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黄河,又一次矗立在 
 …生死抉择的长堤,洪水泛滥, 
 锈迹斑斑的铁索维系的谷隘, 
 …在山雨欲来的前夜惶惑松颤, 
 ……于是这惘称神州而被无数 
 ……人礼赞名曰着的“皇天后土” 
 被迫转身,向五千年历史回望, 
 却只看到僭越尊名下的血海沧桑, 
 ……人,竟为自己精心打造了囚笼, 
 驯服困囿着一代又一代的灵魂, 
 ……任其在惨酷役使中朱颜凋损, 
 背一世的罪却未得片刻安宁, 
 …哦,黄河,如今你偃然寂寞的浊水, 
 …在断流中是否还能泣下飘飞的眼泪? 



 自由!虽然你是与天地同生, 
 …日月同光,宇宙的核心本质, 
 光芒万丈地高悬于虚空顶峰, 
 …沉静地扇动着你宽阔的羽翅, 
 ……然而由于人类与生俱有的罪性, 
 ……盘踞在一片混乱渊薮的泥泞, 
 用脆弱的理性之眼看待芸芸万物, 
 在愚昧野蛮与粗暴中甘心为奴, 
 ……灵性之眼却紧紧闭阖—— 
 于是大地上布满狰狞的面孔, 
 ……盲目的灵魂在奔突中瑟缩惊恐, 
 用哀乐代替生命的本真欢乐, 
 …每颗心都喂养着一只凶残的猛兽, 
 …随时都会在绝望中喷发凄厉嘶吼。 

 

 以暴易暴,便是人类脆弱的蜡像, 
 …风云浅动,一朝化为烟尘, 
 而你,依然高悬于圣洁的殿堂, 
 …以风清雨露大悲悯的眼神 
 ……注视着你额前的浑浊大地, 
 ……你那万古清新恒久的气息, 
 和充满温柔新颖与智慧的容颜, 
 正是对白驹过隙生命的亲切呼唤, 
 ……赤诚的语声,激扬的歌声, 
 打碎时间的枷锁通彻古今, 
 ……使奴役赧颜,黑暗羞惭, 
 暴力与谎言心惊胆颤! 
 …只有你那伟大而神圣的爱的精神, 
 …才能使凄楚哀怨的世界焕然一新。 



 在你的面前,没有谁能拥有停滞的特权, 
 …人,应该不断向自己探求索取, 
 努力排除内心种种受彀惑的尫岩, 
 …以期在重重的迷雾中昭然领悟 
 ……你早已晓谕尘世的真谛, 
 ……即使生命只是大洋上转瞬即逝 
 的浪涛,若要拥有你先要迎向风暴! 
 心怀叵测的悲鸣,驻步不前的哀悼, 
 ……用一场醉生梦死的骄纵面容, 
 换来了高鸣鼓嚣的荼毒狂欢, 
 ……然而你目光中平静延伸的火焰, 
 激励着卑微的物种开拓大路,肝胆纷呈, 
 …当你用长剑拨开云雾,涤荡天宇, 
 …我将毅然接住你穿越千秋的银镝! 



 在美索不达米亚,落寞的两河静静流淌, 
 …哀思出于无形,凄凉幽婉的歌声 
 日夜为一种遭受巨创的文明回荡, 
 …喃喃细语,低吟地仿似陈年旧梦, 
 ……难道古文明只能如此不堪沦落, 
 ……对于现世只能成为记忆与传说? 
 不!她们没有领悟了你召唤的目光, 
 而是徘徊在历史的岔路口上盲目忧伤, 
 ……以致于使自己沦为一个卑微的奴隶! 
 透过凄清的黑夜,她独自咀嚼 
 ……镂骨的伤口,时光黯然冷却, 
 在一片无边漫漶的悲苦境遇里。 
 …如今,轮到你了,我的黄河, 
 …但愿,你不再重蹈易水悲歌。 



 哦,愿我们这来自尘土的卑微躯体, 
 …能够认识你、归向你,存敬畏的心, 
 去感知你运行于天地间的法则律例, 
 …博大的爱,普遍栽种的真实, 
 ……至诚、不染纤尘的纯洁, 
 ……这一切都汇合成为你永恒的——美! 
 哦,自由,如果这就是你的真谛, 
 请引导时刻都在心碎、流血的人类, 
 ……走出暴力与谎言的迷宫, 
 脱去荒凉、布满毒疮的外衣, 
 ……驱除掉腐朽疯狂横行的疫疠, 
 使迷途的灵魂能够归回生命的本源, 
 …这就是要通过你正义的裁决, 
 …使人人都能因你而成为圣洁。 

 

 不要再用泪水浇灌一颗忧郁的心, 
 …如果苦难,竟是这般骄奢放纵, 
 释放着成堆、不断蚕食日轮的阴影, 
 …透过黑夜,嘲笑我们的行踪, 
 ……那么愤怒吧,被困厄的灵魂! 
 ……让所有的绝望组成汹涌的汪洋, 
 让觉醒的力量在啸傲声中开始创造—— 
 用创造击退黑暗,锨翻奴役,打碎囚牢, 
 ……释放被困千年的光芒, 
 使人类的精神能够展翅高翔, 
 ……射穿阴霾,在天廷深处大放荣光, 
 从而使心灵能够免于恐惧而拥有平安, 
 …自由啊,这才是你激扬的歌声, 
 …回荡千古昼夜轰鸣的傲骨铮铮! 



 然而,一道符咒,历千年操演更进, 
 …饱吸罪恶因子,营养达到顶盛, 
 于是一个幽灵趁势崛起,裹满了邪淫, 
 …用温情遮掩登峰造极的狰狞, 
 ……一时间,江山挥毫,诗句成灾, 
 ……说什么粪土当年万户侯, 
 君不见,巍巍中华已变为巨隆坟冢, 
 却没有一人能够扼住命运的咽喉! 
 ……今朝的风流人物继续昨日的奴仆, 
 借一枕黄粱翩翩障目,苟延残喘, 
 ……立于坟顶,满眼凄清处, 
 却是这颗星球从未有过的凶残。 
 …让奴役除掉面具回归历史, 
 …让粪土身心俱灭回归粪土。 



 当九州风雷涌动,迎来黎明前的黑暗, 
 …你在大洋彼岸率先点燃了圣火, 
 召集了你最为杰出的儿女——星云璀璨 
 …的巨子们,以其慷慨激昂的圣歌, 
 ……为你的到来拉开了不朽的序幕, 
 ……使你那庄严永恒的神谕, 
 通过一颗颗镶嵌着火红星球的心怀, 
 向沉睡的大地,冰冷凝固的山寨, 
 ……发出神圣的邀请与呼唤—— 
 匍匐于蒙昧链锁下的亿万生灵啊, 
 ……打开你们的智慧,释放你们的勇气, 
 快快举起那天赋自由的长剑, 
 …斩断这通向死亡与地狱的奴役, 
 …让灵魂的大旗刻下尊严与权利! 



 你的精神正逐渐复活在我们的躯体, 
 …再没有一种阴影能将你遮掩蒙蔽, 
 曾经因为等候你而哭瞎了双眼的时间, 
 …和她用泪水艰难哺育的儿女们, 
 ……无论生死,都已睁开双眼, 
 ……历经险阻,竭力向你趋近。 
 你啊,穿透苍茫浩淼岁月的自由, 
 我以我青春激扬的歌声向你祈求: 
 ……哦,请你快来,愿你的神威 
 飙起这腐朽的枯枝败叶,勇猛而敏捷, 
 ……我就不会用沾满泪与血的急切, 
 在灰烬中倾覆于岁月无餍的荆棘, 
 …我将用枯萎的双唇点燃万千冷冻的心怀, 
 …向你苦苦地呼号,哦,快来,请你快来! 

 2006.11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