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市民的两年多的英勇斗争期间,喊出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我是完全赞同的。其实这个口号,更应该首先从中国大陆上的人们的口中喊出来。因为“光复”这个词最频繁地被使用,是在蒙古人统治中国时期的元朝。

古书中解释“光复”的注解是:“光复祖宗之业。”也就是说,毫无文化根基的蒙古人凭借着暴力,攻占统治了中原大地,以他们的暴力的统治方式,残杀虐待华夏各族人民,破坏我们的祖先为我们创建下的几千年的基业。由此要光复祖宗之业的意愿,成为了人民的意愿。

稍有点历史常识的中国人都知道,以暴力打天下、以暴力治天下的元朝政权,不过存在了八、九十年就土崩瓦解了。有句老话说,坏的东西你不打它是不会自己走掉的。也就是说,以暴易暴是不得已的最后手段,可也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的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我们中华民族生活在我们老祖宗几千年创建的道德、伦理和政教的社会制度之中。

如果说我们的这种社会制度之初,尚有不完善之处的话,再经过后代祖先的研究和身体力行,也就成为了国民不但可以完全接受,而且也适应了的社会制度。一旦有人要改变我们祖宗创立的基业,且不提外来的势力,就算我们本土的政权一旦出现昏君暴君,就连启蒙读物《人之初》,也嘱咐人民为了吊民伐罪,就要像周发、殷汤那样去推翻昏君暴君的政权。

读过些古书的人都知道,任何一个新科进士被派出去做县令时,皇上都要召见并当面嘱咐他,“慎勿害民”。九五之尊的皇帝,虽然自称天子,但也深知天下万民是天。民意接受天意,天下百姓就是天子的衣食父母。文武百官哪怕做到了三公的高位上,也是“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皇帝和官员都守着祖宗的规矩行事。唯有无所畏惧的无知者,才敢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

自以为治国有方,结果得罪的是天下黎民。固然香港是块弹丸之地,但七百多万市民的绝大多数是中国人。三次的逃港大潮的原因,就是因为共匪的杀人如麻,罔顾生命。共匪大骂英国对香港的殖民统治,可是把香港建成东方之珠的毕竟是英国政府。七十多年在逃港的路上死了多少中国人,至今没有个明确的统计数字。中国人为什么拼死也要逃去香港,理由很简单,因为香港有一个适合于人的自由的生存环境。

相反,为什么没有中国人逃往朝鲜呢?因为朝鲜和大陆一样,都是人间地狱。即便是如草芥蝼蚁般的匹夫匹妇,对于好与坏的认知上也是极清醒和明确的。古人说,“湛湛青天不可欺。“ 欺天就欺民,天不可欺就是民不可欺。共匪从前偷偷摸摸地渗透香港,现在则不顾一切地去管治香港。已经有消息说,潜伏在香港的共匪匪徒有四十万。以七百万港人计算,平均每十七个港人中,就有一个是土匪。

假如说这四十万土匪想把香港彻底变成共匪的匪区的话,这四十万土匪又能从共匪那里得到什么利益呢?是晋升为一个支部书记?还是得到一个优秀共匪成员的奖状?如果香港的优势失去了,成为了共产中国的一个城市的话,香港的共匪又和共产中国的共匪有什么不同呢?更何况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已经没有了。

既然要光复香港,也就是要光复祖宗之业,那么随即提出的时代革命的说法就是正确的。”革命“ 两个字不是马主义的专利词,更不是共匪可以垄断的。两千两百五十多年前,是孔夫子首先说出“革命”二字。在孔子的那个时代,没有词出现,所有的文字都是由单个的字组成。每一个字就只是代表它的本意。”革“ 字代表的就是革掉、革除、抛弃的意思。”命“ 的意思就更明白了。”革命“两个字组成了一个词,就表明了光复香港就一场生死相关的抗争。既不是许多民运人士的清谈,更不是走上街头喊几句口号。

要想推动社会前进,要想推翻野蛮的暴政,就要有流血牺牲的革命。7月1日香港市民梁先生刺杀警察的英雄行为,就是革命。港人向他献花,并高呼“杀无赦”,就是革命的行动。那群被国际社会制裁的香港市的共匪走狗们吓坏了,连续一个多星期地到处去说梁先生刺杀警察是犯罪,是恐怖主义行为;又威胁说称赞梁先生是英雄的人就是触犯了港版国安法。结果是引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杀无赦” 的声浪。

既然反人类的势力要坚决加紧镇压人民,那么人民就知道该做什么了。共匪的革命永远都是极端的暴力行为,即便打出的是文化大革命的旗号,也造就了3700万中国人无端地丧失生命,连带4亿中国人受到触及和倒了霉。由此我们可以知道,革命就是就是暴力行动,尤其共匪的革命就更是不惜破坏一切,不惜死多少人的毫不留情的暴力。我们中国人民就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暴力革命,去铲除共匪连同它们的亲属。

共匪从来是把人民当作是它们的敌人来对待,还是把被杀害和被整肃者的后代当作它们的潜在的未来的敌人对待,却美其名曰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共匪用什么去教育人民呢?一群土匪又受过什么教育?习蠢货不就是个现成的实际例子吗?首先是土匪家庭的出身,从出生后所受到的家庭教育就是杀人抢劫,而且绝不心慈手软地绝对无人性的毒害,然后又受到了被共匪极左思潮,完全破坏了的小学的狼奶的灌输,以后就一路青云直上地当了一辈子的书记,整了一辈子的人。

凡是中国人都知道,共匪团伙里的大大小小的书记,终其一生所做的不过就是要特权,要利益,包括财物和女人。然后就是搞运动去整人。整的人越多,整死的人越多,这个书记的功劳就越大,就越是一级一级地高升。

我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曾说过,凡是在共匪体制内爬上高位的人,必定双手沾满了累累的血债,没有犯下罪大恶极的共匪就不可能得到一步一步的提拔。我至今仍然坚持我的这一观点。仍然以习蠢货为例,它这一生当了四十多年书记,但从来没听说它有丝毫的政绩可言。没有政绩也能一步步地高升,就只能说它的每一步的升迁的都被共匪政权认为是功勋卓绝的,但又不能公开宣传它立下的功勋是什么,其实就是杀人害命的功劳多,被共匪政权认定是个能保持土匪传统和能够维持共匪政权的人。

纵观它这八年多的一切所作所为,其基本点就是保政权。保政权就要給中国人民一个为什么要保政权的理由。这就好像要中国人民说幸福一样,并没有给出一个中国人民因为什么幸福的理由。一个不学无术之徒也学毛泽东自我造神。毛当不成神,习蠢货又怎么可能当上神呢?马有主义,毛就发明出个思想,习就自认为是中国的马克思。虽说够不上个主义,但也发明出个习思想。

近日共匪正式报道说,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正式成立了。中国研究中心估计也和毛新宇在广东省的一所大学里开设的毛泽东思想学系一样,从来没听说有人就读这个学系,更没听说有人毕业于这个学系。当然也就没有听说有人学完这个学系后,找到了一份教授毛思想的工作。一个整天想当皇帝,想当神的极端狂妄的野心家的思想,从来是与人民、国家、民族和社会是格格不入的。任何一个人受了毛、习思想的影响,也想当皇帝、当神、当野心家的话,前二十七年肯定死于毛泽东之手,现在就必死于习蠢货之手。

既然学了它们的思想都没有好下场的话,这两个思想的出现又为的是什么呢?况且思想人人都有,企图用一个人的思想去统一全体人民的思想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成为真实的先例,老百姓信服的是一个理,是人本人文的理性和理智。共匪由于无理性,所以在北京的冬奥会的活动,遭到了欧盟议会以578抵制,而仅仅有29票赞成的悬殊比率作出了结果。欧盟共有27个国家,欧盟的这一抵制的决定,必将带动更多的国家抵制北京冬奥会。这正是习思想的一个失败。

但是中国猪却抱有它们的不同于人的看法。一位被人们认为比共匪外交部长王毅更战狼的叫做乐玉成的人说,“美国散发着霉味。…… 我们穷(的时候)不怕,现在更不怕。…… 应该给给中共颁发人权金牌。”有思想能思考的中国人应该知道,是美国帮助中国人民取得抗战的胜利;是美国在中国的大饥荒开始,每年无偿地运送上百万吨的粮食给中国;在所谓的改革开放的三、四十年间,是美国的资金和高科技在改变着中国的落后和贫穷。美国从来不要人们怕她,中国人民怕的是共匪,敬重的是美国。

中国的工商业者要和美国做生意,中国的家庭要把子女送去美国接受教育,就连共匪也把家属和脏钱送到美国,原因就是美国是个有人权的法治的自由国家。中国的老百姓宁愿九死一生,背负着上几万美元的债务也要偷渡去美国,就是因为美国在各方面都好于中国。从来没有一个外国人经历了九死一生,背负着几万美元的债务偷渡去中国的。

就连前不久习蠢货召开个世界政党领袖大会。为了邀请这些领袖参加这个视频大会,共匪不知又花了多少亿美元的代价,这些领袖才赏脸参加。这正是习蠢货一带一路花钱买朋友的遗毒。凡是共匪请人来开个会,或要求一些国家支持共匪的某个主张,首先是谈价钱,给多少钱,给少了都不行。

友谊不是花钱才有的,朋友更不是花钱买来的。共匪能请得动的都不是实际意义上的朋友,而是花钱雇来的一群小人,可是共匪就敢恬不知耻地说“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这里的”我们“ 指的是共匪团伙,并不包括或代表中国人民。因为中国人都知道,以德相交为朋,以义相交为友。无德无义只以金钱利益来往的是土匪、地痞、流氓。

就以这次的世界政党领袖大会为例,凡是道义的、进步文明的国家,就没有一个参加。这不就说明了人匪不能两立的道理了吗?非但如此,美国的拜登总统不但继续了前总统川普的对共产中国的制裁和惩罚的政策,而且根据共匪的嚣张和狂妄,近日又宣布增加制裁二十三家中国的实体工业大公司,理由是这些公司参与新疆的对维族人的种族灭绝的迫害,同时还有共匪军方背景。习蠢货在天安门城楼上的豪言壮语,再一次受到了重重的打击,习蠢货总是忘记了去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很高兴越来越多的国人同胞关注到了国内的同胞武装抗击共匪暴政的信息。他们不但知道了,还公开在网上发表了他们对这些英雄的支持和赞扬。这难道不是民心所向吗?我始终坚信中国的正义的力量就在民间,我的坚信得到了证实。V字旅的人数不断地增加,当奴隶的中国人已然觉醒了,共匪已经被人民孤立了。人民要自我武装起来,用尽一切手段去铲除共匪这个野蛮的政权。估计是参加的人多了,V字旅在建立了蝙蝠侠战斗队之后,近日再增建了一个V字旅仇杀队。共匪没有力量去对付自由军和V字旅的活动,只好加紧建造中缅边境的铁丝网。如果共匪的军警都应付不了的全民大起义,难道铁丝网就能阻止全民的大革命吗?

共匪三次对印度开战,三次都以失败告终。印度的Delta病毒的大爆发,肯定与共匪有关。印度政府也一定掌握了相关的线索,所以近日印度向中印边界增调了二十万大军。国际军事专家分析说,增加的印度军队表现出的姿势不是防守,而是随时可以进攻的阵势。反共在世界上已经形成大同盟,在亚洲这个反共大同盟就更加团结有力。中国人民的反共绝对不是孤立的,反而是世界反共和亚洲反共力量中最重要和最关键的力量。

万恶的共匪在中国,中国成为了匪区七十年,中国人民成为了共匪的奴隶七十年,该是中国人起来杀尽共匪,洗刷耻辱,光复祖宗之业的时刻了。许多的网民公开表达说,看到了中国的希望,更有不少人表示要去参加武装反共的队伍。说实话,中国的幅员辽阔,且又有众多的深山老林。从文化革命至今,有多少被共匪认定的罪犯躲进了深山老林。难道反共的武装不能在这些深山老林建立反共基地吗?!

有志者,事竟成。这些反共的基地必将形成燎原大火,烧尽光复的一切残渣余孽,还中国和中国人民一个公道。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