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读了些史书。确实是开卷有益,使我深深地体会到正直和赋有独立人格的中国人,从来不会贸然地接受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主义,和某个当权者发明的思想。理由很简单,我们中华民族的本土文化,也就是道家的哲学人文思想,在中华大地上已经流传了几千年不止,足以证明一种学说能够经历几千年的检验和实践。至今这种学说仍然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那我们就只能说道家学说的正确性,是无可非议的,甚至可以说道家的哲学思想是伟大的思想。

两千五百多年前,儒家的人文哲学思想从道家的思想体系中脱离了出来,成为了儒家的单独的人文哲学思想从道家的哲学思想体系,立时被世人接受和推崇。此时的儒、道两家的学术思想之外,还有墨子的墨家学术思想的存在,形成了当时的儒道墨的三家人文哲学的现象。后来墨家的学派中出现了许多的独立学者,被称作是隐藏在民间的隐士,或者称他们为方士和方伎。另有不少人走人了隐藏在民间的斗士之路,被称作是侠士。由于墨家学术思想再也没有与时俱进的发展,墨家最后归化于道家的学术思想。

大约在两千年前的汉朝时期,由西方印度传入了佛学思想。当时的佛学是小乘佛学。直到南北朝时期,印度的大乘佛学才进入中国。儒道两家思想底蕴深厚的中国人,是不会贸然接受一种外来的思想体系的。那么办法就是首先通过儒道两家的学术思想的尺度去衡量,然后才能确定佛学思想,皈依和膜拜。直到三、四百年后的唐朝,才正式形成了儒释道三家学术思想鼎立的局面。

由此可见,一种再好不过的人文思想,能够在中国立住脚,受欢迎,也是要经过几百年的实践和考验的。尤其佛学和儒道两家的学问,都是对人的自身修行的要求极高的。儒家要求一个人从博地凡夫,修行成贤人、圣人,达到内圣外王的程度。道家则要求每一个愚夫蠢妇修行成至人,真人和神人的程度,否则就不是人而是倮虫。佛家要求每一个人修行成金刚,罗汉,菩萨和佛。

面对如此严格和严厉的三家修养的要求,中国人不是畏惧,而是既欢迎又接受。这就说明了几千年以来,中国人对提高自己的人格的普遍重视和必要性的认同。难道这不是证明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吗?人有贤愚。也就是说,人有先进者,也有后进者。三家学术一视同仁。所以后来笃信儒的学者就提出了“亲亲,仁民,爱物”的仁爱的次序,以此引发人情的救世思想。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虽说三家学问对每个人的要求似乎是高不可攀,但是生而为人,也是教化必须具备的需要。

追述我们三家文化经历了几千年的考验之后,才确定成为了中华文化的三大支柱。那么比较一下共匪的马主义,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以及马思想、习思想等等,它们首先是经不起历史的考验。进而又在一百多年的社会实践中完全失败,众多的共产政权的领导人被判刑、处死、入狱,至少也被点名制裁。这就说明共产的这家学问是违背人性和社会公德的。所以所有的生活在共产国家的人民始终是在反抗的。反抗就证明了人民是不接受的。不接受的的东西,人民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当人民不接受的东西,反而以权力的名义去迫害,杀戮、抢劫人民,人民就成为了不好惹的人民了。

反观第一个发明了金钱主义、暴政统治的基督教,在与世俗的权力结合后,造成了欧洲近千年的黑暗时期。欧洲人民拿起了两千五百年前在希腊产生的自由主义思潮为思想武器,一举摧垮了极权统治,迎来了文艺复兴时代至今。这就证明了能改变历史错误,推动历史前进的永远是人民。

西方的文化是神本之路,认为包括人在内的天下万物都是由神一手制造出来的。这倒也无关大局。因为人从哪里来,死后又到哪里去,始终是千万年来人民的不解之谜。随着科学的发展和倡明,总有找到答案的一天的。

但是在西方人普遍信神的情形下,他们仍然相信个人主义的思想,相信作为人应有的权力、自由和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博爱,于是民富国强的先进文明的国家大都出现在西方的国。所不同的是,中国的文化中神本的思想始终不能成为气候,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始终如一地走在人本的道路上,也就是以人为本,以民为本的人文文化之路。

三家学术思想承认天、神、人的意识。它把天、神、人归化为三位一体,认为包括人在内的天下万物的出现是无主宰,非自然,而是因缘的缘故,宇宙天地化生万物都是因缘所致。佛家的学说是三世因缘所致,而更为平等和严格的是,无论天、神、人,都将进入六道轮回的审判。也就是说,神、佛、上帝,以及宗教的教主们,都不能免除六道轮回这一关的。

中国人不迷信,但相信宇宙天地万物的规律。中国人把这个规律称作是“道”。 所以中国人相信的:“天无道则不运,国无道则不治,人无道则不立,万物无道则不生。” 因此而产生的中国人的豪言壮语是:“道与天通,命由我立。” 后来的佛家也提倡“造命在天,立命在人”。这就充分体现了中国文化的民本、人本的自主意志和自由追求的创造意识,丝毫没有任何的奴隶倾向的忍受,一切等待由神出面作主的迹象。这就又是我们民族的伟大之处。

其实我们每一位有志的中国人都想成为青史留名的伟人,但是我们又实在不够伟大。好在我们出生的民族伟大,熏陶着我们几千年的文化是伟大的。所以我们中国人是不会生活在野蛮、愚昧、陈旧的共匪暴力统治之下。看看包括习蠢货在内的七个老头子,和政治局的二十五个老东西,哪个不是拥有千亿万亿美元赃款的家伙?

近日再次曝光的巴拿马文件中的一千一百九十多万份的案件中,又包括了多少共匪转移财产和洗黑钱的案件?就连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和梁振英都榜上有名。三年前巴拿马文件仅公布出了一百多万个案件,习蠢货的家族就已经榜上有名。这次公布出一千一百多万个案件,以习蠢货为首的共匪转移到了海外的脏款也会有个大致的数字了。

口口声声喊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这帮共匪,干的都是一心一意贪污榨取人民的财产,然后送去外国变成它们的受到法律保护的私人财产,而留给中国人民的则是6.5亿到9亿之多的贫困人口。为了掩盖它们贪污抢劫的罪行,去年和今年又大张旗鼓地宣传,中国人民全面脱贫了,都生活在富裕的小康生活中了。并且把这个弥天大谎美化成是人间奇迹。也就是说,中国人民现在都活在人间奇迹之中。究竟是幸福?还是无以为生?感受最深的当然是广大的中国民众了。

西方哲学早就提到,“身为国家第一领导的帝王,如果缺乏聪明睿智的哲学基础,随便一念起因的差错,往往会导致万劫不复的结果。此乃是天经地义不易的法则。”

中国人也可以想一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上突然出现的所谓共产阵营,仅在四十多年后,就消失了。共产阵营的消失,并不是民主自由的国家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才被消灭的,而是生活在共产国家里的人民起来推翻的。在推翻了共产暴政后,这些国家的人民毫不优越地选择了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经过二、三十年的民主自由生活的人们,正在把自己的国家推向先进文明的方向,加入世界文明进步的大家庭。

马主义制定了人类必须经历的五种社会形式,其中包括了奴隶社会。世界上许多国家和民族确实经历过了奴隶社会的阶段,但时间都很短,推翻奴隶制度的人就是奴隶们。那里的的反抗和起义是无需任何理由的,因为没有人愿意被一个政权或一个人去奴役的。不被奴役就是每个自然人的天性之一。所幸的是中国的文化使中国免于走入奴隶社会,使我们这个民族的人民没有受到被奴役的苦难。

相反,中国文化始终提倡的是众生平等。用现代的话讲,就是人权和自由。古人说:“平等者道德之祖,清静之元,为玉革金莲之根本。做三光七宝之宗源,普济群生,偏拔梨树,人人愿吐于黄芽,个个不游于黑路。”

中国的圣贤毕竟就是圣贤,他们的一个观点,一句话,就足以改变中国社会的走向,使中国社会没有走入奴隶社会的黑路。共匪就是一群不学无术的土匪,当然也就谈不到有什么肤浅的文化了。它们宗奉马主义,且又照本宣科,就一定要中国的历史也经过奴隶社会,于是强行把周朝的前半部分的年代定为奴隶社会。

凡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知道,共匪曾开展过一个批林批孔的运动,批判孔夫子的大力提倡遵从周礼的主张,认为孔夫子是在搞奴隶制度的复辟。显然共匪的这场运动是以失败告终,因为中国人崇敬孔夫子,所以不能接受共匪对孔夫子的造谣和批判。在文革的那场铺天盖地而来的共匪红色恐怖的运动中,中国人民抵制批孔是中国民意的胜利。

其实也正是共匪前三十年的统治,使中国人民感受到了自己已经成为了意识上、思想上和行动上的奴隶。许多有识之士在文革后期就说过,中国人没有当奴隶的历史,共匪政权却把中国作为奴隶一样在奴役着。共匪当一次奴隶主,过了一把当奴隶主的瘾,也让中国人补上做奴隶的这一课。

现在中国人民仍然在做共匪的政治奴隶,共匪却把孔子学院办到了世界各地,打着万世师表的大旗,去对全世界宣传共匪的欺诈谎言和暴政的破烂货。久而久之,世界也看穿了共匪的把戏,纷纷关闭驱逐孔子学院。这固然是共匪的又一个大失败,同时令中国人痛心疾首的是,孔夫子的声誉被共匪沾污了。这就等于是提醒了所有的中国人,即使你不去反共,也千万不要与共匪有任何的来往,否则你的声誉连同祖上的声誉也都将被沾污。至少是要被影响的。

共匪的目的就是先去征服中国人民,然后去征服世界人民,使所有的人民都臣服于共匪。但是共匪永远不能征服自己的烦恼和痛苦,以及生前死后的悲哀。现时的习蠢货就是个现成的例子。整个的一副小人常戚戚的猥琐相。而圣贤则不同,他们首先是征服了自己之后,又有了替天下人负担起长期的烦恼和解除别人痛苦的勇气,所以他们的形象永远是坦荡荡的正人君子。

千古以来,真正尊重智识人士,并且惜才爱才的,始终是一般非智识的大多数民众。这几乎就是历史的定律。正是因为如此,共匪才把知识分子划为臭老九的敌对阶层,祸害知识人士从来不手软的原因。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共匪也似乎多少明白了一点 ”知识就是力量“ 的道理,所以大大小小的共匪突然都变成了大学毕业生,并且打出了硕士、博士的旗号去冒充斯文。

可惜它们不懂得“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是什么意思。于是小学文化程度的习蠢货也能打出两个博士学位的旗号。据说还当过几年的大学校长。这种事情也只有在共匪的谎言世界里才能出现。然而即便如此,习蠢货在民间的声誉和支持度又在哪里呢?它的党被国际社会定性为跨国犯罪团伙,那么它本人就是这个团伙的首犯。当然中国人民也不会把它看成是国家民族的英雄的。

尤其近三年多以来,它的一切所言所行,都遭到了中国人民的不满和痛恨。前不久瑞士银行公布了它在瑞士银行存有8亿美元的消息后,难道我们不该说它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窃国大盗吗?道家的观点是:人不能修行去提升自己就是倮虫。换句话说,这种人就不是人,完全可以被人们置之不理。佛家的观点就是更明确,鼓励一心向善的人去除恶。除掉恶人就是善心的表现。

近日有消息说,新疆也已经出现了仇杀的武装组织。一位向西方投诚的共匪江姓警官,揭露了共匪对维族人的灭绝行动是从2014年就开始了。成千上百的从各省调入新疆的警察采取扫荡式的方法,一个村一个村地抓走了所有的成年男女。每个人都在酷刑拷打下承认了共匪给他定下的罪行后,就被关进了各种名堂的监狱。在整个的扫荡抓人到关入监狱的全过程中,警察可以无需任何理由打死货枪杀维族人。在边远地区尚未被扫荡的维族的村镇,维族人已经组织了起来,拿起来从各种渠道进来的武器自我保护。同时攻击共匪的政府部门,包括共匪的军事和警察单位。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迫的是官,反抗的是民。官逼民反,是从古至今的惯例。最后胜利的永远是人民。

二零二一年十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