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构成分析

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对无产阶级的定义是:“专靠出卖自己的劳动而不是靠某一种资本的利润来获得生活资料的社会阶级”。

在商品社会中,一切资本利润外的劳动都是用来出卖的。但恩格斯还有一个限定,他说:无产阶级就是十九世纪的劳动阶级,还说,无产阶级并不是一向就有的,一向就有的劳动阶级并不是无产阶级,他甚至说奴隶也不属于无产阶级,说奴隶的生活要远比无产阶级幸福和安稳。

奴隶是产业革命解放的人类社会最不幸的被奴役者,这应当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但马恩却怒指产业革命对奴隶的解放,说解放后的奴隶失去了奴隶主的管顾,迫使他们成了无依无靠的自由劳动者,为资本家准备了供他们剥削的劳动大军。

马恩把产业革命对奴隶的解放,说成是资本为了扩大生产准备的劳动力资源,是产业资本家迫使这些本来生活相对幸福、安稳的奴隶堕落成失去一切的无产阶级。

产业革命取得的伟大成果,在马恩的无产阶级理论中成为人类社会更加黑暗时代的开端,他俩把无产阶级革命的矛头直接指向产业革命。

但是无产阶级如果仅仅只是奴隶解放成为自由劳动者后形成的劳动力大军,是难成大业的。因为劳动者自古以来自食其力的心理或天性向来不具革命性。

马克思于是在此基础上扩大了它的内涵,他为无产阶级增加了一个革命性的成分,即“无产阶级先进分子”。这些所谓先进分子才是无产阶级革命最积极的中坚分子。虽然这些分子一般不从事劳动,但他们属于无产者阶级也无可厚非,因为他们一般也没有可获得利润的资本。重要的是,他们的加入给无产阶级注入了“灵魂”。

这样,无产阶级就是产业革命产生、形成和或存在的所有无产者合成的一个阶级。他们与资产阶级对立,也与产业革命对立。因此,无产阶级革命就是直接针对产业革命的反革命。

产业革命推翻的是封建等级制度,是否定阶级划分和消除奴役的革命,它的民主宪政方式是基于人类理性和人人权利平等。但是,马恩对产业革命一通怒骂,他们对宪政民主方式下不分阶级的人人平等和自由民主嗤之以鼻,提出了他们以阶级区分的相互仇恨、斗争方式,强调必须用无产阶级专政推行无产阶级意志,反转产业革命形成的不分阶级的全民平等和民主自由。

将产业革命实现的产业自主和劳动自由划分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核心。

不过,在马克思划分的无产阶级中,只有百分之九十几是劳动者,他们是工人、农民、小手工业者和帮工、拾荒者等等在商品社会中靠自己的劳动生存的人,其余的除了少数乞丐外,大约有百分之二左右是强盗、土匪、骗子和懒汉、地痞等等人士,这些人也是马克思的无产阶级理论和实践中的无产者。

当然,人人知道,这百分之二的无产者从来就只想不劳而获,一心只想占有别人的财物。如果有人在他们中间振臂一呼:抢劫有理。不难想象这些人会有什么反应。人类进化到十九世纪,就真的“进化”出了这么个马克思,他把产业革命实现的,生产者自主生产方式下的商品生产、流通和财富创造过程编造成剥削过程,鼓动无产者们剥夺剥削者,消灭地主、资本家。

但是,他并不只鼓动被剥削的劳动者去剥夺剥削者,而是鼓动所有无产者联合起来去剥夺剥夺者。他从来就没有喊过“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而是只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无产者中除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劳动者外,还有百分之二左右被社会排挤的强盗、地痞、无赖等等人士。这些人就是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因为只有这些人才对他提出的无产阶级革命最积极。他的主义,就是这些人抢占社会主导权的主义。

在没有马克思主义前,这些人只能摸爬在风高月黑夜中,和险道僻静路上。有了马克思主义后,他们如鱼得水。从此不用再蒙面担险了,可以堂而皇之公开抢劫、任意杀人了。马克思主义只是伪装成同情劳动者,表面上为穷苦人说话而已。实际上,它是一个用庞大理论体系组成的抢劫理论。这个理论体系中,丝毫没有创造财富的主义,只有抢劫、霸占别人财富的主义。无产阶级中的劳动者只是被利用的群体,他们不但无权分享抢劫来的财富,还要被迫放弃他们的全部劳动成果。而无产阶级中的少数先进分子不但完全占有抢劫来的全部财富,而且还要任意奴役、压榨劳动者。这是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和共产主义理论规定的。因此,这百分之二的强盗、土匪、地痞等等人士,一听见叫喊砸碎旧世界、剥夺剥夺者,就一哄而上,都声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是无产阶级革命家。

对痛恨社会不公的年轻人,是很容易被马克思主义忽悠,这不足为怪,因为马克思主义的欺骗性和蛊惑力极强,马恩始终把无产阶级革命的矛头指向社会中的种种不公,使血性青年很难识破。但对成年人来说,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必定是骨子里潜藏着强盗基因。这些人对获取财富的方式,从来不愿选择劳动的方式,他们朝思暮想的,是如何拥有大量财富而又不用去劳动。马克思主义给他们提供了实现这个愿望所需要的一切。

如果没有马克思提出的无产者联合,这些人就只能在法律的赶尽杀绝中苟延残喘。有了无产者的联合,这些人就从社会的绝对少数,一下变成了社会的绝对多数。这是无产阶级革命成功的需要。

对劳动者来说,抢劫别人的财物,是他们不会去想,也不愿去干的事。但劳动者中也有机会主义者,如果有了由头,他们也会相随而想,相随而动。马克思编造的剥削理论,使他们有了想法。但即使是这些有了想法的劳动者,他们因为缺乏强盗基因,或是这些不良基因已被后天教养消磨殆尽,也就不会热衷此道。而那些热衷此道,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因为骨子里的强盗基因,使他们干起抢劫这勾当来,必多多益善,不会手软。因此,马克思竭力鼓动,一再强调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对无产阶级革命的领导作用,没有他们,无产阶级革命就不可能进行。

当然,没有劳动者,无产阶级革命就不可能成功。马克思一再高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他从来不喊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就是这个原因。因为只有无产者中的少数强盗、地痞才有抢劫别人财产的革命热情,无产者中的劳动者们有的是力量,却没有这种热情。因此,少了无产者中的任何一个部分,无产阶级政权都不可能建立起来。

紫电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