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古今中外发生的大屠杀是不计其数的,但在数量、规模、残忍度等等方面远不及四川太屠杀。

四川古称“天府之国”,它的地域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四周高山峻岭,蜿蜒连绵,形成天然屏障。冬天,西北冷空气大量拒之山外,夏天东南台风也难破门而入。盆地辽阔,气候宜人,雨量充沛,土地肥沃。四川名字源于四条大川:长江、嘉陵江、岷江、大渡河,历来没有大的水灾,特别是战国时代秦国蜀郡太守,李冰主持修建都江堰后,岷江河水有序灌溉川西平原,农业旱涝保收。古人称“四川熟,天下足”,因此,四川发展很快。古代的发展,首先表现在人的发展,四川人口猛增,到了宋朝,人口发展到1300多万。

中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发展也很快,特别是忽必烈时代的蒙古族,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当时的骑兵是现代化的兵种,蒙古人英勇善战,疆土迅速扩大,西亚直到贝加尔湖,东南各少数民族士崩瓦解,风雨飘摇的南宋,奋起抗击蒙古族的进攻,与此同时,川人配合南宋军队,对蒙古军队进行空前激烈抵抗。公元1123年到1279年,南宋灭亡的57年间,令欧洲闻风丧胆的强大帝国曾经三次攻下成都。1231年,这批以屠城闻名的蒙古军队,在拖雷的引领下,攻掠四川,大肆屠杀成都居民。千年古城只落得城中遗骸达到惊人的140万具!最近有学者从宋史、元史和明史提供的数字统计,四川被蒙古人屠杀后,人口由1300万锐减到60万。最终南宋被蒙古灭亡。蒙古建立了版图辽阔的元朝。

其后,历经元、明两朝,人口发展,也未能灰复到宋朝水平。

蒙古族是元朝的统治民族,它对其他民族的统治是相当严酷的。为了蒙人的江山“永不变色”,开始,朝廷官吏非蒙古族莫属,地方官吏汉族人也很少,蒙族人数毕竟有限,到了基层更是捉襟见肘。蒙古人不得不以汉治汉,也得利用部分汉人为他支撑。汉人有的愿做忠实奴才,更多的是人在曹营心在汉,特别是各级官吏越来越腐败,对汉人的剥削也越来越残酷。民间传说,官吏收缴天下兵器,十户人共用一把菜刀,中国人的中秋节就是由此而来。汉人秘密组织决定八月十五夜晚,一起行动杀大子。当时没有通信工具,便在月饼中放个纸条,大家吃月饼时便得知杀大子指令,一夜杀了在基层统治岗位上的蒙古人。当然,事情决不会那么简单,那是经过朱元璋等人几十年的流血牺牲,才推翻了蒙人的统治,建立了明朝。

明朝初建,欣欣向荣,随着时间的推移,官吏腐败,加剧对民众的剥削压迫,老百姓又逼上绝境,最有名的是姚雪银写的《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运动,但比李自成更加凶残的是张献忠。四川民间传说很多,很多,到我祖母辈还在传说,张献忠,李胆大(自成)剿四川的故事。

故事一,张献忠从小跟随父亲贩卖大枣,一天来到内江市场,父亲顺手将毛驴栓在大富人家门前石牌枋上,兜售大枣,不久富人家丁冲了过来殴打父亲,父亲被打得遍鳞伤,还把卖大枣的钱全赔了进去,仇恨川人的种子深深埋进了少年张献忠脑海,他心里说,有朝一日,我要将川人斩尽杀绝。

故事二,不久张献忠父亲身亡,他只身流浪到峨眉山金顶,拜了武艺高强的老和尚彗禅为师,老和尚教会了他十八般武艺,他却贼心突起,偷窃金顶的金锭。一天早晨,太阳冉冉升起,照得斗大金锭闪闪发光。张献忠捏手捏脚,靠近金锭,双手刚触金锭,突然一声炸雷,吓得他倒退三步。一个青面獠牙金钢大神,抓住他衣领,提将起来,举刀欲砍,却又将他扔在地上,他赶快跪下求饶。金钢大神向他一瞥,一把宝刀哐当一声扔到他面前,只听金钢吼道:“要不是玉皇大地放你下凡剿灭四川,我一刀把你跺成肉泥!快去!明天午时三刻是你开刀时日!”张献忠抬头赶忙谢过金钢,却觉得一股寒风吹来,金钢大神飘然而去。

张献忠突然精神震奋,提着宝刀,跑回庙里向师傅说:“明天午时三刻是我开刀时间,请恩师回避”!

张献中忠蒙头大睡。老和尚东躲西藏,总觉得不妥,最后躲进山门左侧,一根空心大梧桐内,刚好站立一人。次日,张献忠醒来,提刀步出山门,日已偏西,正是午时三刻,东寻西找,未见一人。他走到梧桐树旁,大声说:“梧桐!我寻无他人,只好向你开刀了!”,手起刀落,哗啦一声,砍断梧桐,一颗人头滚了出来,定眼一看原来正是师傅,一对明亮眼珠,瞪视着他。张宪忠心想,恩师都杀得,还有啥人不能杀?张献忠下山号召农民,夺取江山,一呼百应,对稍有饭吃的农民也大开杀戒,对富人更是斩草除根。

有的士兵不忍心杀戮,逃离队伍,张献忠下令,不仅烧掉富人房屋,穷人房屋也烧,断绝士兵回家念头。青壮年妇女编入军队,老、弱、病、残或是杀掉,或是抛弃。张献中实为流寇,流寇过境后便成为无人区。1679年,清军攻陷重庆,张献忠的余部退往贵州,十多万军队消失在崇山峻岭,茫茫雾霭中。明朝四川户籍600万,最后剩9万人。

清朝初年,四川很多地方,包括川西平原都成为无人区。朝廷强迫湖广农民移民四川。政府在武汉远郊麻城设立移民中转站,集聚后一批一批沿江而上,到达成都再分配到各地垦荒。移民所到之处,千年粮田,巨树成林,坡地更是原始森林,土地要有尽有。川人原著极少,今天乐山周围还有少数原著后裔,大量川人皆为移民。我是移民12代,始祖来川仅300余年。

四川第三次大难发生在1959-1962年。大跃进开始后,农村实行公社化,“一碗一筷归农民”,其它全属公有。大兵团作战:大办钢铁、大修水利、大建公路,劳动力进了万人大兵团,农村只留下老、弱、病、残,庄稼该收,收不回来,该种,种不下去。全国大刮共产风、浮夸风,亩产稻谷高达13万斤,今天在各大图书馆都能找到当年《人民日报》有关报道。土地、山林、矿产等等都是公家的,谁都可以动用,乱采、乱伐、乱挖、乱建。

粮食多了怎么办,政府提倡吃饭不要钱,按月发工资。大办食堂,全到食堂吃饭,农民炊具上交炼钢铁。政府高征购,反瞒产、反私分,农民口粮挖掘一空。1960年大食堂断炊,农民回家开火,既无粮食,也无炊具,捶破泡菜坛,农民用半边坛子煮野莱、树皮。火柴凭票供应,回到钻木取火时代。

不许农民逃荒,只许关起门饿死。各地粮食满仓满廪,“深挖洞、广积粮、准备打仗!”开仓济民,权在中央。1960年饥荒高峰期,很多农村一片哀鸿,遍地殍尸。不能说饿死人,只能说患浮肿病死亡。我二娘家四口人,她和幺嫂全身浮肿,卧床不起,断粮四、五天。华宣哥深夜从屋后原自留地,搬回十几根红帽包谷,煮了连包谷心吃。他把包谷送到婆媳床前。二娘喃喃说:“饿死不吃偷来的东……。”话没说完咽了气。幺嫂已经昏迷,盹着双眼,不醒人事。婆媳俩同时饿死。

我远房大叔,一家八口,他是最后一个饿死的。队长三天不见他开门,撬开房冂,见他左腿吊在床边,右腿伸直,仰卧床上,两眼园睁,口里衔着一张角票。广西不少地方发生人吃人惨剧。李先念奉命调查河南信阳大饥荒状况,陶铸和王任重协助,“他们来到光山县时,看到的是一幅惨不忍睹的悲惨景象。村村断烟,处处有新坟,人人戴孝,户户哭声,房屋倒塌,遍地瓦砾,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有一个村,只剩下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婆婆和两个骨瘦如柴的孩子,全村数百人全死了”。(此文见松原日报《忆往昔周刊》2004,11月131  2期)

原四川省政协主席廖伯康回忆:李井泉任四川省委书记时,他任团四川省委书记、团中央委员。省委机密文件记载三年大机荒,全川饿死一千万人。灾年饿死人不足为奇,正常年大规模饿死农民,又不开仓济民,为什么?解密资料显示,大饥荒的1959年,中国出口粮食700万吨,全是出口苏联,一是购买核武原料和技术;二是偿还苏联抗美援朝军火“债款”。专家计算不出口粮食,不会饿死人。大饿荒时的气象资料,与1977年相似,1977年却没有饿死人。毛说是自然灾害,刘少奇在7000人大会上说,七分天灾,三分人祸。毛泽东不能容忍,刘少奇从此失宠。

1957年毛访问苏联时说:“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准备牺牲3亿中国人!”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说:“人口消灭一半,在中国历史上有好几次。”他在其他场合,多次说过不怕大批死人问题。从毛泽东生命观看,他是从来不惜平民生命的。

有人说,大饥荒饿死人不能说成大屠杀。愚以为大屠杀不一定动刀、动枪,纳粹用毒气洗澡池屠杀犹太人,也没有用刀枪,统治当局凡是致大批平民死亡者,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应视为大屠杀。

铁证如山,人命关天,历史是赖不了的!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