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评论:以古为鉴来比较现实,以助思考

加拿大政府宣布,由于中共病毒的变异病毒的肆虐,加拿大近日启动了第三次严格的禁足令,时间为四个星期。此一行政命令的宣布,立时引发了全国几十万个中小企业主的愤怒,和对政府的指责。

想想也是,一个本小利微的企业,又如何经受得起在一年之内,三次关门歇业的损失?虽说政府也尽力地给予了财政上的补助,至于够不够弥补损失,是另外的一个问题。但是正常规律的工作和生活被打乱了,任何人都会有一个反应。尤其这场中共病毒一年多在全世界大流行,任何一个装傻充楞的人,心里也都明白,中共病毒是场人祸,罪魁祸首就是在中国的共匪政权。

所以被感染的202个国家的人民,无论是怨言也好,或者是愤怒、发泄的对象,就只有共匪政权。古人说:“天道何亲,惟德之亲;鬼神何灵,因人而灵。”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天道只亲有德的人,至于鬼神是因为有人相信才灵的。这就好比共匪政权一贯自吹伟光正,难免使一群愚夫蠢妇信以为真。但是时间和事实不留情面,共匪的所言所行与伟光正之间,有着千里之差。于是无论再如何装神弄鬼,信徒和崇拜者也寥寥无几。

借着禁足令,在家里又翻出了《古文观止》这部书,顺手打开看到的是明朝的大文学家刘基写下的《卖柑者言》的文章。反正是开卷有益,那就打开哪一页,就从哪一页开始看。看来读书真要认真地读,以前几次看过这篇文章,不过是读过而已。这次再读,竟然又受启发。这位卖柑橘的人的所做和所说出的一番话,竟然是那么真实地附和了共匪团伙一贯的嘴脸何行为。谁说历史不能重复?两千两百年的皇权历史本身就是一部重复的历史。这位卖柑的人所说的话,真实地反应出了元朝朝廷的腐败。

文章的作者刘基在杭州发现了这位卖柑橘的人。他卖的柑橘是“出之烨然,玉质而金色”,售价十倍高于市场价格,可是人们都来抢着买。于是作者也买了一个,当时就打开来看,马上有一股烟扑向作者的口鼻。再看里面,则干若败絮。作者立时斥责这个人卖腐烂变质的食品是欺骗行为。没想到这个人说,我卖柑橘已经很多年了,而且赖以为生。我卖,有人买,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指责我。世上搞欺骗的人不少,又岂止我一个呢?只是你不去想想罢了。

那些手握兵权,威风凛凛、口称保家卫国的人,有几个懂得孙武子和吴起的兵法?那些身处庙堂的高官,又有哪个能把国家管理得想伊尹和皋陶那样国泰民安呢?强盗遍地都没有人去抓捕,老百姓无以聊生,官府都看不见;贪官污吏到处都是,朝廷却不下令禁止,法纪败坏朝廷却不知道。这群人耗费着俸禄却不知耻,它们住豪宅、骑大马,享受着锦衣美食的生活,哪个不是威风八面令人敬畏?哪个不表现出气度非凡的样子令人崇拜?其实它们又哪个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呢?可是这些你都看不见,却看见我卖的柑橘。

作者沉默了。仔细思考之后才明白,这个卖柑橘的人是个愤恨世道,不满邪恶的人,是借着柑橘来讽刺时局的人。短短几百个字的文章,一针见血地指责和揭露时弊的腐败。这就是文人、读书人、忧国忧民者的道义和良知的责任和义务。

两千五百年前的古希腊文明产生了自由主义思潮,其宗旨是要有知有识之人,把为民代言批评政府作为自己的使命,去推动社会的公正和进步。果不其然,在两千年后的欧洲,人们就是以自由主义思潮作为思想的武器,一举推翻了造成欧洲近千年黑暗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迎来了文艺的复兴时代。

在中国的文化中,虽然没有出现自由主义思潮的内容,但同是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亚圣孟子,就已经提出了“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论断。这一论断正是出自于文明本土道义的”国以民为本“的思想,并以我们的儒释道三家的学术思想,始终围绕着民本的思想基础,创造出了自然人文哲学的精神理论,并且深入人心。

六百多年前的这位大文学家刘基,就是一位站在了道义和良知的社会制高点上,以批评政府为民代言为天职的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其实在此之前的历朝历代,都出现了许多这样的人物。尤其在唐宋两代的六、七百年间更多,例如范仲淹,苏东波,韩愈,欧阳修等等。它们的被后人的纪念不仅仅是因为在文学上的造诣,而且是他们都能够以批评朝政和为民代言为天职的气概,深深感动了千百年以后的读书人和普通大众。被感动的是他们的精神。

每当听到有的国人,尤其自称是高等学府毕业的人们,高喊为了五千年的外汇而骄傲自豪时,就令我十分地反感。首先反感的是这些人对我们的文化能知道多少?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文化反映出的是精神,而精神又推动了创造力。难道中华民族只有文化,而没有精神?如果是的话,那么这种文化一个钱也不值。

有的民族,以把被杀死的人头摆出来展示,被叫做是猎头,史学上称作是猎头文化。这种文化反映不出任何的精神,只能表现出野蛮和愚昧。正如文化革命期间的广西,把共匪定义的阶级敌人杀死后,革命群众又把死人的肉吃了。我不知道广西当地是否有吃人肉的风俗,更不知道吃了人肉的人是否知道自己是野蛮愚昧的生番。就连残暴野蛮的共匪政权,至今都在极力地隐瞒吃人肉的事实,可又至今也没有判决任何一个吃人肉的生番。

这帮吃人的生番和它们的后代,仍然生活在中国的大地上。共匪政权依然伟光正,于是中国就强大了,辉煌了,世界老二了。专家教授、硕士、博士们都跳出来,抬轿子、吹喇叭、唱赞歌地瞎折腾,于是全世界都惧怕中国对他们的威胁了。这究竟是什么逻辑?如果这是逻辑的话,也是强盗、土匪的邪恶逻辑。

在中国最没有发言权的,也是从来听不到发声的,就是最广大的被共匪定性为低端人口的草根民众。我们从来不知道他们对共匪的逻辑、法令、法规和共匪头子的重要讲话,抱着什么态度和什么看法。正是因为这些真正的国家的主人们的发言权和表达权被当权者剥夺了,所以民间百姓的声音和诉求就永远进入不了公众的舆论和视听。

但是我永远坚信的是,道德和正义的力量在民间,理由是古圣先贤早就告诉了我们:“礼先而求诸野‘。也就是说,当权力腐败了,知识界腐败了,有产阶层腐败了,官吏腐败了,并不等于国家也腐败了。因为广大的民间百姓没有腐败,四维八德的做人的标准仍然存在于民间。代表国家的永远不是权力的统治阶层,而是作为国家主人的民间百姓。

这位卖柑橘的人正是一位普通的老百姓。他卖变了质的柑橘,就是寓意着朝廷朝政、文武百官的欺骗和腐败。更是希望由他出售的这种柑橘,去启发人们的思想,去认识时局,去清楚眼下的政治体制的本质。最明智之举也是最能看透事情的好坏的只有民间的百姓。大家都知道孔夫子是学无常师,他的渊博的学识是来自于”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所以他身体力行的是”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的准则。

了解民情,知道百姓的饥馑,为百姓代言的人,当然就是圣贤了。绝对不是一个当权者说全面脱贫了,人民富裕了,人民小康了,人民幸福了,于是它就伟大了。贫与富,幸福与否是要由百姓说了才算的。当普通的中国百姓生活在腐败加欺骗的极权暴政的共匪政权统治之下,就只有做共匪政权的政治奴隶的一条路好走了。共匪或许得意了,因为主人做了奴隶,正是共匪煞费苦心的制造出来的。但是国家的主人是否愿意做奴隶,则是个原则问题。

习蠢货整天提心吊胆地害怕政变、兵变和被暗杀。有评论说它相信有90%以上的国民是拥护它当皇帝的,所以它不怕民变。我的看法正好相反。习蠢货愚蠢之极、狂妄之极的野心使它更怕民变,所以它不敢提”民变“两个字。

自古以来,只有德被苍生的统治者才不担心民变,才能创造出盛世,并且成为留名青史、垂范后世的统治者。有消息说,英国的一家独立调查机构说,习蠢货贪腐所得的资产至少有18.1亿英镑。尚不清楚的是,这笔钱是它贪腐的全部资产,还是仅仅是它存在英国的脏钱。相比英国的皇室存在了几百年,至今的全部身家是30多个亿的英镑。习蠢货又何德何能在短短的几十年内,就成为了拥有18亿多的英镑?我相信这是个十几亿中国百姓都要问的问题。

日本东京奥运会临近了,引发了各国政府讨论是否要抵制北京的奥运会。也正是共匪在虐待中国人权问题上的死不悔改,导致有先进文明国家提出取消共匪举办奥运会的资格。显然共匪害怕了,马上跳出来骂大街。凡是国际社会对共匪的指责触到了共匪的痛处,共匪都会立即跳出来骂大街,这已经成为了惯例。共匪的罪行太多,被指责的方方面面都是共匪的软肋,所以共匪战狼式的骂大街几乎成为了天天的新闻节目。

美国的拜登总统近日对共匪的七个国营企业实行了制裁,这又触动了共匪的痛处。所谓共匪的反制手段仍然是骂大街。我怀疑骂大街的外交方式是否能吓倒世界。如果吓不倒世界各国的话,那就是各国都不会成为共匪的奴隶国。非但如此,更会推动各国加入反共联盟。

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在治国的理念和方法上,各有不同,但是在反共问题上却是完全一致的。绝对不像有些评论说的那样,民主党是搞极左路线的,甚至是与共匪勾结,企图把美国变成像共产中国一样的国家。

前总统川普几次制裁了中国几十个国营企业;现总统拜登前几天一口气制裁了七家中国的电脑和半导体企业,禁止向这七个企业出售元件、配件,尤其是芯片。因为美国发现了这七家企业从美国进口这些产品,都用在了共匪发展军备和研究新式武器上了。共匪一直有向外扩张的野心,尤其是对周边的国家的威胁更是不断地升级。无论是扩张或者威胁,都仅仅是一厢情愿的野心而已,实际上它根本不具备扩张或威胁的能力。

作为软实力的共匪意识形态,是在普世价值理念相对立的硬实力上,就更可怜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军队对越战争打败了,对越南又是割地,又是赔款。前不久对印度的冲击,结果是共匪军队死伤的人数几倍地多于印军,最后还是主动地灰溜溜地向后撤退了。如果对越南和印度的交手都败退了,那么现在共匪面对的是美国、印度、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台湾的联军,无论在军人的素质上,精良的海陆空军的装备上,和高科技的武器设备上,共匪都是望尘莫及的。更不要提攘外必先安内了。

面对中国庞大的失业人口,庞大的贫穷人口,共匪也只是喊喊口号,用谎言欺骗去掩饰一下。更不必提自从所谓的改革开放以来的四十年间,所产生的一年比一年更加多的含冤上访的群体。这个群体的数字有多大,至今没有一个详细的统计,但在几年前就已经有人做出了初步的估算,是接近一亿人。

中国至少有四亿多个家庭。如果说上访的冤民真的接近一亿人的话,那就是说,有一亿个家庭是含冤的。也就是说,有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二十五的家庭是在蒙冤中生活的。据说有不少的冤案发生在几十年前,至今这些同胞仍然生活在冤情中。在这样的国情和民情的状况下,习蠢货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口号,岂不吓死全世界的人民?各国的的民选政府就更不可能让习蠢货当世界领袖去领导世界,就连东盟十国的政府也接连发声,谴责或抗议共匪在他们的海洋经济区的种种侵犯和捣乱的罪行。共匪应该知道自己是内外受敌,一旦对台湾擦枪走火,台海的战场必然是在大陆进行。这将是引起燎原之势的星星之火,也就是共匪终结之时。

中国人有浩然之气,所以在历史上毫不客气地推翻了几十个无道的王朝。那些以为以力可以得天下的人,却永远得不到匹夫匹妇之心。更何况自以为可以坐天下的人,其实是连他自己的内心都征服不了的人。比较统治阶层和广大的民间百姓,当然民间老百姓的力量最大。因为孟子说浩然之气”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而塞乎天地之间。“

所以古人又教导我们说:“昔日至所无,今日有之不为过;昔日之所有,今日无之不为不足。是故,一昼一夜,花开花谢;一春一秋,物故者新。激湍之下,必有深潭;高丘之下,必有浚谷。”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道。人民是有道的,既懂得什么是道,又遵循着道的规律。共匪是不知道为何物的无道团伙。以有道伐无道,是历史的规律。因为这就是道,更是理。

2021-04-11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