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先生铿锵有力一席话胜过许多解析中共的著述或长篇大论的智库文章。令中共恨得咬牙切齿又惧怕万分。使海内外各种反共力量受到鼓舞,使十多亿中国人能被解救除中共的奴役而增加对美国有所作为的厚望。

纵观中美关系史,毛泽东主动以乒乓外交示好,基辛格叩开中国大门,尼克松见了皇帝毛泽东后的一二十年间,新鲜感慢慢消失。此后的各届总统都认不透中共本质,推行绥靖政策使得中共终于做大,习近平时期称霸欲恶性膨胀威胁世界而造成的恶果年年堆积之时,川普团队入主白宫贸易战开打,才从根本上遏制了中共的狂妄嚣张。

在抗击并围堵中共的战略制定并实施方面,蓬卿和余茂春先生起了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

毫不夸张的说,当下乃至经后一两年内抗击中共的胜败不仅关乎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的命运,而且关乎全世界人的命运。理清美中新冷战前前后后轨迹看,西方政治领袖或智库的专家学者们没有一个提出过要使中共体制消失的战略思想。余先生是明确而又直白提出这一战略思想和目标的第一人。

使中共体制消失是历史使命,用余先生自己的话说就是,他的根在中国,他首先是一个自由人。民主制度使他释放良知,完成使命的强大动力源于十四亿中国人。能提供自由给中国人民,是履行作为一个人的责任,为此他会很幸福。余先生近日在《方菲访谈》中说这番话。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