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映寿:祭王实味《红酒——通往奴役的片断》之三

   祭王实味

   当历史一次又一次地以假面登台,
   所有的笑容与手势都只有一个目的,
   那就是——消灭"你的存在"。
  
   而我们的历史,并非由"人"构成,
   千古而下,一种镜花水月的文化,
   把"人"的精神浸泡在酱缸之中,
   使我们的面前永远都有一层薄纱,
   不认识自身,不懂得发掘自身,
   轻易地屈服,无由地恐惧——
   人的威力便无以确定,
   暴政与奴役便乘隙而入,
   成为人们朝夕叩拜的典范,
   悲剧,便以喜剧的形式接连上演。
  
   于是,你伸出一只追问的手,
   一只趟过血流成河的手,
   独自诉说着关于"人"的记忆——
   一个天赋的梦想与权利。
   而世界依然哑默,
   你才明白,你并不能够唤醒谁,
   你所有的足迹不过是为了
   对抗成长的荒凉,一场必然的崩溃。
  
   但你依然存在着,对"人"的忠诚,
   是你高贵激情的唯一来源,
   你所表达与完成的已不再仅仅是你自身,
   而你的眼神,你的热血在星空下,
   已长成为天地间最美丽的一朵百合花。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