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暗夜中摸索,诗歌就是暗夜中的流火。面对生存和生命,个体往往是脆弱不堪的。诗歌是燃烧的火焰,在岁月中照亮了黑暗。这个生命的诗歌,就是自由圣火。在《自由圣火》涌现出的诗人中,韩杰生先生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本文就选取韩杰生先生作品中的植物形象,来对韩杰生先生的诗作加以评析。

诗人是面前时间,面前往事与未来而不断探索的人。这种探索性的精神,在韩杰生先生的诗作中表现得特别明显。他善于运用季节变换的背景,而以强烈的抒情建立起对具体生存困境的思考。在面对一切皆流的世界时,诗人会深感无奈,而在无奈的同时,又会以一种顽强面坚韧的精神面对世界。这种精神,韩杰生先生以一种“踏不死”的植物车前草来加以表现。韩杰生先生在诗作中这样说:

你们生于敝屣之地

田边、畦畔

山埔、路侧

屋旁、荒地

还有那石头缝、水泥隙

多少只脚和马蹄在你们身上踏过

多少车轮把你们腰肢扎断碾碎

多少只手把你们茎叶掐下拿走

多少人把你们的子实收去

多少铁铲把你们连根铲起

多少柏油水泥把你们盖没压毙

你们一次一次死里回生

你们顽强地一寸一土扩散

你们艰难地一代一代繁衍

你们见缝扎针占据一孔一隙

你们给牛马家畜提供上等饲料

你们全身都是人类健康的药材

那些制造草坪的人们

却把你们当成杂草

千方百计要把你们消灭干净

无论怎样精筛细选

纯的目标总是被你们打破

无论采取什么手段

也无法把你们从草地中彻底除尽

他们不知道

你们是”踏不死”的化身 *

显然这是对于深陷于生活的平庸的人,在面对困难与挫折时的召唤。在生存的困境与时光的感叹间,有一种顽强的力量能够支撑人。并不在意于人的表面价值的高低,而在于精神的顽固。有了这种顽固,就可以扎根在贫瘠的土地上,并且焕发出生命力。韩杰生先生的这首诗作,就是这种顽强精神的赞歌。

诗人不仅能够从普通得被人忽略的植物身上找到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而且能够以对于形象与经验的新的综合达到一种创新。把平常的形象加以变换,以新的意象呈现出来。这种诗意的再创造特别表现在韩杰生先生的诗作《蒲公英》中。蒲公英那种开放在秋天,然后飘摇的正面形象,被韩杰生先生善意地加以反讽,有了一种滑稽的戏谑意味。韩杰生先生在诗作中这样说:

它们生长在贫瘠的村野

总是想着改变自己的命运

一丝丝小风

就会乘势飘起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艰苦地挣扎着发芽生根

许久以前

一阵天外来的龙卷风

把它们从田野连根拔起

沿途播撒了几千里

分别散落在

山间、沙漠、石滩、沼泽、沟沿、 ——

还有那水泥缝隙和城侧的垃圾堆

幸运的草籽

得天独厚 肥足水丰

烈日有云遮

阴冷有雾罩

长得一年比一年叶大花肥

它们自以为已经进入高贵之列

有的充作形似的菊花

有的谎称色近的百合

长得最大最肥者

认定自己就是牡丹或芍药

花中之王、卉中之圣

可是明眼人一看便知

它们都是地道的蒲公英

同样是面对着对命运本身,却具有着不同的体验性。与车前草对待生活的忠实态度不同,蒲公英却表现出一种对于自我的身份的错位,还有对生活的拒斥。在此中诗,更强调抒情的讽刺性,在蒲公英这个有些凡俗化的形象中,捕捉到了诗性经验的契合。如果说车前草,是让卑微的人,面对生活时有了一种坚韧的现实力量,那么蒲公英就是不满足于生活,却又不敢突破的那种人的写照。

在韩杰生先生看来,人只能以他在生活里的谦卑和敬畏,才能领悟人生的真谛。就如车前草一次又一次的起死回生一样。谦卑却坚韧,才是平凡者的勇敢。而蒲公英式的自夸,则是犬儒的哲学。

在韩杰生先生对于车前草与蒲公英对比性的诗作中,让读者洞悉了富于内敛与自省精神的诗人的灵魂。正是韩杰生先生对于生命的感恩,还有他对万事万物的理解,他才能在这短小的诗作中,带给人们艺术的享受与思想的启迪吧!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

【附录一】韩杰生:蒲公英

【附录二】韩杰生:车前草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