官僚、寻权,不思进取等等。于是落后于时局的发展,再加上党内的接班人不了解该党的历史。

就以马英九为例,曾经宣扬要和共匪搞第三次国共合作。我当即就给马英九发了一封公开信,请教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国共合作的真相是什么。至今我既没有收到他的回信,也没有收到他的办公室或秘书的回信。实质上在国共两党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合作过。马英九当了党魁后,国民党就变质了,也就是败坏了。是明智的台湾人阻止了国民党把台湾推进共匪的泥坑,用选票把国民党赶下台,保住了台湾的民主和自由。

当我们谈到人权和公民权力的时候,许多人不知道或者是不敢承认的是,如果共匪政权以暴政的手段统治中国,中国人民就有以暴力去反抗共匪和保护自己的权利。唐朝的天文学家韩愈早在一千多年前就说出了“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的话。鸣是果,不得其平是因。有因才有果,是不变的道理。

中国这个国和三代中国人民至今仍处于贫穷落后的现状的果,其起因就是由共匪团伙七十年的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所致。中国社会的人性泯灭、道德沦丧是果,共匪的谎言欺骗和愚化百姓的做法是因。共匪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难道中国人民就该顺从地任由共匪祸国殃民吗?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提出要把现实的这个果,改变成推翻、消灭共匪这个团伙的因,从而达到一个具备普世价值观的中国的果。

袁红冰教授组织起 《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以两到三个人为一组,对共匪展开了城市、农村的游击战,严惩民愤极大的共匪头脑。同时联合当地的民间反共组织,用实际行动武装攻击共匪的要害部门。更有一支武装队伍活跃在中缅边界地区。共匪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曾把七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卖给了缅甸,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中国人也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缅甸人。共匪为了自己的目的,或者是为了拉拢关系,把中国人当成猪狗动物一样卖给外国,中国人的尊严何在?

反共灭共不是清谈,更不是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改变中国现状的大事业。在灭共这个大业中,拨乱反正的组织者,领导者和参与者,完全来自于民间的自发力量。这就又符合了古人的那句“礼失而求诸野”的话。尽管共匪给中国人洗脑灌狼奶,但是正义和道德的力量始终在民间。大智大勇之士、匡扶正义之士仍然在民间。

共匪拼命造就的腐败时势,反而在民间造就出一大批反腐败政体的英雄。也正是这些英雄必将造就出一个光明中国的新时势。该是政治奴隶站起来的时候了。抛弃奴隶的身份地位,站回到国家主人的位置上,洗刷中国和中国人民的耻辱,重新获得世界的尊敬。

2021-05-27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nowy mountain peak against blue sky

汪湖:平民

当他们 / 声嘶力竭的口号,无法搅乱 / 琐碎的现实和黑暗的制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