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某一角度看,疫情推迟了中共垮台的时间,疫情让中共权贵资本集团发了横财,也给习集团将会对反习派和民间反共力量镇压作为借口,进行戒严或军事管制的演练。

极权专制暴政在对付反对派和民众造反的首选手段就是暴力镇压和派大量特务渗透。当前习近平面对三大敌人,国际上是美国和台湾。国内一是党内反习派,继《客观评价习近平》《公正评价习近平》后,近日网上又见檄文《祸国殃民的习近平必须下台》,同时还报出朱镕基的九条上书。这表明反习派虽不敢打出旗帜振臂高呼:结束一党专政实现宪政民主!但小动作还是不断。目的很明确就是阻止习近平连任,并重拾邓、江路线。

然而,反习派的误判在于,就算习下台重拾邓、江路线美国也不会再信任。三十年来美国已认清中共本质不会再上当。民主共和两党共识根本上看是冲着中共专制政权来的。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已是过去式。新定性是普世价值观与极权专制的世纪较量。但是,反习符合美国的战略,美国也会支持或扶持反习派。习集团也必然要镇压反对派。

其次民间反共力量也在发展壮大,民意从热烈拥护习反腐到渐渐淡化,发展为反共反习情绪高涨压倒拥共,惧共情绪。从铁链女案件;封城后遭受的痛苦进而群体性提诉求;俄乌战谴责普京;大翻译运动都证明中国民间民众这推干柴只等星火点燃!

习集团面对美国制裁力度加大,党内和民间反对力量攻势的加强,加之又想武统台湾,又想保住政权,动用手段上首选就是暴力镇压。宣佈戒严或宣佈战时管制就是必用手段。封城就是他们借疫情之名而行演练之实。

二零二二年三月三十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