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共匪这个政权万地不情不愿,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国际外交上的彻底失败和被孤立,再想做出可爱的熊猫形象去欺骗国际社会已经是不可能了。

现时的共匪政权完全失去了在国际社会中的话语权,当然也包括了”诚信“这两个字。看来“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和“无信不立”的中华传统的信条,原来同样也适用于全世界,却也不失为一件可喜可贺的失去。被普世的价值理念包围着的共匪,当然是整天坐立不安,不得不在与中国的十几个陆邻国家中寻找突破口。

共匪也算是独具慧眼,相中了塔利班,塔利班不负共匪的厚望复辟成功。但是替共匪盘算一下,这也实在说不上是件好事。在阿富汗的美军和盟军迟早是要撤出的。出乎意料的是塔利班的复辟行动,竟然如此迅速。同样出人意料的是阿富汗的民选政府,和美国装备的30万政府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于是有评论说,美国把不同的价值理念强加给一个国家的后果,就只有是失败。

这种评论只有出自于共匪的意愿,其目的无非就是反对美国,反对民主人权和自由,要中国人民安于共匪的暴政统治之下。如果可能的话,让更多的中国愚夫蠢妇去喊叫幸福、强大、自豪和骄傲,使共匪感到心安理得一些。假如说一个有着一千五、六百年宗教的信仰者之中,出现了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族群的话,也就很难说一个拥有几千年丰厚文化底蕴的民族中,也会有烂泥扶不上墙的群体。只是希望这个群体的人不要太多才好。

共匪乐于见到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复辟,可也同样担心共匪的统治模式强加不到阿富汗人民的头上,更担心和塔利班的宗教恐怖主义统治方式无法合作,甚至根本就无法得到塔利班政权的信任。因为共匪始终在支持着伊朗政权,而伊朗政权和塔利班政权又是伊斯兰教中两个互相敌对的教派,共匪把自己陷于两难的境地之中。

至今不知道共匪意识到没有,自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把共匪定性为跨国犯罪团伙之后,许多国家默认了这个定性,并且跟随美国制裁共匪的行动。这次美军和盟军的撤军行动,其实是把在阿富汗的数万军队,调往东南亚地区去围堵共匪。共匪既然成为了威胁世界安全的主要敌人,那么围堵和最终消灭共匪团伙就是世界各国的当务之急。

尤其就在最近几天之内,那份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即将发表。毫无疑问的是,新冠病毒源于武汉生物研究所的结构,必将是证据确凿,令人信服的结果。这个结果正是共匪最害怕,也是百般甩锅也甩不掉的最后结果。气急败坏的共匪难免会有狗急跳墙的动作,所以国际社会就不得不做预防。

有学者把共产政权定义为帝国主义。在社会学中,帝国主义的性质是对外扩张,干涉别国内政,掠夺其他国家的财富和资源,以及破坏世界和平和安全等等。且不提习蠢货的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做法和提出的真实含义是什么,仅就共匪死死缠住美国的这几十年的表面去看,也算是对美国恭敬有加了。

虽然共匪在国内仍然大骂美国,但每每新的党老板上台,必先到访美国,并且送大礼。它要表明的是美国认可了共匪统治中国新的党老板被美国总统接见了,也就等于美国认同了这个党老板是中国的领导人了。也就是说,共匪以被允许访美和被美国总统接见作为共匪当政的合法性,而美国历届总统的上台是不会寻求任何国家的认可的。美国人民人手一票选出来的总统,就是最大的合法性,世界各国的元首都发电去祝贺。

共匪卑躬屈膝也要和美国搞关系,其目的无非是欺诈和盗窃。首先是以政府补贴的办法,向美国大量倾销中国制造的假冒伪劣毒商品。继而是以中国是个大市场为诱饵,欺骗美国的资产投资中国,形成了中国的世界加工厂的暂时的的繁荣。同时在美国默认的情形下,进军联合国的各大机构中去充任成员和充当负责人,尤其是进入美国的金融股市去套取现金。

再就是以交流的名义派出间谍专家和留学生,去偷取美国的高科技和知识产权。仅在对美贸易和偷窃美国知识产权这两项上,每年就造成美国上万亿美元的损失。难怪美国前总统川普说,中国的强大繁荣是用美国的钱建出来的。川普的这个讲话显然是击中了共匪的要害。在川普总统接连不断对共匪的制裁和惩罚之下,共匪仍然要和美国进行贸易谈判,并且忍气吞声地接受了谈判中的不少被强制执行的条款。

拜登上台后继续执行着川普对共匪的制裁和惩罚政策的同时,习蠢货始终不间断地寻求和拜登单独见面的机会,也算是把共匪外长王毅折腾苦了。但时至今日,美国政府仍然没有露出任何的关于拜登可能会见习蠢货的口气。

令共匪陷于绝望的,不仅仅是美国的一系列与共匪脱钩的做法,更是带动了世界上三、四十个先进发达国家采取了和美国同样的做法。如同前面提到的,共匪与这些先进发达国家来往的目的,同与美国来往一样,倾销廉价的假冒伪劣毒商品赚取贸易顺差,派出大量的间谍去盗取这些国家的知识产权,骗取这些国家的财团和企业投资中国建厂建公司,以解决中国巨大的无业人口的就业问题。

这也正如前不久李克强所说的,至少有两亿的农民工失去了工作。从2019年开始共匪就不断地提及失业的问题,显然失业问题是共匪无法掩盖的大问题。今年又提出返乡创业的说法,打算以此安置失业的农民工。但是这些农民工如果在自己的家乡能够有出路找生活的话,又有几个人愿意千里遥遥的去到陌生的地方寻找生活的出路呢?

多少年的在外拼搏,一旦回到家乡,已经是面目皆非。共匪政权腐败透顶,难道农业系统不腐败透顶吗?土地被盗卖了,自家的房屋破旧了,面对的情形比二十年前的 “农村真苦,农民真穷,农业真危险” 的三农问题更严重。逼得返乡创业的人员在无奈之下,组织了起来,专门去抢劫共匪狗官的家财。

毕竟社会不公,贫富悬殊,穷人也是要吃饭的。政府置失业人口的生死不顾,所以我们也就很难去评论这些被要求返乡创业的人自行解决吃饭问题的做法有什么不妥之处。更何况共匪统治的七十多年,中华民族仍然是个贫穷的民族,习蠢货也没有创造出什么全民脱贫的人间奇迹。在中国人民之中,仍然有6.5亿到9亿的贫困人口。

习政权解决不了人民就业的问题,因为政府没钱拿出来去创造就业的位置。政府穷了,除了巨大的债务,竟然没有任何的财政储备。所谓的四十年的辉煌成果,都被共匪的狗官贪污了,偷送到外国银行变成了它们私人的财产。无论这块蛋糕做得再大,中国人民不但分不到,就连看一下也看不到。

8月17日,习蠢货召开了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研究共同富裕、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问题。会议强调要合理调节过高收入,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地回馈社会。不学无术的习蠢货还说:“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

会议还指出,要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从这个会议的内容上去分析,由于共匪处在了被全世界的包围和对赌之中,几十年来通过对外贸易赚取顺差的路被堵住了,通过偷窃先进国家知识产权的路被掐断了,吸引外资投资建厂、开公司的路已经中断了,就只好走所谓的内循环的路了。但是,内循环也是需要钱的。即便没有了外汇,人民币也是要大量使用的。想必有人给共匪出主意,去向汉朝、明朝末年和清朝嘉庆皇帝学习他们的做法,抢劫没收富豪、巨商的财产以充国用,去解决当下朝廷的金融危机。

这些都是几百年前到两千年前的老旧的野蛮的政府做法。今天的共匪仍然认为这种做法是个法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共匪说话从来含糊,不说实话。既然习蠢货说出了全国人民都过上了富裕的小康生活,却又绝不告诉人民,小康生活的人均日收入是多少钱。在这个会上,习蠢货说,低收入的群体要提高收入,却不告诉人们,低收入的人均日收入是多少,要提高到人均日收入多少。况且,它也没有告诉人们,高收入的标准是人均日收入是多少,要拿出多少钱去回报社会。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是人均日收入多少,要加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是多少。

唯一让人听得顺耳的一句话是,取缔非法收入。虽然它同样不告诉人们,什么是非法收入。例如,贪污腐败受贿算不算非法收入?在美国瑞士的银行里存有几百亿美元、几千亿美元乃至一万多亿美元的共匪狗官的钱算不算非法收入?要不要回报社会?尤其是要不要回归中国人民?在一切都不明了的情形下,难怪有不少中国人认为这是又一次的打土豪分田地、分浮财的做法。当分得了田地和浮财的贫雇农得到了这些暂时利益后没几年,共匪就又把田地收归了国有。最终结果是地主、土豪和贫雇农都变成了一无所有的赤贫人口。这些历史上发生的事实,中国人确实不该忘记。

纵观共匪这七十多年来,在对待中国人民的种种欺骗,搜刮、抢劫、严控、整肃等等方面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从来也不手软,致使死于共匪之手的中国人足可以以亿计算。所有的土匪行为,共匪都无一欠缺。共匪能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首先是得利于共匪的拉帮结伙是在中华民国的民主共和国的政体之下,政府鼓励民间组党、结社、自由办报和办杂志。共匪依赖苏联和斯大林组成了远东支部,但却没有向社会局注册登记。

当时的民国政府正在忙于消灭军阀,统一全中国的大任,所以也就忽略了共匪的土匪本性,否则也就早早地把共匪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下了。1931年底共匪在井冈山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国,口号之一j就是“武装保卫苏维埃”。在这之前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共匪依赖的是苏联送给它们的武器和钱财得以生存和发展,直到和苏联闹崩了以后,才开始转向投靠美国。

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几十年下来,共匪依赖美国的投资和高科技越来越大。直到美国和共匪脱钩以后,共匪才一点一点地明白,纵观的金融经济、高科技以及文化教育等等方面,一下子都被打回了原形,不得不提出要从四十多年前的地摊经济重新开始。中国没有成为世界工厂,只不过仅仅是个世界加工厂。当昙花一现的繁荣消失后,共匪才开始醒悟到,原来中国没有制造业。

关于中国问题,独立学者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注意到了,并且做出了调查,发现中国自主科技产品的产值,仅占GDP的万分之三。这个比率是和七大工业国的75%以上,先进发达国家的50%到55%的比率是无法相比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时至今日,我仍然在说中国是个落后贫穷的国家的原因之一。共匪对自己在国际社会的处境了解多少,我们并不清楚。但是根据习蠢货在8月17日召开的财经委第十次会议的内容上去分析,既然美国和俄国都依赖不了,那么就不得不把矛头指向了中国人民。也就是说,依赖中国人民的私人资产去苟延残喘共匪这个政权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智慧的力量在中国的民间,民间早已经传开了“躺平”和“内卷”这两个词。这就是中国人民的回答:不要依赖中国人民去帮助共匪!共匪的今天是它自作自受的结果,中国人民受够了!任何抵制共匪,反对共匪,消灭共匪的方法和手段,都不为过。只有铲除共匪,才能人民幸甚。

2021-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