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流逝的岁月,伤残的中华, 
 谁能够想到有朝一日你竟沦落至此, 
 以耻辱为光荣,用堕落盘结的白发, 
 捆绑着一代又一代渴望欢笑的晨曦, 
 老迈垂死竟成为你最为钟爱的寓所, 
 你的灵魂已冷却,身体已经僵硬, 
 告诉我,你苍老的生命该如何运行? 
 我抚摸着你每一寸被践踏的肌肤, 
 泪水滚滚而下,你是否知道啊, 
 我爱的并不是中国,而是你啊,中华! 
  
  
 
  
 如今,我只能在想像中去寻求 
 你曾经名动寰宇、开放雄健的威名, 
 但却最终只能沉淀于一杯苦酒, 
 你的胸膛里是否还有一丝火星? 
 听啊!世界向你发出嘲弄的呼笑, 
 你却把邪恶当作一种资本来炫耀, 
 你该怎样向你呼号,你这密封的僵尸! 
 在你那苍白的胸脯,惨寂而冰冷, 
 面对人世长久回荡着的冥冥丧钟, 
 我怎能想像,自己依然是个奴隶! 
  
  
 
  
 哭吧!为了你数千年的辉煌文明, 
 在一夕之间就被恶毒的邪灵殛毁; 
 哭吧!为了你曾纯真明澈的眼睛, 
 面对强暴却只能选择逃避与消淬—— 
 如果哭泣,还能够唤回你的尊严, 
 那么就让泪水照亮永恒开启勇敢, 
 我不愿再看到青春被欺骗被扼杀, 
 生命以如此卑贱的方式苟活于世! 
 辽阔的东方将竖起一座白色高塔, 
 纪念着被绞杀的过去又引领未来。 
  
  

  
 哦,大地,我们在等待着什么? 
 难道灵魂只能沉溺于黑夜的怀抱, 
 难道我们昼夜祈祷、盼望的一切, 
 黑色的命运会白白来把我们寻找? 
 呢喃的话语,失去力量的行动, 
 装点着精巧的园林和熏香的灌木丛, 
 一条瘦骨嶙峋的路,长满了荒凉, 
 寂静的四周耸立着些残廊断柱, 
 和夜间被诡异叫声包围的坟墓, 
 它却穿过残骸,伸向了茫茫远方。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