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老树与巢

 
 夏日天空一片灰霾
 老树已折裂,赤裸着躯干
 那永不移动的重浊
 压住这整个城市
 巢内盛装着人造的狂欢
 一根发霉的骨头
     
 开头便注定这结尾
 圈起一个巢再套上鸟笼
 灰色游魂拥挤、跪下
 ——膜拜
 游魂在梦中从未醒来
 老树开裂,赤裸着躯干
 因为焰火而闪亮
     
 老树在烟紫色辉光中
 将躁动变为冥思
 天地之间有惊飞之鸟
 穿梭不定
 伪装成和平的仪式
 让它们失去家园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