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大革命正在逼近

政治改良派和中共制造的“人权花瓶”们虽然千娇百媚,形色各异,却有共同的意志特征:“曲线救党”。他们都要声称自己向往“自由、民主、人权”,都要对中 共发出青杏般酸涩的指责,最后,他们又必然都要论证中共及其法律制度存在的历史合理性,并严词责难,甚至诬蔑锋芒直指中共暴政生存权的民主大革命。指责中 共是其“曲”之所在,这一“曲”是为了增加欺骗性;肯定中共的政治生存权才是其衷,衷之所在,在于救党。

回顾过去,可以发现,每逢共产党遇到现实的或者思想理 论的困境时,改良派和“人权花瓶”们总会及时挺身而出,为帮助共产党摆脱困境竭尽所能。当前,民主大革命的政治意志逐渐形成;维权抗暴运动初步从思想理论 上挣脱了必须在中共宪法和法律范围内行动的思想枷锁,正在艰难但却顽强地推进历史。改良主义思潮又一次表现出弃妇般的对中共暴政又苦又甜、幽怨百端的爱 恋,企图用虚构的思想逻辑,瓦解民主大革命的政治意志,否定维权抗暴运动的政治价值。

近日,一位身处海外的改良派声称中共“气数未尽”,理由主要在 于中共“该硬的都硬了,该软的都软了”,即该凶残的都凶残了,该无耻的都无耻了;另一位国内的“人权花瓶”,所谓“著名维权律师”则断言,共产党至少可以 继续存在三十年,理由主要在于,三十年后才可能给“六·四”平反。

以上两位的相同之处表现为:他们都是以中共的意志作为判断历史进程的基点。当然,对于他们自身而言,这是合理的。因为,奴才总是本能地以主子的意志作为思想的起点,如果他们还有思想的话。

中 共显然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政治生存危机,才会惶不择人地启动早已年老色衰的昨日政治花旦,和今天的三流“人权花瓶”,来证明专制政治依然有强悍的生命力。 不过,无论有多少寄生于专制体制的政治跳蚤们喋喋论证,都不能改变基本的历史逻辑--中共暴政的崩溃已势成必然,现在只是等待某种偶然性触发此种必然。

支持上述历史逻辑的证据,多如春天北京上空沙尘暴中的黄沙。今只择其主要者列于后。

八 九年,通过血洗北京,中共权贵阶层获得了专制政治的稳定,但却彻底丧失了执政的道德基础。中共暴政因为犯下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而沦落为精神的破落户。 处此困境,如何解脱?屠夫邓小平以小商贩式的实用主义精明,推行让中国人在物欲中腐烂的政策,当人民普遍忘却了道德价值时,中共暴政便不必再担心由于执政 道德基础的丧失,而失去政权。

在这次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人性腐烂过程中,首先腐烂,并且腐烂入骨的,是国家权力的承载者,中共各级官员。中共 权贵阶层由此形成黑帮集团。所谓政治黑帮就意味者,中共权贵的政治意志已经在对物欲的贪婪中彻底腐烂;国家权力腐败所排泄出的个人利益,成为中共权贵集团 唯一的凝聚力。

专制权力本质上超越有效的限制和制衡,不受限制和制衡的权力的腐败,也不可能受到有效遏阻。因此,专制权力腐败的闸门一旦打开,就会波涛汹涌,势不可挡,迅速趋向极端。

国 家权力腐败产生的凝聚力,在于对官员物性贪婪的满足。在一定时期内,各级官员为攫取个人私利,会本能地维护承载他们的个人私利之舟,专制政治。但是,当权 力腐败发展到极端之时,当专制政治由于再也容纳不了极端腐败的权力引发的社会矛盾而趋于崩溃之时,将很少有人会为挽救专制体制舍生忘死。因为,专制政治的 近卫军--各级官员早已在腐败中把个人私利视为上帝。

腐败延长了暴政的生存,但是,暴政最终必将死于腐败。那是一种最令人厌恶的死,而且死期将近。因为,腐败正如脱缰的疯马,拖着挂镫的中共暴政,狂奔向墓地。

八九年之后逐渐成熟起来的中国权贵市场经济表现出两个奇迹。一个是经济增长指数的狂飙突进,一个是社会财富和权利的两极分化的狂飙突进。这两种狂飙突进同生共长,如影随形,互为表里。而这种现象是源于中国权贵市场经济的天性。

中共的经济改革最终形成的,是以腐败的国家权力为主导,以权钱交易为润滑剂,适应权贵阶层攫取社会财富需要的市场经济体制。这种市场经济运行的过程,就是权 贵阶层利用腐败国家权力,高速积累私人财富的过程。以腐败的国家权力为根据,而不是以公平竞争为根据的个人财富的积累,必然要以绝大多数人的贫穷为补充 --绝大多数人的贫穷,是权贵阶层富有的原因。

由此,可以发现一个权贵市场经济运行的逻辑:经济增长指数越高,权贵阶层私人财富的积累越快,底层民众的贫困化和权利被剥夺的进程也随之越快,并最终形成越来越趋向极端的社会财富和权利的两极分化。

只要国家权力的专制性没有得到彻底改变,上述权贵市场经济的客观逻辑就不会改变。保持国家权力的专制性,则是中共权贵阶层的命脉之所系。已经犯下重重反人类 罪行的中共权贵阶层只要失去专制国家权力的保护,便不可避免要受到正义的审判,沦为民主政治下的囚徒。所以,中共权贵阶层决不会主动放弃专制。国家权力的 专制性继续存在,权贵市场经济导致日趋极端的两极分化的逻辑就不会停止运行。而极端的财富和权利的两极分化,必将血淋淋地撕裂社会。中共暴政的崩溃正是社 会大分裂的政治注释。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听到社会两极分化走近社会分裂临界点的脚步声。

中国最深重的危机在于人的灵魂的堕落;造成民族人格的整体堕落,也是中共暴政最不可饶恕的罪恶。

高 贵者死,卑鄙者生--这是专制政治确定的生存规则。八九年之后,中共权贵阶层更迅速地演进成政治黑帮集团,并以其前所未有的虚伪、贪婪、腐败、凶残,成为 最大的教唆犯,教唆全社会在赤裸裸的物欲中腐烂。人们的心灵间,只有沸腾的物欲,只有冷酷的私欲,只有猥琐的兽性和污浊的奴性;良知与道德,理想和信念早 已是万众轻蔑斜视下的存在。

今日之中国,生命的高贵感和神圣感荡然无存。霍布斯所言狼与狼的关系,在人世间普遍出现,而且还是最狡诈的狼。绝大多数人都处于极度焦虑、浮躁和莫名的不安之中;除了自身卑微的物性生存之外,不对任何事务负责的末世心态,如滚滚的沙尘暴,弥漫了人心。

“人 是追求意义的动物”。当人丧失了追求意义的能力,就无可避免堕落成最凶残的兽。遍观中国,滚滚如尘之中国人,内心深处都动荡着急欲发泄的兽性,而中共暴政 用国家恐怖主义维持的稳定,正在民族心灵的普遍动荡中震颤。那种震颤,明确讲述着即将到来的崩溃。大崩溃后破堤而出的兽性的狂涛怒潮--专制政治孕育的罪 恶之果,将在神州的荒野间肆意汪洋,中国命运之星将黯然湮灭。

中共暴政已经把中国的命运引入绝境死地。非有与社会正义一致的强悍意志,不足以挽中国命运之狂澜于即倒。因为,人类的历史进程,由意志所决定。

对于中国,最艰难之处在于,现在只有中共权贵政治黑帮集团的政治意志,犹如即将崩塌的巴士底狱,斜立于西风残照之中。而能像铁手一样牢牢扼住中国未来命运的民主大革命意志,却似贵州冬日的大山,总被雾锁云闭。

中 共暴政是中国现代社会悲剧的根源。民主大革命所否定的,正是中共悲剧的根源。只有民主大革命的意志具备了主导中国未来历史的政治能力,中国的命运才会踏上 良性发展的逻辑。当中共暴政的必然崩溃由于偶然性的触发骤然降临之日,如果民主大革命的意志还没有能力成为中国命运的主宰,重大的社会灾难就无可避免-- 没有真理引导的动荡历史,只能在血雨腥风中找到归宿。因此,用坚硬的政治理性,迅速铸成民主大革命的意志,乃是拯救中国命运的壮烈之举。

任由中共暴政自然崩溃,而无所作为,是丧失了创造历史的勇气者的卑微选择;将中共暴政的崩溃纳入民主大革命的范畴,定会使中国历史进入真理的逻辑。中国未来的命运完全取决于一项激烈的时间竞争,即民主大革命政治意志的形成,是否能早于触发中共暴政崩溃的偶然性的降临。

斗转星移,风流云荡,白驹过隙,时不我待。让民主大革命由理念形态转为实践形态,已刻不容缓。这一伟大的转化,似应循下列诸阶段,即再举义旗,形成大势,聚集英雄,策略运作,决战暴政,胜利庆典。

“再 举义旗”的实质,就是要用有效方式,明确宣示通过全民大反抗,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创造宪政民主和联邦中国的政治意志。同时,要具体申明民主政治将为除 中共权贵阶级之外各个社会阶层、社会群体所带来的政治、经济、文化利益,从而给崇高的民主理念,注入现实利益的驱动力,民主大革命的政治意志将因此成为绝 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追求。

所谓“形成大势”就意味着,以思想的海雨天风,扫荡泛滥多年的改良主义幻想,让民主大革命的意识主导时代精神;让 全人类都凝神屏息,关注中国人民为摧毁极权专制最后的巴士底狱--中共暴政,而向历史表述的对正义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让历史明白,中国人民彻底否定中 共暴政的政治意志,乃是自“文艺复兴”以来,人类反抗专制历史的最后总结。

“聚集英雄”是历史逻辑的必然。无美女作为祭品,无法锻造出干将 莫邪千古神剑;无英雄男儿愿意为之献祭,不可能涌现伟大的命运。任何彻底变革命运的历史进程,必定有属于她的英雄人格。民主大革命毫无疑义是属于全体中国 人的神圣事业,但是,民主大革命运动的中坚,必须由具备圣徒情怀的英雄人格构成;圣洁的英雄人格,乃是民主大革命运动的道德凝聚力和无坚不摧的锋芒。

智慧的运动才可以预期胜利。“策略运作”由此成为必须经过的阶段。民主大革命运动之策略,必随天道之所欲,循人性之轨迹,不拘一格,不执一端,但机心百变之中,又有定律:策略的中心目的在于,采取有效措施,使中国自发涌现的大量民众抗暴维权活动政治意志化和组织协调化。

经过充分的策略运作过程,民主大革命的政治意志即应敏锐地抓住历史机遇,或者创造历史机遇,发动全民总体反抗运动,以人类理性和良知允许的一切方式决战暴政,终结专制,实现宪政民主,创建联邦中国。

人类历史是意志的展现;最坚硬的意志,才会主宰历史。因此,必须使民主大革命的意志成为最坚硬的意志。

被 艰苦的命运击败的生命是可悲的,他们已经不敢想像给时间确定意义和价值。百折不挠、千败犹战、万挫不馁的英雄,则永远不会丧失为时间确定意义和价值的自 信。根据对中国社会大危机的评估,人民应当确定,当六 . 四事件二十周年之际,必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民主大革命胜利的宏丽庆典,即绝不允许中共暴政存在于六·四二十周年之后。

胜利庆典之际,要在天安门广场上,为死于暴政的八千万同胞建立高达云天的墓碑,那些对中国人民犯下反人类罪行的独夫民贼,将被铸成铁像,永远跪在死难者墓碑下,作为专制罪恶的象征,警戒万世。

我向历史预言,民主大革命正在逼进,即将横空出世,并主宰中国的命运。因为,我已经同中国的崇山峻岭一起,感到了大地的震荡。属于全人类的自由民主的理想,将以中国民主大革命的胜利而最终实现。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nowy mountain peak against blue sky

汪湖:平民

当他们 / 声嘶力竭的口号,无法搅乱 / 琐碎的现实和黑暗的制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