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大秦帝国》在中央电视剧频道黄金时段热播,激发了笔者一系列的联想。

首先,我在捉摸这部花大力气拍摄的电视剧为什么会在深化改革正在深入的时间节点出台?在我们这个泛政治化官方意识形态还占绝对强势的国家,此剧的抛出有什么政治意图?想达到的舆论导向是什么目的?其幕后的政治推手是支持改革还是反对改革?

勿庸置疑,照我国官方意识形态的一贯逻辑,法家人物是绝对的改革派,因为祖师爷毛律来是以中国最大的法家人物自居,文革中还掀起过一场崇法批儒的高潮。

但是且慢轻易地下判断,从中国历史记载看,法家人物鲜有好的下场,虽然此剧的第一部将商秧打扮成一位伟光正的光鲜的正面人物,但是他最终还是落得个五马分尸(车裂)的悲惨下场,“作法自毙”这个成语故事的主人公也是商秧。

而且不管该剧的编导怎么给这具政治历史僵尸编造歪曲历史事实地涂脂抹粉,商秧的历史评价早有定论,那就是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推行严刑峻法的酷吏!他也是第一位公开宣称要以计算之心以待人的人格阴暗的“以权索利”的贪官!他在变法时编定的法律之残暴也给秦国这个“虎狼之国”开了一个恶劣历史之头。白起在长平活埋四十万战俘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总而言之谭嗣同说的“二千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一点也没说错!贾谊的《过秦论》、杜牧的《阿房宫赋》,秦始皇的大量历史罪恶都是商秧开了一个恶劣历史之头!最核心的思想就是要建立一个大一统集权的皇朝,当然法家的政治哲学的完善成为一个以一贯之的大系统,还有李斯、韩非子以及后代的一些法家人物的功劳。

法家人物帮助秦国到赢政时代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高度集权的大一统皇朝,彻底地破灭了老子的“小国寡民”理想,而且结束周王朝分封诸侯实行礼制,从而获得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后来的统治者绝大多数禁不住这种万世一系的家族统治体系引诱,维持了这一政治体制,但是权力的极端性又逃不脱治乱循环由大治到大腐败的魔咒,但是法家政治哲学始终如影随形的纠缠着中国的政治。

法家政治哲学的思想内核是斗争哲学,理念核心有二条,第一条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元规则,政治思维是用严刑峻法维持强权政治。第二条是谎言构成的厚黑学、权谋学。毛思想的“枪杆子、笔杆子”理论,就是最通俗的说法。

笔者在《中国人文化传统批判》一书中对法家人物的思想体系,及其对中国历史文化进程都有较详尽的论述与剖析,在这里不再赘言。

笔者四十余年前的知青年代读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一书,刻骨铭心地记下了他精辟的论断:“治理人类的法则永远是中庸,而不是极端。”所以能对法家思想体系,对权力的极端垄断精神有了深刻的理解,对法治的精神有了较深刻的理解,得出的结论是:法家人物的思想体系根本就不配代表法治精神,中国的法家思想内核就是酷吏政治!中国人对法的精神的理解从一开始就畸变到极端错误的程度!

纵观中国历史,我们不得不承认,毛泽东从骨子里就是中国历史上的最大的法家人物,他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罄竹难书。

将一具史有定论的历史僵尸,歪曲史实,将其涂脂抹粉打扮成一个心怀壮志、儿女情长的历史英雄。这种古为今用、借古喻今、以古讽今的恶劣手法,在中国现代史上层出不穷,这是中国人恶劣的历史观的典型表现!

韩非子是法家理论的集大成者,他将政治总结为“法、术、势”三个方面的核心内容。“法”就是商秧鼓吹并奉行的严刑峻法;“术”即申不害鼓吹的权术,这其中就包括厚黑学的权谋术、阴谋论;重势派的慎到鼓吹的权势。他的理论核心就是:“贤不足以服不肖,而势位足以屈贤。”

以上法术势三家的思想就构成法家政治哲学的核心理念。这些核心理念都是以放纵张扬人性中的“假丑恶、贪嗔痴”的负面成份为其真谛的。就是这些权势欲极强的法家人物,奠定了中华民族权力拜物教的政治思想基础,使中国历史发生了质的偏转。

现代混沌学理论有个原理叫“蝴蝶效应”,认为一个自然体系后来发展极大依赖于初始条件的输入。初始条件的微小变化都可能带来体系输出的极大变化。所谓“亚马逊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可能导致北美掀起一场风暴。”就是这种原理的诗意表达。

而在世界东方板块的中心的中华大地上,使文明肇始时期的历史发展轨迹发生根本改变的,不是具有人文精神的老庄、孔孟,而是使历史蝴蝶扇动的是法家人物的邪恶政治哲学之翅。正是这些个人品质恶劣,名利权势欲极强的功名利禄之徒,使中国历史发展的轨迹发生了质的偏转,这一偏转一发生就持续了二千余年,至今仍留有极强大的影响力!

对所谓“大秦帝国”历代早有定论,秦末汉初的黄石公总结为“残灭之政,累世受患,造作过制,虽成亦败”。

汉朝贾谊的《过秦论》,以及唐朝杜牧的《阿房宫赋》也是对秦朝的历史总结。著名七绝“竹帛烟消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原来刘项不读书。”更是精辟简洁的总结。

自汉以后,虽然政治体制和政治哲学都继承了秦朝的,但是绝大多数都采取了“阳儒阴法,崇儒行法,儒法兼容,儒法互补”的政治路线。这是因为绝大多数统治者内心深处都知道法家政治的邪恶性而不敢公开宣扬。

但到了现代的毛朝,那个农家子弟的神汉,却敢于反历史之道而行之。他公开狂妄地宣称“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并在文革时期掀起了一轮崇法贬儒批儒的高潮!公开地鼓吹张扬邪恶的暴政,也只有他在忘乎所以的时候才说得出做得到。这真是中国历史的一大奇观!也可以算是人类史上一大奇观!只有中国的权力拜物教文化传统土壤才会养育出这种残暴而邪恶狂妄的最高统治者!

综上所述,这部电视剧泡制者意欲何为,笔者有以下几种判断:

首先,我且将其当作一部正剧看,那么这种历史剧是在教化中国人民:“百代多行秦政治”(毛语录),中国的政治体制仍需要一个象赢政那样英明神武的政治强人来统治,以达到富国强兵的目标,从而崛起于当今世界,从而称雄于世界民族之林!

再有一种反讽的解读:那就是当今的深化改革者将不敌霸占着各个领域的世族子弟(反对深化改革的顽固派),最终会落得个商秧那样的身败名裂的悲惨下场!

呜呼!可惜我等升斗小民只知道“世界已不是过去的世界,中国也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二O一四年十一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