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光已远,已被冷冻,
   明光的实体化成道道幻影,
   在干涸的岸上一派朦胧,
   被描绘得仿佛失去了生命,
   阴森、恐怖,无助又凄凉,
   而来自希望的匆匆的遗忘,
   竟不断埋葬着我们的忧伤,
   和目光里苍白的恐惧与晨光。
 
   如果有谁能听见我的呼喊,
   请传乡音以我多难的琴弦。
 
   你因为执著的站立而被迫离开,
   历史,只是将弯曲跪拜记载,
   滚滚河川带走的每一缕尘土,
   都足以惊醒昏睡沉默的帷幕,
   追问,为一个痛心疾首的尊严,
   竟要一次次地站在墓碑上兴叹!
   此岸若还有与你同飞翔的地方,
   那是你魂牵梦萦回不去的故乡。
 
   如果有谁能听见我的呼喊,
   请传乡音以我多难的琴弦。
 
   2004.4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