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看官见了这一题目,大多数产生的第一印象可能都是:这人狂得离谱了。笔者这所以自命为权力拜物教主,自有充足的理由:

清末民初《厚黑学》的作者李宗吾先生自命为厚黑教主,是因他写了一本闻名于天下的奇书,其核心内容概括起来是简单的一句话:“一部二十四史一言以概之厚脸皮黑良心而已。”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总结成为以上的结论自有他的理由。笔者对照李先生的《厚黑学》将自己穷尽几十年的研究成果,认为把自己正名为“权力拜物教主”也有充分的理由。

前段时期,有位闻名于世的口述史作家朋友,以开玩笑的口吻向几位朋友介绍我时,笑着说“这就是权力拜物教主”。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听了这句近似调侃的话,引起了我一番沉思。我就自已立志于要破译中国人的文化密码起,历时数十年的思想历程,结合一些朋友从不同层面的评价,觉得这一称谓对我来说是最简洁而贴切的肯定,所以我才欣然接受这一命名。

 记得上世纪初七十年代末,我就写过一篇政论《试论文化革命的历史教训》,并将其以上书的形式寄给了邓小平,结果是泥牛入海无消息,在此文中,我就第一次提出了“权力拜物教”这一概念。

后来自退休后,住到岳麓后山一个荒僻的小山冲潜心读书写作十余年,第一本书稿就是《中国人文化传统批判——论权力拜物教社会的历史文化基础》,这是一本反映我的思想体系的核心著作,后来我的一系列书稿从文以载道的层面来看,都是围绕着这本书稿的思想理念而展开的。

所以,在那本书的封面上写下了近似狂妄的解读题纲:

1、中国人权力拜物教价值观的文化观念根源;

2、中国社会形态、政治形态、社会机制的形成根源;

3、读懂中国历史文化、精神信仰的认知系统;

4、“中国学”的中国大陆平民草根版本。

认真仔细看过我一系列书稿的学者朋友给予了不同的评价,现在我择其认以为知己的几种呈示在读者诸君们面前:

有位计算机中文技术元老级学者在认真看过并与我进行过探讨后,对我的书稿有了一个简洁的评价:“博大、精深、系统,是新时代的中国学。”

有位同时是知己的老同学简单地鼓励我:“你已经修成正果了!”

还有几位朋友则分别给予了诸如“这是中国新时代第三次启蒙的经典文本。”“这是对中国几千年历史文化的重新定位。”“这是对中国从前的道统和法统进行了一次全面审视,其必然的结果是一个全面的颠覆和重建一个新的道统和法统的过程,建立的新的道统法统,必然是秉持普世价值成其为核心理念的体系。”

在这个漫长的思想苦旅之中,我当然曾多次反复地定位过这项思想研究的历史意义,有了诸多思想界的朋友给予了我很多鼓励和帮助。我当然也想到过在这场历史性的思想苦旅中一定保持谦逊与低调,但是人生中所遭遇的诸多苦难与挫折,也没有促使我放弃努力,自己所处的社会环境、生活环境没有使我放弃初衷,反而促使我产生了“当今天下舍我其谁!”的豪情。

前贤汤显祖说过这样一段话:“士之有志于千秋,宁为狂狷勿为乡愿。”正是这样的当下朋友们及前贤的态度之鼓励,促使我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和心灵的煎熬,从来没有使我有放弃的念头!而增强了我“虽千万人,吾浩然独往矣”的豪情!

尤其是通过我跨学科多层面的研究与探索,促成了我对这一课题进行了更深层的抽丝剥茧式的研究,从而涉猎的领域更广了。例如从哲学、政治经济学,拓展到文化人类学、社会学、宗教哲学、政治哲学源与流的关系,更进一步涉及到应用科学与基础理论的源与流的关系,致使自己产生了学海无涯,仍可以融汇贯通的感觉,这是一种站在诸多巨人肩膀上傲视群雄的感受,在这样仰望星空的思想旅程中,更是增强了我对前贤们的感激敬畏之情。

例如,我将自己研究的命题“权力拜物教”,就要对相关的三个词组进行深入的解析:1、权力;2、拜物;3、宗教。从字面意义上精准的各个词组理解其深刻内含,更拓展到其与其它领域的内在联系。

权力对于人类社会的意义,促使我对阿克顿爵士的“权力容易使人败坏,而绝对权力则绝对使人败坏。”这样一个短语使我想到了,这是上天对于人类社会在权力方面下了一道深刻的魔咒。

独立宣言的起草人杰斐逊说过以下一段话:“自由政府是建立在慎防或忌妒而非信任基础上的,正是根据慎防或忌妒而非信任才规定了限权宪法,以约束那些我们将授其权力的人……因此我们的宪法确定了我们信任可能所及的限度。就权力而言,希望不要让我们听到所谓对人的信任的言论,而是用宪法的种种限制去约束被授权的人,防止他们给我们带来伤害。”

权力这一名词看似空泛而形而上,其实其中包含着对人类社会具有巨大而无限的应用和想象空间。先就先秦时期流行的一句短语来分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短短的十六个字就赋予了掌权者“王”以无限的权力与权威,将“王”所统治的土地上一切产权和人权交到了其手中,这种将一个空泛的概念进行物化的过程。读者诸君一定能理解其“拜物”的深刻内涵,也能体味将王的威权上升到了宗教层面的崇拜含意。

如果分析到李宗吾先生将自己称之为厚黑教主,我的理解是李先生将黑良心的所指是中国社会几千年的元规则,那就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根本规则,所以才会导致“支那的历史是一部充满了浓血的历史”,说穿了就是一部杀人的历史,而厚脸皮就是睁着眼说谎话的潜规则,始终充置着官场文化主流的历史。

而笔者所做的这件事,就是更进一步深挖其深刻入骨的权力拜物教文化传统,深入地抽丝剥茧地研究进入了民族文化血脉之中、文化基因之中,说穿了就是进入了全面颠覆原有的道统和法统境界,目的只有一个,中华民族无论在思想理念还是在精神心理层面,都要能融入当下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建立一套全面秉执普世价值的道统与法统系统,这是一个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历史性变革,抛弃的是中国至今仍充当着极权程度最高最顽固的大国地位!

面对当前如此复杂而纷乱的国际国内的形势,可以说仍在处于一种不确定性与不安全感之中。但是我心中坚定地怀抱着正义一定可以实现的信心。

我对可爱的祖国,以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人民一片拳拳不改的赤子之心,苍天可鉴!无论历史将作出怎样的回答,我坚信如果中国人民仍不采取坚定而决绝的态度,彻底抛弃权力拜物教的文化传统,子子孙孙仍只会有任人宰割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

愿天佑中华,天佑中国人民早日挣脱历史文化强加在我们头上的铺天盖地的灾难!

权力拜物教主谢几何完稿于鸡年元月 (2017年)

长沙麓山老年公寓,其时仍处于脑梗偏瘫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