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震撼着世界,人类正在经历炼狱的拷问。这个西方文明滋生的幽灵,高喊着共产主义,让全世界在它的震撼下颤抖。

是人类太盼望共产主义,还是理性过于愚弱?马恩只用口号喊唱着共产主义,就把人们笼进了他们的魔窟。而他们的理论中,根本就没有前人定义的共产主义内容,只有抢劫有产者财富的歪理,和将奴隶主奴役奴隶的方式理论化,以及如何以无产阶级的名义,霸占天下一切财富和权利的方法。在马恩几千万字的杂文中,除了以上伪共产主义内容,就是资本主义的滔天罪恶,里面寻找不到天下财富要由天下人平等或如何平等分享的只言片语。唯一能找到的,只有“公有”一词。可他俩定义的生产资料和财产公有,是无产阶级政权掌握的公有。

三岁小孩都知道,财富只要掌握在别人手中,要想分得一丝半点,就会如同虎口取食。专政者“公有”的财富,能天下公有吗?

马克思除了要剥夺富人财产和资本充公,还要消灭阶级和国家。可阶级只是一个意识形态概念。社会本身就是千差万别的不同群体和个体的构成体,这是社会之为社会的本质。马克思消灭阶级的理由,不外乎是现存的阶级差别。

就因为这个差别,马克思竟然提出,“必然”用无产阶级专政强迫人类进入无阶级社会。这是公开向人类发出的大屠杀令。可人们竟木讷至愚,像毫无知觉,或司空见惯于诸多毁灭性征兆都能安然度过一样。 

要消灭阶级,必然也要消灭“资本主义劳动异化”。但所谓异化,是社会分工的结果。人类社会从形成之初,就在自然个体的选择定位下融入社会异化中,而每一个自然异化点,都是一个推动社会发展的杠杆支点。哲学家出于对人类理性近神的期望却在社会异化下被挤压得连人形都不能完整,对异化颇有微词。但是造物主的意愿并不是哲学家能洞穿的,更不是专制者能改变的。社会异化的自然自由进程遵循着自然法则,才是造物主的真正意愿。

随着商品生产越来越细化,社会异化也越突出,以至于“隔行如隔山”。但马克思却把商品社会相互交往、分工、协作的自由、自主异化,称为资本主义劳动异化和外化,并把它归结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是资本奴役劳动,导致物统治人、束缚人,使人不能全面发展的罪魁,在他的理论中成为阶级形成的原始起因。

马克思谴责劳动异化“外化”了劳动者的劳动成果,使劳动者创造得越多越贫穷。但是,这种劳动异化的外化率,远远不及马克思的抽象劳动的外化率。劳动异化下外化的劳动成果,始终与劳动力价值紧紧相连,外化的物事在市场交换规则下实现价值转化,劳动者成倍获得了他们的欲求。而马克思的抽象劳动却将劳动者与劳动创造的财富彻底分离,直接外化了劳动者的全部劳动成果,劳动者得到的仅仅只是一个劳动符号。这种对劳动者敲骨吸髓的极端压榨,就是马虏们称之为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所谓共产主义!

前人对社会异化的论述,不仅仅是商品生产决定的社会分工定位,也是个体差别和特长、喜好的自由、自然定位。社会的责任不是消除这些差别,而是包容一切差别,维护人间的公平正义。人类社会的基础就是基于理性和自然法则,保障每一个体的自然权利和每一个体的差别、特长、喜好得到尊重和自由发挥。马克思却以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来剥夺国民的产业自主权,像奴隶主一样,独霸产业。并以消灭劳动异化和消灭阶级,来消灭个体意志和灭绝人性,彻底摧毁产业革命和民主革命成果。这种反人类反文明的逆天之恶,与人类的共产主义理想完全背道而驰。

消灭阶级和国家,是马克思同一个意图的两部分。人类社会早期的国家,是封建帝王强霸的产物,国家只是某个家族的独霸乐园。产业革命摧毁了这种国家形式,以产业自主、劳动自由,将国家建立在保障每一个体基本权利的基础上。但马克思咒骂这种宪政国家形式存在种种弊端,鼓动用无产阶级专政消灭它,在地球上建立无国家的一党独大政权。这种消灭一切异己,由共产党独霸世界的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吗?

现实的结果按照马克思的理论路径,无产阶级专政用血流成河强迫人类社会又回到了一家独霸天下的国家状态。它比较新兴的宪政国家,离人们愿望的共产主义更加遥远。

从资本摆脱封建束缚,实现产业自主,马克思就对资本家按劳动力价值支付劳动者工资的分配法愤愤不平,把它怒骂为阶级剥削。可马克思是如何对待劳动者的呢?他按照奴隶主的逻辑,只对劳动抽象看待。抽象的劳动充其量只是劳动者的劳动名誉权或荣誉而已,劳动者创造的一切物质财富,通通都在抽象化后归国家即无产阶级政权所有。劳动的报酬,是按照抽象劳动理论,由统治者随心所欲分配。这种分配法,与产业主义(即马克思说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劳动力价值分配法相差十万八千里,它直接饿死了中国几千万劳动者。它的“优越性”,就是让无产阶级政权的掌握者们隔三岔五在饿殍遍野中大吃大喝,挥金如土般把榨取劳动者的钱财任意挥霍和撒给外国人。这就是他们叫喊的共产主义!

抽象劳动理论是奴隶主压榨奴隶的方式理论化的结果,这个理论极其隐晦地高度修饰了奴隶主按奴隶付出的劳动量分配食物“养活”奴隶的奴役方式,成为寄生在劳动者血液中的共产党高调宣扬是它们养活了人民的无耻理论依据。

但奴隶主是人,他们多少通人性,更惧怕鬼神,因此会有暴虐底线。马克思主义唯物到底,无视一切,是没有任何底线的,这种主义绝不是共产主义,而是人间地狱!

马克思在论述了他的伪共产主义初级分配原理后,并没有对高级阶段的按需分配详细论述,但却以此为基础,引用李嘉图的劳动工资原理,建立了他的伪共产主义按需分配法。李嘉图说,劳动者的工资,是劳动者和他家人的生活必需品。这就是马克思按需分配的理论渊源。这个伪共产主义分配法,是按劳动者能活下来的基本需要进行分配。因为劳动者如果没有这些生活必需品,就不能再生产劳动力。可人们却错误地以为,马克思的伪共产主义按需分配,是按人们的欲望需要分配。

人的欲望是无底的,每个人的欲望都能大到把地球吞下,马克思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但马克思却能让无产阶级政权的掌握者们实现这种按需分配,因为无产阶级专政可以为他们实现一切欲望,劳动者则按生存需要分配,因为他们的劳动已被抽象,不再具有他们创造的具体物质财富的创造价值主张权。

这种统治者为了满足无底的欲望,竭尽压榨盘剥劳动者,劳动者永远只能在生存边缘被压榨到最后一滴血的按需分配法,能叫共产主义吗?而它,竟然就是马克思的伪共产主义优越于产业主义,并必然取代产业主义最叫板的理论。

人类如此易骗,令造物主哀伤!

试问天下,人类的良知能否同意一部分人为所欲为地压迫、奴役另外一部分人来实现“社会创造高效率”?难道造物主对天下和天下人的部设,还不及这一帮强盗?

因此,马克思主义绝不是共产主义。

 二零二一年三月一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