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中共暴政出动数万军队和武警,在被收买的缅甸军阀配合下,对包括V字旅在内的缅北中国武装反抗运动进行首次大规模军事围剿。缅北中国自由战士借诸山高林密的有利地形,殊死血战,击败中共军事围剿。中共暴政不仅没有达到扑灭缅北中国武装反抗运动的战略目的,反而付出八百余人阵亡的代价,铩羽而归。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下旬,中共发动对缅北中国武装反抗运动的第二次军事围剿。接受第一次军事围剿失败的教训,中共第二次军事围剿的主干力量是特种作战突击兵团;特种作战突击兵团由中共五大战区和武警总部各抽调一个特战加强营组成。另外,已经沦为中共暴政政治仆从的缅甸敏昂莱军政府,也出动六万军队,部署在金三角地区、缅北和缅西若开邦,围困战略转进中的中国自由战士。

为实施代号为“最后打击”的第二次军事围剿,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在军委主席习近平办公室的督导下,进行了长达九个月的筹划和战备。其战役筹划的主要方案之一,就是大规模派遣特工人员,伪装成反对中共暴政的人士,假借投奔中国武装反抗运动的名义,混入缅北中国自由战士的各个团队,伺机而动,与中共的军事围剿形成里应外合、内外夹击之势。迄今为止,包括V字旅在内的缅北中国武装反抗运动各团队已经清查出数十名中共特工,并经过军法审判,予以处置。不过,据判断,仍然有一定数量的中共特工隐藏在中国自由战士之中,形成必须引起足够重视的隐患。

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为实施第二次军事围剿筹划的另一项主要方案,就是查清并切断缅北中国武装反抗运动与《自由圣火》网站的联系,以达到从信息和舆论的角度窒息、绞杀V字旅和缅北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的目的。

据被中国自由战士捕获的中共特工供述,中共军委情报部门悬赏五千万,用以奖励获得缅北中国自由战士和《自由圣火》网站联络通道的相关情报的特工。

二零二一年以来,缅北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与《自由圣火》网站联络的战士中,已经有三人因遭到伏击或暗杀而牺牲;另外,中国国内的武装反抗运动的政党“华夏同盟党”在东南亚地区的联络员,也在一次与《自由圣火》网站的联系后,中毒身亡。

形势艰难而严峻,不过,《自由圣火》网站通过实施一系列佯动和欺敌举措,有效误导中共情报人员;《自由圣火》网站与中国国内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以及缅北中国自由战士的联络通道,仍然正常有效运作。

为应对中共暴政的第二次军事围剿,包括V字旅在内的缅北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实施下列三项策略:

第一、依据“不在敌人选定的战场和时间节点与敌决战”的策略,由缅北向金三角地区全域和缅甸西南若开邦同孟加拉交界的深谷密林中分散转进,避敌锋芒,使中共的特种作战突击兵团陷于找不到作战对象的困境,最终使其劳师远征,无功而返。

第二、坚决实施“返国战略”,派遣精干、刚毅的铁血之士,返回中国;精心谋划准备在二零二二年中共二十大前后或者二零二三年中共武力犯台前后,由中国武装反抗运动自主选择战场和时间节点,对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机构,实施具有强大政治震撼力的打击,以引领中国人民走出对中共暴政的百年恐惧,走上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的摧毁中共暴政之路。

第三、当前,着重清除混迹于中国自由战士中的中共特工,消除内部隐患;粉碎中共里应外合打击缅北中国武装反抗运动的策略想定。

本公告的内容具有下列四个信息来源:

第一、缅北中国自由战士俘获的中共特工和军队战俘在接受军法审判中的供述;第二、中共党和国家体制内的良知人士;第三、受到中共权力大清洗整肃因而与习近平结下个人血仇的原中共新老权贵家族成员;第四、中共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的“私人特使”。

《自由圣火》网站 中国武装反抗运动信息发布平台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