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雄甘地做为一个政治领袖宗教似的领袖在印度是成功的,因为他终于实现了印度独立的伟大目标。导致他的胜利核心武器就是“不以暴力抗恶与不合作”。但是,甘地式的改革或者是革命只能在印度成功,在中国是绝对不能成功的。所以,中国可以出现或者复制甘地式的人物(如尊敬的刘晓波先生)却不能复制出来印度那样的成功。相反的是,在中国如果经常出现甘地那样的人物和甘地式的运动对于中国来说不是一种荣幸反而还是一种悲哀。因为甘地式的政治宗教理念(不以暴力抗恶)不仅不能促进中国政治的进步反而还是阻碍中国政治的进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如果出现甘地式的人物和甘地式的运动其实是一种反动现象。因为这样的人物这样的运动从反面延误了中国的政治改革和政治革命,所以称之为政治反动或者是反动的政治。(当然,这样的反动和执政党的政治上的反动不是一个层面的意思。主要是指政治策略上的反动,即技术层面的反动而不是终极政治理念的反动。)

甘地式的运动在印度的成功有两个原因,从主观和内部角度讲,是印度人民有宗教信仰和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从客观和外部角度讲,是英国统治者有基督教信仰和民主自由意识。尽管当时英国统治者也进行了小规模的暴力镇压,但是英国统治者和其制度在本质上是民主体制,是依靠民主法律而不是依靠暴力统治的。所以英国民主政府在印度人民的强烈非暴力以死抗争要求下才终于开明的放弃了对于印度的殖民统治。从印度来说这是甘地式非暴力抗恶的胜利,从英国来说这是英国式的民主制度的胜利。可以这么说,没有甘地式的抗争就没有印度人民的胜利。但是更应该这么说,而没有英国的民主制度和民主理念光有甘地式的抗争,即使是印度人民血流成河也不会取得后来的胜利的。就是说,印度独立运动之所以胜利的根本原因是因为英国政府(宗主国)的民主制度和民主理念而不是甘地式的理念和运动。甘地式的理念和运动只是事物变化的外因,英国政府的民主制度民主理念才是事物变化的内因。用黑格尔和毛泽东的哲学观点说,就是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才是变化的原因。

换句话说,如果当时英国统治者进行残酷的无限的大规模暴力镇压,就是有一百个一千个甘地式的圣雄人物也是无法取得印度独立的。就是有几百万印度人甘愿慷慨赴死而不还手也是无法取得运动胜利的。

而今天的中国,从主观和内部讲,从客观和外部讲,都是和当时的印度是完全相反的。就是说,在国情党情民情文化情宗教情等等层面上讲,中国和印度根本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具体的说,印度是民族运动,中国是民主运动。印度人民具有强烈的民族解放意识,中国人民具有强烈的非民主意识。英国政府本质上是一个现代民主体制,中国政府本质上是一个非现代非民主体制,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即使有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甘地式的人物,中国即使有几十万几百万人民在暴力面前甘愿慷慨赴死而不还手,也是改变不了政治体制的(不过用不着几十万人慷慨赴死,只要枪声一响,聚集几十万人的天安门广场立刻不见一个人影。六四运动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当年六月四日的第二天,不要说天安门广场不见人影,全国几百个城市几百万人轰轰烈烈的示威游行场景也立刻不见人影。手无寸铁的人在冲锋枪扫射面前毕竟都是怕死的。)悖论的是,中国如果出现甘地式的人物和甘地式的运动恰恰从反面阻碍了延误了中国的政治改革和政治革命。因为它们强烈主张并执行的甘地式的政治斗争手段严重干扰了中国革命的斗争大方向并且还严重误导了本来就愚昧的亿万中国人民。

令人千古遗憾的是,今天的中国恰恰出现了许多甘地式的人物和甘地式的运动。(当然,这样的人物和运动不是为了追求民族解放问题而是为了追求民主政治问题。)其主要代表人物是,国内的有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刘晓波许章润郑也夫贺卫方资中筠张千帆郭于华高喻蔡霞章立凡许志永高智晟等等,海外的有资产阶级政治反对派领导人王丹王军涛严家祺魏京生胡平陈奎德杨建利盛雪伍凡徐文立汪岷万润南苏晓康李进进陈立群以及仙逝的方励之陈子明王康等等。当然,还包括土豪兼大老粗郭文贵和体育棒子郝海东。(爆料革命也属于非暴力运动。)

国内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海外资产阶级政治反对派们在三十年的政治斗争中只是在意识形态和吐沫星子层面大张旗鼓声势浩大而只是占领了价值观念制高点却对国内物理层面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同时还损兵折将自伤八百。如刘晓波狱中殉国许志永牢里被押高智晟下落不明许章润暗中被控郑也夫被迫下岗蔡霞亡命天涯。

(奇怪的是,国内政治反对派第一号领袖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永垂不朽的刘晓波先生居然在法庭上慷慨陈词喊出时代最强音——我没有敌人!1949年以来,中国政治不上轨道,人为死亡几千万人,就连他自己都是政治斗争的殉道者。这些残酷的现实他居然还认为自己没有敌人,他真是甘地在中国最好的学生。我昨天看了电影才明白,原来刘晓波许章润王丹这些人的表面是文明进步其实是迂腐不堪的“和理非”理念都是从甘地非暴力抗恶那里演变而来的。可惜他们用错了国家。更奇怪的是,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居然把这个和平奖授予同全世界最非民主最严酷最无情最冷血的政府做政治斗争的刘晓波,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难道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先生们缺心眼吗,把这个最高和平奖授予手无缚鸡之力的刘晓波去同武装到牙齿的铁血政府做文质彬彬的和平斗争?这不是对牢狱之灾的刘晓波是莫大的讽刺吗?现在看来,刘晓波先生只是一个中国最杰出的文化学者(和他比肩而立的文化学者还有刘再复林岗)却是一个蹩脚的在野政治家。他的思想智慧非常高深,他的政治智慧却及其肤浅。当然,国内的许章润等资产阶级书呆子和海外的王丹等资产阶级政治反对派领导人也是这样即高深又肤浅。不过海外另一个著名的政治反对派领袖袁红冰却是具有双高深的智慧。)

最后的结论是——打倒中国的甘地式资产阶级改良书呆子!

注:以前对甘地不了解也没有看过这方面的书,只是知道他不以暴力抗恶领导印度独立运动。昨天半夜看了奥斯卡奖电影《甘地传》,有一些感想,遂有了这个蹩脚之作。

(孙大骆:《习近平权术史》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