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处子,尘世有怎样的欢愉,
        能接近你水晶的甜醇?
        是阳光下熠熠闪烁的露珠,
        向绿叶献上的感恩,
        还是一曲柔和悦耳的歌谣,
        追思的一个遁迹远方的微笑?
        哦,沉默的树枝,温柔的灵魂,
        多想让你纯净的音乐,
        能够永远环抱镶满星辰的青春,
        没有忧悒,让幸福如清泉流泻,
        那时,古老的眼神如悠扬的歌声,
        停泊在一个鲜为人知的梦境。
 
        我曾驻步,当尘世以庞大的罗网,
        可以毁坏有生的短暂变象,
        那简约、优雅的形体,纷纷变异,
        留下一条毁灭的足迹,
        打通记忆的衢道,徒然搜寻
        一颗未曾变化却无影无踪的灵魂,
        我只能说,凭借永恒的待定,
        毁灭是通向另一种美的开始,
        尽管这美在许多人眼里是一种幻影,
        但她已远离了愚昧,虚妄与谬误,
        上升到安详的轮廓里,隐然发光,
        再不和往昔晦暗的气息所雷同相仿。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