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中国足球,尤其是男足,许多华人都见怪不怪地说:中国足球一直不行,有什么新鲜的?而事实上,如今的中国足球的“不行”,不是以往的那种“不行”,而是前所未有的“不行”:

以往中国男足的不行,是打不过韩国、伊朗、日本这样的亚洲一流强手,现在中国男足的不行,是连泰国、越南都打不赢,甚至连打菲律宾队都没有把握了,史无前例地需要归化外籍球员来撑住大国脸面,否则水平惨到没法看…这种奇葩的“不行”以前有吗?毛泽东时代都没有!

有性别歧视的人说:那中国女足为啥行?是你们中国男人不行好不好!

我实在告诉这些人:中国女足之所以曾经全世界一枝独秀,是因为起步较早(1991年之前就开始动用举国体制打造,比日、韩和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早),然而中国女足九十年代曾是奥运会亚军、世界军亚军,现在是什么水平?现在连打进世界杯、奥运会都悬,已经十多年得不到亚洲冠军,还不算衰吗?虽然这次奥运会预选赛,女足靠裁判的误判和王霜的金球,侥幸淘汰了韩国队入围,但以这种跌跌撞撞的水平,中国女足在奥运会一定走不远。

和中国男足一样,中国女足同样深陷后继无人的绝境:就如武磊是中国男足最后之星一样,王霜也是中国女足的最后之星。

那些性别歧视中国男人的人不要忘了:中国足球最大的惨败,不是中国男足创造的,而是中国女足创造的——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0:8惨败于德国女足。
 
有人老生常谈地说:现在中国足球之所以那样衰,是共产党体制造成的。这种看法虽有一定道理,但仍不能解释:为什么现在的中国足球比毛泽东时代还大不如呢?比朝鲜足球还不如呢?明摆着毛泽东时代和朝鲜的体制更压抑,毛泽东时代中国不仅没有足球联赛,连出国比赛的机会都几乎没有,而且那个年代搞足球的条件比现在贫穷得多:

球迷们不要忘记:1976年中国男足第一次参加亚洲杯,就取得了季军的不俗成绩,1996年戚务生执教的中国队,在阿联酋仅得第七名;而2019年意大利冠军教练里皮指挥的中国队,只取得了第16名…随着经济发展,足球水平反而大幅滑坡的趋势相当明显。

真球迷不会忘记,民国时期中国足球是何等人才济济!在国民政府完全无暇顾及,完全民间组队、连参赛经费都得向社会募捐的条件下,三十年代中国国足在亚洲取得不败战绩:连续三届夺得远东运动会冠军,胜二十四场,平三场,横扫日本队、新加坡队、印尼队、越南队、印度等球队,名副其实亚洲第一,“亚洲球王”李惠堂、张邦伦、谭江柏(谭咏麟的父亲)等一批人才水平独步亚洲;可想而知,如果蒋介石不败,大陆中华民国国足必然是亚洲之王,早就打进世界杯;

然中共窃国后,中国国足长期丧失了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尽管如此,在没有联赛,穷得叮当响的毛泽东时代,仍然涌现出张宏根、戚务生、徐根宝、王后军等济济人才;他们当时的技术水准,不是现在的国足能够比拟的;

讽刺的是,邓改开年代的中国足球,居然离开了毛泽东时代的“六零后”就无人担纲:生于毛泽东时代的容志行、黄向东、古广明、柳海光、贾秀全、高洪波、郝海东、范志毅、马明宇、彭伟国、黎兵、高锋、谢峰…等这批人才,居然成为“改开”时代的联赛栋梁和最高水准,随“计划生育”成长起来的后辈球员无人能超越;

而因为后继无人,郑智、郜林、武磊这些人耗到四十岁了,还在国家队死撑。


明白人知道:中国足球之所以大幅衰败,根本原因是人才凋零。中国足协自己的统计:1986年中国全国青少年足球储备人才有51万,而到2010年全国青少年足球储备人才仅有七千多人(同年日本全国青少年储备人才为63万!),由于之后储备人才继续下降,中共当局为了面子干脆不再公布。

这就是中国足球1994年“职业化”以来,非但无进步,反而前所未有大滑坡到连泰国、越南都不如的根本原因:年轻人才凋零,后继无人,以致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请里皮来都没有用。

但鲜有人认识到:中国青少年足球储备人才的迅速枯竭,是邓小平计生国策的直接成果,正是邓计生,导致了中国足球年轻人口的崩塌。

五毛脑残嚷嚷:难道人少不可以质优吗!?

人少当然不可能质优,因为人少必然人才就少:足球天才也和其他领域的天才一样,是DNA合成的偶然,天才迄今无法通过试管产生,更无法批量生产;任何领域的天才,必须以人口的数量做基础。

条件再好,鸭蛋也孵化不出天鹅来,人有没有才,归根结底是DNA决定的,不是光提高包括教育在内的物质条件就能造就的。

中共的计划生育国策造成了年轻人口的雪崩,自然也就造成了包括青少年足球储备的雪崩。

有脑残争辩说:那为什么中国乒乓球、羽毛球和其他体育项目继续保持好成绩呢?

这类脑残不明白的是:中国乒乓球、羽毛球和其他体育项目其实也处于滑坡当中,只不过滑坡的速度远较足球为慢而已,例如,无论男女,中国的三大球三十年来都明显地滑坡不少…中国体育的整体滑坡好戏还在后头。

这类脑残更不明白的是:足球、篮球、排球,都属于大型群体对抗运动,竞技水平与群众基础的关系尤为密切,所以受运动人口衰减的影响,要比乒乓球、羽毛球等小球更为显著;而且,由于比起篮球和排球,足球运动强度更高、对抗更为激烈,更容易受伤,因此,因为邓计生而导致独生子女遍地的中国社会,愿意让子女学习足球的家庭就大幅减少、越来越少;中国人培养子女体育特长的家庭,普遍只是送去学乒乓球、羽毛球等没有身体接触的小球运动——共产党的独生子女政策,大大减少了足球的青少年人口。

雪上加霜的是:中共在厉行“一胎化”计生国策,大面积制造独生子女的同时,又大搞甩包袱+割韭菜式的不负责任的足球市场化改革,在俱乐部培养根本不成型的情况下,政府抛却培养新人的责任,而原来免费培养穷人足球苗子的全国各地“体工队”被一刀切掉(郝海东、范志毅、彭伟国、黎兵、马明宇等一大批职业联赛的栋梁,都是体工队培养出来的);这等于把本属于“穷人运动”的足球运动搞成有钱人运动:穷人家庭子女学不起足球,有钱人家庭不愿自己的“独苗”从事危险的足球,如此一来,中国足球的年轻人才的“香火”能无断乎?

五毛脑残嚷嚷:韩国、日本还不是少子化国家,怎么人家的足球就搞得好呢?这就证明中国足球不行与计划生育无关!

试问这些脑残:韩国、日本有如此高比例的独生子女群体么?我亲眼观察到,韩国人和日本人虽然有不少人不结婚或者丁克,但是有生育的家庭一般都是生育两个(或两个以上),极少有故意只生一个的(因知道独生子女对性格不好),中国1980年之后如此高比例大面积的“独生子女”现象,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

更何况,韩国、日本政府有没有象中共政府那样大搞不负责任的市场化改革,完全抛弃培养穷人体育苗子的福利?

由于中共计划生育国策三十年来的巨大恶果已经塑成,因此,随着年轻人口的雪崩,不仅仅是足球,各行各业的人才凋零都正在全面地到来,而足球的衰败仅仅是开始。

“躺平”的现象,就是中共计划生育国策造成的一个社会衰败的深化现象。

现在以“不结婚、不生娃、不加班、不买房”为标志的“躺平主义”生活方式,在中国大陆年轻人中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一些有识之士注意到“躺平主义”与以“996”、“007”(或曰8117工作制,刘强奸发明的七天工作制)为标志的原始资本主义压榨之间的因果关系;但鲜有人认识到:

以“996”、“007”为标志的原始资本主义压榨(割韭菜),是中共“计划生育国策”恶果全面浮现后的必然。由于年轻人口呈几何级数暴减,意味着老年人口呈几何级数暴增,中国大陆从城市到农村,倒金字塔的家庭结构畸形越来越严重:两家六口人、甚至十口人对应一个孙子(孙女)的恐怖现象越来越普遍,这就注定了年轻一代的社会负担大幅增加、加速增加;

表面上看,似乎现在养老社会化了,老人有退休金、有养老院,但是任何一个社会,承担社保经费的都是在职群体,老龄人呈几何级数暴增,意味着年轻人的负担大幅加重;所以八小时工作制根本不行,如果保障屁民八小时工作制,就无法维持一个老龄化危机呈几何级数扩大的社保体系,当然也无法维持中烂海官僚公务员集团“按权分配”、“上不封顶”的共产主义特权生活;

须知“加班文化”决不是红顶奸商擅自搞的剥削手段,马云创造“996”福报工作制,刘强奸打造的超周扒皮的“8117”工作制,之所以能风靡全国,没有中共的首可是不可能的;从胡面瘫开始,中共之所以大力纵容原始资本主义压榨,邓计生造成的“未富先老”是根本原因:

既然老年人口呈几何数暴增,那么为了填补越来越大的社保缺口、为了保障公务员特权阶层“上不封顶”的待遇、还要追求“大国崛起”,割韭菜的力度是不是需要越来越大?在缺人的情况下,是不是需要把你一个人当作两三个人来用?

这就是中共推动无偿加班风靡全国的根本原因。

而且,中共非常狡猾,一般的别国政府,面临老龄化危机,通常是向年轻人加税;中共则采取表面不加个人所得税,却寓榨取于高物价的当中,诱使年轻人为它透支去创造财富,“软刀子杀人不觉死”:

中共之所以一手打造天价房价,就是以土地财政的方式大幅加大对年轻人的收割;中共为什么坚决不给屁民福利?就是想以负福利的方式,最大化地逼迫屁民为自己生产财富。

然而,人不是机器,即便机器都有极限,何况人乎?

随着空前老龄化而来的,是全面的高物价——狐瘟打造出天价房价,习禁评又打造出天价养育费和全面高物价,以“九零后”、“零零后”为主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逐渐看清了累死累活几辈子买不起房、即使结了婚也养不起娃的绝望现实,与其累成病人、疯子,拼到猝死,不如顺势躺下睡到自然醒,落得一个健康自在;干脆不结婚不生娃,省得后代象自己一样,在这个到处是假、到处是毒、充满戾气、权力躺赢的绝望社会里遭罪。

随着越来越多的韭菜躺下,最多十多年,中共或者崩溃,或者躺回毛泽东的一穷二白年代,最终在饥荒和溃乱中死去。

曾节明 2021.5.29 微冷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