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两件事虽然都已过去了很久,但依然深深潜藏在头脑中,久久挥之不去。其一是几年前报纸上刊载的一段新闻,说是沈阳市市民平时不遵守交通规则,随意横穿马路,导致城市交通混乱,时有汽车撞伤行人的事故发生,这使得沈阳交通警察部门颇为头疼。当然这样的问题需要解决,但解决的办法只能是加强管理,教育行人遵守交通规则。然而,沈阳交通管理部门可不是这样的,他们提出了一个颇为令人惊愕的口号:撞了也白撞!也就是说,如果行人横穿马路被汽车撞死,那就活该!驾车人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另一件事发生在去年的成都。一天早上正是上班高峰期,一个年轻女子站在闹市区一个临街高楼的阳台上,她披头散发,估计是因为感情上出了问题,欲从高楼纵身跳下。这时一大群人围在楼下嘻嘻哈哈看热闹,有的人甚至向楼上女青年高声喊叫:“跳啊!跳啊!”、“我们等着看你的表演呐!”有的人打开手机,嘴里喊着:“来啊,这里有个漂亮妹要高台跳水呢,快来看啊!”而那个女青年对面一座楼的阳台上一个小伙子正在弹琴凑热闹,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好像在为这场活报剧配乐。

这两件事之所以长久印在我的脑子里久久挥之不去,是我感到现在的人们在面对别人即将死亡时为什么会如此的毫不在意?“撞了也白撞”可不像官员们的“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那样无足轻重,“撞了也白撞”那不就意味着驾驶汽车的人可以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可以随意去撞击别人而根本无须计及后果?城市管理者也许可以就此省却了不少“麻烦”,但人的鲜活生命怎就可以这样对待?面对从高楼坠下的年轻生命的即将逝去而幸灾乐祸,甚至藉之轻歌曼舞,寻求开心,这显露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境界?

如果把“道德”视为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和规范,那么,上面两件事所表达出来的内在含义就不能不令人考虑今日中国人的行为准则与规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其实,若干年来生活在中国社会中的人早已深深感到中国人的行为准则与道德规范的日渐沉沦,上面所说的两件事只是发生在中国的千千万万件道德沦丧事例中并不起眼的小事。政界的尔虞我诈、买官卖官;商界的坑蒙拐骗、骗钱骗物;学术界的剽窃抄袭、造假成风;文学界的“下半身写作”;演艺界的潜规则盛行;性事与色情的泛滥以及整个社会诚信的荡然无存,无不显示着整个中国社会道德的急速下滑。

其实,若干年来人们一直在议论中国人的道德问题,从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私德与公德方面的优良道德传统,到最近若干年来国人的道德沦丧;从文化层面到制度层面对道德沦丧的探讨,无不表明人们对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的深深忧虑。

当然,任何一个国家都存在着诚信的问题,但不同国家以及一个国家的不同时代,社会诚信问题有可能是相差悬殊的。在中国的所谓旧社会,还有“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仁义礼智信”、“礼义廉耻”等等价值准则。虽然这些价值准则不一定完全适合现代社会的发展要求,但其中的精华却是让人向善的。但中共执掌中国权柄之后,把中华民族长期形成的那些良好道德价值观统统视为封建糟粕而加以批判、摒弃,代之而起的是极力弘扬所谓的共产主义世界观、价值观,是毛泽东鼓吹的“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是频频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道德观与价值体系。1949年后所开展的历次政治运动更是以残酷斗争为标志的,通过一次次的政治运动的结果,人与人之间不再有诚信,也不再有情谊,人与人之间彼此设防,甚至父子、兄弟之间都要有所防备,旧社会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信条更是荡然无存。文化大革命中的惨烈更是史无前例,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普遍发生学生揪斗老师,甚至打死老师的惨剧,那个参与打死北师大附中校长的宋彬彬不是获准代表红卫兵登上天安们城楼向毛泽东敬献红卫兵袖章的嘛。笔者在1966年最疯狂的文革批斗高潮中曾经亲眼目睹一所医院的“造反派”将所谓的“反动学术权威”批斗之后,又强令他赤裸着膝盖跪在玻璃碎片上。应该说,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人的道德操守推向了低谷。而从1980年代开始的所谓改革开放更是中国人道德加速下滑的起点,从那时起就再也没有道德的回升。

这几年媒体经常报道这样的事,即在一个公共场合有人被抢,但许多围观的人眼睁睁看到别人被抢却不施援手,甚至救人的英雄倒在血泊中,围观者仍无动于衷。不少地方甚至设置了“见义勇为奖”,但越来越无法激起人们去见义勇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不能不从社会的演变说起。最初,社会上是有不少见义勇为者的,但他们的遭遇却从另一个层面教育了大众。比如,在中国东北的一个城市,一次一位女子遭歹徒公开抢劫,她大声呼救,“抓坏人啊,有人抢我的钱包!”围观者众,但大都是在看热闹。当时,有一位男子挺身而出,与歹徒搏斗,而三个歹徒中一个手持匕首者向那位救人的男子刺去。男子倒在血泊中,受了重伤,不得不入院治疗。而新闻报道中特别提到,那位被英雄以鲜血的代价拯救的女子最后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她再也没有出面对英雄的行为表示感谢。他救了人,但是被救的人没有说一声感谢的话,甚至从此没有露面。类似的事在中国已不是一桩,两桩,那么,日积月累会造成什么样的效应?那就是面对行凶的歹徒,人们选择了旁观、围观,或者是远远避开。你可以责备那些围观的人缺乏施救的道德良心,但这是整个社会无良的积聚效应,或者可称之为道德负面的传染。现今的社会中流行着这样的对答:如果你指责某个人为什么见死不救,问他良心何在?他会理直气壮地问你:“良心多少钱一斤?”是的,在中国,良心、道德早已是不值钱的东西了。而且,如果一个人不讲公德却占了便宜,那么,他还会继续在道德的滑板上往下滑,而其他人也会跟着仿效;如果一个人不讲道德,导致另一个讲道德的人吃了亏,那个吃亏的人可能为了将来避免继续吃亏,也可能学着做,也不讲道德。如此以来,整个社会的道德就会渐渐地蜕化,出现道德逐渐沦丧的可怕情况。

有人说,是因为改革开放后所推行的市场经济走向导致了社会道德的堕落。其实,这是只见表面不见本质的说法。的确,从表面上看,社会财富增加了,但贫富差距却急速加大了,富人富得流油,而贫者连基本的生存需求都无法满足,但却极少看到富人对穷人的慷慨施舍,而那些失业者、下岗者、城市的赤贫阶层以及贫困的农民倘稍有不慎就会受到道德的奚落。这完全不是市场经济之过,如果把中国社会的道德堕落归咎于推行了市场经济制度,那么,试问为什么推行市场经济制度的西方国家并没有出现中国社会这样的道德堕落?在那里富人慷慨捐献救济穷人,各种慈善基金会林林总总为社会做好事,人们的文明礼貌程度远非现实的中国可比。有一位评论者把中国社会的道德堕落的原因之一归之于改革开放后西方的意识形态进入中国,这更是胡说八道。

最近若干年来由于社会诚信的进一步丧失,人们失去了对良性价值观的向往,却热衷于个人经济利益的疯狂追求,“金钱万能”成了社会的共识;日益普遍的浮躁心态使整个社会抛弃了理想;公众人物以及官员操守的日渐跌落,尤其是整个官场贪腐歪风的扩散,上梁不正下梁歪,更导致整个社会的道德沦丧。这其实还只是表面现象,最根本的原因尚需要在意识形态以及现行的根本体制上去寻找。

中共执掌中国权柄后以其所谓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彻底否定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念,即所谓的“大破大立”,破的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与价值观念,“批孔”只是其中的一个侧面;立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所主导的价值观。如果说文化大革命之前中国社会的道德风貌尚未完全腐烂的话,甚至一些人还怀念那时的社会风气。那么,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中国社会的道德围栏已是残破不堪了。而1990年代前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的土崩瓦解,如果用那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作为验证,那么,再多些花言巧语也无法使人们相信共产主义那套邪说了。所以,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以及世界共产主义的崩溃使此前所灌输的道德说教彻底崩溃了。其后果就是中国人的头脑处于真空状态,人们失去了理想,于是,各种乌七八糟的东西逐渐主导了人们的思维,道德的崩溃也就开始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是,1989年“六四血案”后,中共似乎也意识到单靠原来的那一套已经不灵了,他们也开始强调尊重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甚至把他们原先批判的孔孟之道也抬了出来。这两年更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宣扬起国学来了,想以此来继续推行他们的意识形态么?那是无济于事的。胡锦涛的“八荣八耻”说教只能为社会增添了一个笑料而已。

另一方面是制度层面的问题。中共所实行的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是个独裁的制度,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而官场愈演愈烈的贪腐对社会心里的影响是极端负面的,对社会道德的破坏作用是无法估量的。而且,这一体制并没有给每个公民提供公平的机会,这当然影响人们的道德心理。

一言以蔽之,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的根源有二,其一是中共的意识形态对中国传统文化与价值观的破坏,包括各种政治运动的破坏。其二是中共所实行的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所造成的。只要这两方面继续存在,那么,中国社会、中国人的道德沦丧就会持续下去。那么,中国人的道德底线在哪里?回答是:中国人已经把道德底线洞穿,再也没有道德底线可言了。

2007.9成稿

2008.1.10定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