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所见到的大跃进和随后发生的大饥荒。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段苦难的岁月。

大跃进有多少人去大办钢铁,有多少人去大修水利,特别是大饥荒的年代到底饿死了多少人,共产党是从未向世人公布的,剥夺了人们的知情权。

40多年过去了,现在的事情都清楚了,这一切都是毛泽东所造成的,是毛泽东独裁专制造成的恶果。且不论毛泽东当时的主观愿望如何,他的共产主义怪论,他的种种倒行逆施,把中国人民推向了苦难的深渊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对于造成如此的大饥荒,当时他们解析说是因为天灾,因为苏修逼债,这完全是在骗人。现在有人统计了当时全国的气象资料,1958年是好年景,其后几年也属正常年景,并无特大的自然灾害。而苏修逼债也根本无此事,是毛泽东为了批判所谓“苏修”,强装面子,主动要把苏联的债务还清(即使还这点债也不致于饿死人)。大饥荒的真正原因就是人祸,是毛泽东这个天子第一号的人祸所造成的。

有学者估计,三年大饥荒,全国大约有3千多万人被饿死,几乎接近八年抗战死亡的人数。这是一段多么悲惨的历史。号称代表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人民翻身求解放的共产党和他的领导人毛泽东,他所制造的谎言和种种荒唐之事,使人民深受其害,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许多公开出版的资料披露了大跃进和大饥荒的具体事实。我翻阅了80年代以来出版的广西所有各县的县志,其中有些县志在数字上说了真话,公布了大跃进和大饥荒的具体数字。现就一些县的县志所统计的资料记述如后,仅从这些记载人们足可以透视广西乃至全中国大跃进和大饥荒的真实情况了。

平乐县:1958年7月平口水库开工,数万人投入水库工地;8月至10月,全民大办钢铁,全县8万多人投入控矿炼铁、砍树烧炭。1960年元月至四月中旬,全县发生营养性缺乏而患浮肿病人13000多人,出现严重的非正常死人情况(死人数字未公布,估计在千人以上)。

临桂县:1958年9月1日起,组织3.5万人大办钢铁,10月中旬增至18万人,至11月中旬,在13个“钢铁基地”建成土高炉3000多座,烧去木炭2.63万吨,木柴60万立方米,拆毁民房1380间。10月20日,数万民工组成4个民兵师兴修青狮潭水库。

1960年春、夏,农村中因缺粮发生浮肿病,妇女子宫下垂,儿童营养不良等严重疾病,当年出现死亡人数1.58万人(含灵川县)。

资源县:1958年1万多人大办钢铁,各村寨风景树几乎都被砍光。

1960年全县共饿死4200余人,皆因高指标、高征购、反瞒产等错误政策所致。

忻城县:1958年9月25日,县委决定抽114名干部,民工10441人,支援南丹县砍树烧木炭炼铁。10月11日,全县抽调7万多民工到红渡控煤,14日向上级报捷,以19小时产煤67.1万吨,放了所谓“煤炭卫星”,27日,再放一颗110.35万吨的“煤炭卫星”,11月8日,又抽调5000多人上山砍树烧炭。

1961年因缺粮,全县饿死2191人。

河池市(原河池县):1958年8月开始大办钢铁,全市投入7.3万人。

1959年全市正常和非正常死亡人数5532人,1961年浮肿病人达两万,相当数量的浮肿病人死亡。

柳江县:1958年大办钢铁时,男女老少齐上阵,到处搞炼钢炼铁,建小高炉,到处大砍大伐树木。9月23日,抽调1.7万个劳动力到鹿寨英山支援该县大炼钢铁,另抽6500人到宜山修龙江河水利。

1960年1.6万人害浮肿病,死亡率从1959年的11.8%上升到13.96%,1961年达到16.62%。

都安县:1958年9月开始,10万人上山砍树烧炭、控矿大办钢铁,10月,6万多人开赴马山,支援该县大办钢铁。

1959年2月24日,全县开展粮食核产和“反瞒产私分”运动,使农民严重缺粮。1961年全县发现浮肿病人58938人,出现饿死人现象(未列数字)。

横县:1958年9月开始大办钢铁,历时3个月,先后调动24万多人,组成11个钢铁野战兵团,大搞土高炉,砍树烧炭,共砍树42万方,烧炭10万吨。1959年12月初,全县1万多民兵,前往上思县支援兴建那板水库,历时1年。

1960年因缺粮,患浮肿病2.1万多人,饿死4800人。

武鸣县:1958年8月,全县实行军事化,成立钢铁兵团、水利兵团、农业后方兵团,大办钢铁,大修水利。仅小陆炼铁基地就有4000多人上大明山砍树烧炭,共砍木材140多万方。

由于大办钢铁、水利,全县粮食总产量只有7440万公斤,比1957年减产2173.5万公斤,下降29.2%。1961年底,全县有2850人饿死。

上林县:1958年12万多人上山挖矿、砍树烧炭来办钢铁;1961年因缺粮饿死2000多人。

田东县:1958年2.6万多人大搞钢铁。由于搞大跃进和反瞒产私分运动,使农民严重缺粮,1959年5月中旬至6月10日,全县就发现浮肿病人3644人;1961年底发现浮肿病人3万多人,死亡4614人。

容县:1958年9月,中共中央提出“钢铁元帅升帐”的口号,全县全民大搞钢铁,建炉群15处,土高炉477座,小土炼铁炉不计其数,烧碳1.69万吨。

1960年“反瞒产运动”,搞人人过关。至1961年底发现浮肿病、干瘦病、妇女子宫脱垂病、小儿营养不良等病人96551人,死亡21967人。

德保县:1958年10月,全县组织远征军10个团3万多人大修公路和水库,其中调3个团8000多人到凌云县那楼乡炼钢铁。

1958年大跃进,提出亩产粮5000斤,并向7500斤进军。为此,当年夏收之前,各屯将数块已经孕穗的禾苗并到一块田里,谓之“卫星田”;后因通风不良和病虫害等,造成粮食歉收,全县只产粮5452万公斤,比1957年少5.17%。农民因缺粮,从1959年至1961年间,饿死6328人。

贵港市(原贵县):1958年6月起掀起大跃进热潮。夏收后开展反瞒产运动。9月底起大搞钢铁,历时3个月,先后调动46万多人次,成立6个民兵团,8个生产钢铁基地,建土高炉16307个,烧木炭24036.2吨。1959年1月12日,提出“实现水稻亩产40000斤口号”。

1960年3月至7月,因缺粮发现水肿病人23022人,1961年15249人,出现非正常死亡。

苍梧县:1958年6月掀起大跃进,8月29日至9月25日,全县成立9个人民公社。8月至11月大办钢铁,投入163105人,共炼出铁1485吨,烧结铁69721吨,办食堂2108个,年底2万多人兴修水利。

1959年4月,全县4级干部会,开展“反瞒产”运动。1958年至1960年的浮夸风,所谓“万斤亩”都是假的,如1959年全县实际稻谷总产量11620.14吨,亩产303公斤,而上报亩产552.5公斤,1960年口粮减到147公斤。因缺粮造成6万多人得营养不良和浮肿病,死亡26057人。

昭平县:1958年6月至9月,全县实现公社化,大办集体食堂。9月起,10多万人大搞钢铁。

1960年,因饥饿患病人数达10多万人,年末死亡8146人,人口比上年下降14.66%。

合浦县:1958年8月成立14个人民公社,全部实行军事化管理,集中食堂开饭,一日三餐干饭,无偿平调社员生产、生活资料,造成极大浪费。9月起7万多人投入深翻改土,12.3万人上山开矿、砍树烧炭,大办钢铁。1959年2月起,因缺粮开始出现浮肿病人,至9月病人达4000多人。1960年1月上水利工地21万人,春、夏间浮肿病人有8600人死亡,县委第一书记被撤职。

上思县:1958年9月实现公社化,吃饭不要钱,办食堂955个。从9月起大办钢铁,1.3万人控矿炼铁;10月起另组织2.5万人上山砍树烧炭,共砍伐木材10万方,放了一颗砍伐木材“卫星”。

1959年3月开展“反瞒产”运动。至1961年因物资奇缺,农民挖山薯、蕨根、芭蕉根等充饥。因缺营养,引起浮肿病增多,死亡3381人。

无须再举了,全广西乃至全中国绝对是如此。神州萧瑟,饿殍遍野,许多人被活活饿死,有的甚至全家死绝,是人世间少有的惨剧。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