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海外政治反对派著名网站《北京之春》 发布海外政治反对派领袖王丹王军涛魏京生严家祺等188人联署的呼吁国际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奧运会的公开信。

公开信在思想上是先进的在政治上是正确的在策略上是不妥的在事实上是无效的。

这个公开信仍然和以前海外政治反对派们发布的各种政治思想宣言一样,从思想到思想从语言到语言从情绪到情绪从能指到能指从吐沫星子到吐沫星子。一句话,只是具备一种情绪性的愤怒宣泄而不能触动物理事实的一丝一毫。用康德的话讲,属于一种先验幻像,用马克思的话讲,属于德意志意识形态,用弗洛伊德话讲,属于应该立刻纳入精神分析之列的群体。

不客气的说,这些海外政治反对派在野政治家们和这些政治学者政治评论家政治主编政治鼓动家们心是好的血是热的脑袋却是糊涂的。因为在双方残酷的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阶级斗争面前,他们却一直生活在形而上学的美妙的五颜六色的云山雾罩之上。(188人中有海外最著名的在野政治家王丹王军涛魏京生严家祺吾尔开西盛雪李进进陈立群王安娜和最著名的政治主编胡平陈奎德蔡楚陈维健及著名的学者蔡霞苏晓康吴柞来陈破空夏业良陈维明还有方政陈光诚等等。都是海内外华人的顶级精英。)

一,在策略上是不妥的。

公开信是这样定义中共性质的。

“我们认为,这样一个政权,已经具备法西斯政权的性质,不配主办奥运会这样重大的国际体育活动。这个政党和政权的恶行,也与奥运会体现的"多元,平等,遵守规则"等基本精神完全背道而驰。而且,如果任凭北京举办2022年第24届冬奥会,必助长中共政权的法西斯气焰,使其进一步挑战国际社会的民主发展原则。”

这里,中共是不是法西斯政权并不是我要讨论的内容。我要说的是,公开信是呼吁各国政府共同抵制北京奧运会的。“我们呼吁各国政府在中共政权未能切实改善人权状况,停止上述各项迫害人权的行为之前,共同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以彰显人类社会对于普世价值和民主制度的捍卫,表达国际社会对于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关注和谴责。”

按照公开信的语义,就是说,中共和德国希特勒政权一样是一个万恶的法西斯政权,如果各国参加了这次奧运会就等于与这个法西斯政权沆瀣一气。这样的话各国就等于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进一步说,各国政府就等于变相成为中共镇压香港新疆内地的民主人士的法西斯帮凶。反过来说,各国政府要想成为彰显捍卫普世价值和民主制度,就必须响应公开信的呼吁共同抵制北京奧运会。非此即彼绝对不可调合。

这样的话,公开信就把各国政府一下子逼到墙角。如果它们参与北京奧运会就等于是万恶法西斯的万恶帮凶,同时它们也成了人类社会普世价值民主制度的敌人;如果不参与就等于放弃了做为一个主权国家享有的正常的体育赛事的权利同时也剥夺了本国人民体育比赛的权利。一个体育比赛的物理层面的事情被公开信硬转化成了价值观念的道德正义层面的事情,而且还公开呼吁各国政府抵制北京法西斯政权。这不是明显的让各国政府为难吗?

它们如果参与北京奧运会,就是人类社会普世价值民主制度的敌人;它们如果抵制北京奧运会,它们就是本国人民应该享有的体育比赛自由竞技权利的敌人。一个是国际社会的敌人,一个是国内人民的敌人,二者必选其一。二个敌人二个恶人各国必选一个。反正必须成为一个或者是正义或者是人民的敌人及恶人。(怎么做都是一个恶人。)

这样的话,这个公开信就显得十分的幼稚十分的可笑十分的吊诡十分的荒诞—–一群无国可回无家可归的政治流亡者,一群在野四十年的政治家,一群永远对着西方天空呐喊的中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一群永远生活在西方式形而上学幻想之中的中国书呆子,居然站在道德正义公平公正的制高点上以道德的名义绑架各国主权政府—-或者是国际社会的敌人或者是国内人民的敌人,或者是中共法西斯的帮凶或者自己就是法西斯(剥夺本国人民体育比赛的权利就是法西斯)——这样的道德绑架价值观念的绑架甚至比法西斯还要法西斯了。

这样的绑架不仅仅是反人性反政治反外交反价值观念反正常的体育赛事,而且已经达到了反思维逻辑反物理逻辑的荒谬绝伦的程度了。从个人来说属于精神分裂,从组织来说属于功能失调,从政治来说属于策略荒谬,从思想来说属于一片混沌了。

二,在事实上是无效的。

显然,各国政府基本甚至是绝对不会响应公开信的呼吁的。因为各国政府和中共具有正常的国与国的外交关系。而各国政府之所以和中共建立外交关系主要是由于经济政治文化方面的考量而不是由于是不是法西斯方面的考量的。当年美国英国法国等等民主国家和德国意大利日本法西斯国家都有正常的外交关系的。当年的美国英国法国民主国家和苏联法西斯政权也是有外交关系的,双方都有正常的贸易文化体育往来的。双方并没有因为对方是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的敌人而拒绝贸易文化体育方面的往来。这完全是两个层面两个范畴的事情,任何正常的领导人正常的愚民都明白这个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公开信的188个签署人却不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按照公开信的呼吁行事,各国政府拒绝中共法西斯政权的奧运会,那么各国政府接下来就应该就必须逻辑的和中共法西斯政权断绝外交关系了。同时各国政府就应该就必须逻辑的向中共开战以武力消灭它。否则各国政府不是还会早晚同中共法西斯政权决一死战吗?如同当年美国英国法国苏联同德国日本意大利法西斯决一死战那样。你能想象各国政府拒绝参与北京奧运会之后再继续同中共法西斯政权进行正常的经济贸易政治文化及军事的外交往来吗?进一步说,能想象各国政府民主领导人同中共法西斯政权领导人进行热烈握手亲切拥抱吗?

显然,各国政府如果拒绝参与北京奧运会的话,按照外交逻辑政治逻辑物理逻辑,各国政府接下来就应该和中共断绝外交关系了。否则各国政府领导人也和公开信的188个签署人一样思维混乱了。问题是,各国政府能因为双方价值观念的不同而和中共政权断绝外交关系吗?

最后的结论是—–王丹等188人海外政治反对派的公开信是一个荒谬绝伦的行为。既然如此也就不会对各国和中共的物理世界(2022年北京奧运会)产生任何的影响。(因为这个事情和价值观念层面的事情属于风马牛不相及的。)

最后的希望是—–几十年来,王丹王军涛魏京生严家祺等海外政治反对派们发布了许多庄严隆重的政治思想宣言。但是这些声震寰宇的宣言却赶不上海外政治反对派领袖《自由圣火》网站主编袁红冰先生在前几天视频节目中的一句轻声细语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二零二一年三月七日

(孙大骆:《习近平权术史》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