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國家安全白皮書》——蔡英文總統二〇一六“雙十”演講向歷史提交的報告(袁紅冰自主代撰)

【說明:未經授權,袁紅冰自主代撰,並建議蔡英文二〇一六年的“雙十”總統演講的主題,參考《臺灣國家安全白皮書》的內容,以期一掃執政百日國家意志和方向曖昧不明的陰晦之氣,力挽執政之頽勢,重新收拾離散之民心民意。】

一、引言:自由臺灣面臨避無可避的命運決戰

作為主權者,人民擁有不可剝奪的知情權;瞭解國家面臨的危機,構成知情權的核心政治內容。

作為國家元首,人民的第一公仆,總統的首要天職就在於洞察國家危機,並讓人民準確瞭解國家危機的內涵——向人民講出事實真相,是總統必須遵從的政治倫理。

自由臺灣面臨前所未有的國家危機,海峽對岸的強權正在把一次命運決戰強加於臺灣人民。臺灣人民天性良善,願以真情祈盼和平,但是,此次命運的決戰避無可避。

《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強權者的驕橫傲慢,將一個命運逼問置於自由臺灣之前:是繼續作一個主權事實獨立的國家存在,還是接受“九二共識”,進而“香港化”,最終淪為中共極權國家框架下的一個“行政特區”。

接受作中共管治下的“行政特區”的命運,臺灣民眾可以得到苟安和屬於政治奴隸的和平,同時將失去決定自己命運和臺灣前途的權利,失去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自由臺灣的國格;

選擇作具有國家主權尊嚴的國際法主體,臺灣人民就必須準備承受中共強權強加於臺灣命運的艱難,並為此付出一切必須付出的代價,最終戰勝命運的挑戰。

未來的歷史和臺灣的前途都在等待臺灣人民的回答。我,臺灣總統蔡英文相信,我的人民——臺灣人民的回答,一定會贏得世界的尊敬,因為,臺灣人民是信奉自由的族群。

基於對我的人民的信任,我將依據總統職責,義無反顧,維護臺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和臺灣前途的權利,維護臺灣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維護臺灣國家主權事實獨立的現狀。我願為履行上述職責鞠躬盡瘁,並以百死不悔的意志,引領臺灣人民迎接命運的決戰。

二、馬英九政府和國民黨留下的臺灣國家安全債務

我,和選擇我任總統的人民,同馬英九政府、國民黨之間的分歧,關乎自由臺灣的根本政治權益和國家安全。臺灣民主化之後國民黨的政策和馬英九政府執政八年的國策,將臺灣國運推向生死存亡的邊緣,臺灣國家危機勢若累卵。現擇其要者,概述如左。

(一)對於中共“先經濟統一,繼之以政治統一”的統戰謀臺戰略,國民黨和馬英九政府不僅毫無防範反制的意志,反而曲意逢迎,開門揖盜,極力配合,遂使臺灣經濟淪為中國經濟附庸的趨勢迅速發展;同時,臺灣開拓多元對外經貿關係的能力,也由於“投機中國大陸經濟”的意識成為時尚而大幅萎縮。

對外經貿關係多元化是一個國家經濟安全的基石,國民黨和馬英九政府則摧毀了臺灣經濟安全的基石。全面依賴中國的經濟政策,實質上成為馬英九政府幫助中共套在自由臺灣脖頸上的經濟絞索,從而爲中共強權利用經濟手段在政治上逼迫臺灣屈服創造條件。

當前中共通過操控“陸客”來臺人數企圖迫使臺灣接受“九二共識”,只是中共強權用政治鐵手擰緊經濟絞索的牛刀小試。臺灣必須作好準備,勇敢頑強地面對更加險惡的危機。因為,中共強權經濟逼迫的終極目標,是企圖讓臺灣人民交出獨立主權。

(二)馬英九執政八年,基本完成國民黨共產黨化的進程。絕大部分國民黨權貴家族和國民黨政府高級官員都從中共統戰策略中得到巨額,甚至超巨額財富——國民黨已經在個人經濟利益上與中共形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經濟利益的依附,必然導致政治意志的依附。馬英九國民黨政府實施的全部國策,都隨中共“先經濟統一,後政治統一”的謀臺戰略的節律起舞;以至於洪秀柱時期的國民黨竟然墮落到要與中共“一中同表”的程度。

國民黨共產黨化的直接社會危害性,表現爲中共權貴、國民黨權貴和依附於國共權貴、投機兩岸的紅頂奸商,已經形成盤根錯節的利益集團。這個利益集團與臺灣的國家利益完全衝突。

中共權貴、國民黨權貴和紅頂奸商,利用手中巨大的政治權力能量和金權的能量,沆瀣一氣,蛇鼠一窩,通過腐敗權力和骯髒金權之間的交易,肆無忌憚掏空臺灣社會財富。國民黨和馬英九中央執政八年,臺灣社會兩極分化,財富分配不公,勞工群體和其他弱勢群體追求幸福的權利受到忽視,年輕族群創業艱難,等一系列動搖臺灣國本的社會危機,相當程度上是中共權貴、國民黨權貴和紅頂奸商三位一體利益集團倒行逆施的結果。“兆豐案”所顯現的,只是這個官商一體的利益集團的冰山一角。

(三)國民黨共產黨化戕害臺灣國本的另一項政治效應,在於媚共恐共的意識風行國民黨官場和學界、商界。國民黨政府官員普遍醉生夢死於末日心態,文恬武嬉,對中共強權咄咄逼人的謀臺戰略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徹底放棄國家責任,一心只思利用手中權力爲刀叉,饕餮分食臺灣社會經濟利益,這“最後的晚餐”。

墮落的國家權力是邪惡至極的教唆犯;它教唆整個社會墮落。馬英九國民黨政府官員的政治墮落,導致國家迷失方向,社會喪失理想,年輕族群失去希望;乃至軍魂破碎,武備鬆弛,官兵皆生畏戰之心,少有為國決戰之志。

(四)“國民黨共產黨化”的更準確的表述,應當是“國民黨的共產黨附庸化,奴才化”。馬英九執政八年在內政上為虎作倀,推行有利於實現中共謀臺戰略的國策,在外交領域則借“外交休兵”之名,對中共強權壓縮臺灣國際生存空間的行為逆來順受,唾面自乾,基本放棄在國際社會彰顯臺灣獨立國格的努力。

時至今日,《中華民國》只能以“中華臺北”的“妾身不明”之名,蓬頭垢面,垂首縮頸,側身行走於國際社會。國民黨權貴和馬英九政府官員竟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自由臺灣的獨立國格實已面臨前所未有之危機。

國民黨馬英九執政中央八年,臺海和平的表相之下,自由臺灣維護國家主權獨立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能量在大出血——馬英九通過逢迎配合中共謀臺戰略,換取中共“恩賜”的和平;國民黨給臺灣留下的,是巨大的國家安全債務。這個債務,今天要由全體臺灣人民償還。

我,現任臺灣總統蔡英文,向歷史和人民講出上述事實,絕不是爲推諉責任,更不是指望國民黨承擔責任。國民黨,這個已經被歷史忽視的政治殘跡,根本沒有資格承擔屬於自由臺灣的國家責任,也不配再進入我的政治視野。

我說明國民黨馬英九政府留給臺灣國家安全的債務,只有一個目的:讓人民客觀真實地瞭解臺灣面臨的重大國家危機,並以此爲前提,承擔起總統對國家的全部責任,引導臺灣沖出危機的重圍——只有人民瞭解危機的真相,我要求人民共體時艱,共赴國難,才具備正當性。

三、威脅臺灣國家安全的危機策源地

當前世界上只有一個強權,動用其全部國家能量試圖否定自由臺灣事實獨立的國家主權;當前世界上只有一個強權,公開宣示要剝奪臺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和臺灣前途的權利;當前世界上只有一個強權,威脅不放棄使用武力改變自由臺灣國格事實獨立的現狀,並以一千餘枚對準臺灣的導彈,證明其威脅的真實性;當前世界上只有一個強權,要將其政治意志強加於自由臺灣,讓臺灣由事實獨立的國家淪為其統治下的一個行政特區;當前世界上只有一個強權,運用政治、經濟、外交、文化、軍事等所有國家手段,在全球範圍內壓縮自由臺灣國際生存空間,矮化自由臺灣國格,侮辱臺灣公民的國格尊嚴;

——這個強權就是中共一黨專制的極權主義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東海,臺灣和日本圍繞釣魚島、沖之島礁有明確的爭議;在南海,以太平島爲突出問題,臺灣同東南亞的一些國家存在一系列海洋利益的衝突;國際恐怖主義的威脅也一定程度影響臺灣的國家安全。但是,所有這些爭議、衝突和影響,都不會動搖自由臺灣的國本,都不構成對臺灣國家安全的根本性威脅。《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正在實施摧毀臺灣獨立國格戰略的強權。

國民黨馬英九政府執政八年,臺灣國門向試圖摧毀臺灣國本的中共強權赫然洞開;海峽兩岸經貿、文化交流的實質,既表述中共強權“從經濟統一到政治統一”的謀臺統戰戰略順利推進,又意味著臺灣維護國家主權事實獨立狀態的能量以怵目驚心的速度流失。“兩岸一家親”的和平夢囈中,自由臺灣的國家危機如火如荼。忠誠於臺灣的有識之士,莫不為之憂心如焚。

幸賴自由臺灣的民主政治給臺灣人民展現主權者的意志和權威的可能:二〇一六,人民運用選票,依法剝奪了國民黨執政的權力,馬英九政府實施八年的媚共賣臺的國策遂即嘎然而止,中共統戰謀臺的戰略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大挫敗;同時,自由臺灣的國家命運也因此來到一個新的歷史起點。

我,蔡英文,於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日就職臺灣總統。執政之初,我向中共強權釋出充分政治善意。作為對和平負有政治責任的臺灣總統,我希望以自由臺灣的善意化解海峽對岸的敵意;作為對臺灣國家安全負有最高責任的國家元首,我試圖通過善意表達,爲自由臺灣贏得戰略喘息期,使臺灣社會有時間醫治國民黨馬英九政府給國家安全造成的嚴重戕害,以固國本國體,以重振國運。

執政百日是一個檢討國策的時間節點。事實證明,委屈難以求全;真心的善意換來的是強權的絕情。中共強權把我關於兩岸關係的“不挑釁,無意外”的善意宣示,視為怯懦無勇,軟弱可欺。顯然,強權不會被善意感動,只會被堅硬的意志說服。

中共強權在我執政百日期間的所做所為,把一個基本事實置於臺灣人民面前:中共利用包括經濟手段在內的全部國家能量,向我領導的政府施壓,試圖逼迫自由臺灣的國策,回到國民黨馬英九執政時期的背叛和出賣臺灣根本政治利益的模式——中共強權要把一次關乎自由臺灣生死存亡的政治決戰強加於歷史。

面對嚴峻的逼迫,我首先應當向臺灣人民致歉:此前在兩岸關係上沒有明確宣示自由臺灣的國家意志和政治底線,只試圖用曖昧的表述和單純釋放善意感動中共強權;結果證明,此前我的善意只是緣木求魚,與虎謀皮,同時也在百日內使臺灣社會一定程度上由於失去明確的國家意志引導而陷於困惑,甚至混亂——這是總統決策的重大失誤。

不過,我已經認識到失誤,並決定糾正之。

作為對中共強權逼迫的回應,我必須告訴人民一個真相:當前世界上,中共強權是威脅自由臺灣根本國家安全的唯一策源地。同時,我也向全體忠誠於自由臺灣的人們發出召喚:放棄幻想,同仇敵愾,準備迎接一次國家政治命運的決戰。

爲避免任何人誤判自由臺灣的國家意志,我以國家元首的名義,向世界申明台灣人民的政治底線:

“我們可以放棄一切,但是,絶不放棄事實獨立的國家主權、絕不放棄決定自己命運和臺灣前途的權利,絕不放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我們從不謀求把我們的意志強加於別的國家和別的群體,但是,我們也絕不接受任何人將他們的意志強加於自由臺灣——這是我們的鐵血誓言。”

四、“統一”不是選項,“九二共識”必須拒絕

“統一”不是選項,“九二共識”必須拒絕——這是審視臺灣的國家安全和核心政治利益得出的結論。

中共謀臺戰略的終極目標在於“統一”臺灣;國民黨也隨中共政治節律起舞,將“統一”設定爲黨的政治追求。但是,中共的戰略目標和國民黨的政治追求,違背自由臺灣的國家核心政治利益。

用事實獨立的國家主權,衛護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臺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此一語概括了自由臺灣的核心國家政治利益。

獨立的國家主權,是衛護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之盾,是臺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權利的守護神。失去獨立的國家主權,自由臺灣就失去一切。

中共的“統一”戰略所要摧毀的,正是自由臺灣的核心國家政治利益。所謂“一國兩制”的實質,就是中共極權專制以中央政府的名義淩駕於自由臺灣之上,臺灣則喪失獨立的國格和主權,矮化爲中共極權管制下的“行政特區”。主權淪喪,導致下述必然後果:自由民主生活方式和臺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不復存在;臺灣人民也像中國十五億人民一樣,喪失屬於自由人的一切權利,淪為中共一黨專制下的政治奴隸。

真理如日,昭昭天地:中共謀臺的“統一”戰略戕害自由臺灣的核心國家政治利益,因而不能成為臺灣人民的選項。國民黨欲與中共極權終極統一的政策,實質是將臺灣主權和獨立國格拱手奉獻給中共的叛賣之策;國民黨的政治意志和政治存在,從根本上與自由臺灣的國家安全利益相衝突。

同時,臺灣人民應當清醒意識到,海峽兩岸根本不存在“統一”的政治基礎。

符合法的正義精神的統一,只應該是“自由人民的自願結合”。現在,中國實行中共一黨獨裁的專制制度,在這種制度之下,只有共產黨的黨意和官意,沒有民意,更談不到民意正常表達的空間。所以,完全不可能實現“自由人民的自願結合”的原則。

臺灣是自由民主國家,中國是極權專制國家。自由民主與極權專制不可能共存於同一個國家中;中共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政策,越來越像一個謊言。中共謀臺的“統一”戰略如果得逞,只能意味著極權對民主的征服,專制對自由的摧殘。

基於上述全部思考,我,蔡英文,以臺灣國家總統之名正式昭告世界:違背“自由人民的自願結合”原則的“統一”,絕不能成為自由臺灣的一個選項;任何強權都不要指望臺灣人民會屈服於假借“統一”之名對自由臺灣的侵略和征服。

“九二共識”是中共和國民黨達成的以“同一個中國”爲內涵的共識。從當代國際政治現實的角度審視,“一個中國”即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可見,“九二共識”實質上是中共的招降書和國民黨的投降書。因為,承認“九二共識”與否定自由臺灣主權事實獨立是同一回事,馬英九時期的國民黨爲遮政治之羞處,還假借“一中各表”的謊言欺騙臺灣人民;洪秀柱時期的國民黨則圖窮匕見,放棄“一中各表”的謊言,要真誠地與中共“一中同表”。

我,蔡英文,以維護自由臺灣主權爲總統最高天職,拒絕承認國共兩黨的“九二共識”。拒絕的理由一言以蔽之——承認“九二共識”就等於屈辱地簽訂了自由臺灣的主權賣身契。我相信,我的拒絕定然會得到臺灣人民的認同和支持,因為,人民不會讓他們選出的國家元首和自己的國家承受屈辱。

自由臺灣之所以必須拒絕國共兩黨的“九二共識”,還有更為直接的國家安全的理由。

承認“九二共識”的潛臺詞,就是承認海峽兩岸同屬中共強權主宰下的“一個中國”,即承認兩岸關係是國內關係,而不是國際關係。如此一來,當中共動用其全部國家能量對自由臺灣實施終極主權逼迫時,國際正義力量就難以找到支持自由臺灣的國際法理由;同時,臺灣與美國等自由民主國家事實存在的軍事同盟關係的政治基礎,也會受到嚴重戕害。

承認“九二共識”必然產生一個效應:自由臺灣自斷國際援助之路,自絕於事實存在的國際盟友。這也正是當前中共聯手國民黨逼迫臺灣新政府接受“九二共識”的重要政治陰謀之一。

我深知,維護國家主權的尊嚴常需要付出包括經濟利益在內的沉重代價——當前中共限縮陸客來台就是一個證明。我請求臺灣人民同我一起,共體時艱,承受所有必須承受的艱難,付出所有必須付出的代價。因為,我們絕對不可以做一件勢將侮辱祖先、遺羞子孫的事——爲一時的經濟利益而出賣國格尊嚴。

五、轉型正義:重鑄國魂軍魂,確立“臺灣命運共同體”意識

人無魂,是爲行屍走肉。國無魂,國本動搖,社會失去理想,人民失去方向,年輕世代找不到希望;軍無魂,國防名存實亡,主權得不到劍與盾的護衛,必陷於強權爲刀俎,“我為魚肉”的困境。

國民黨馬英九政權八年執政,對臺灣國家安全最深刻的戕害,正在於全面推行恐共媚共的國策,導致國魂湮滅,軍魂破碎。

我爲元首的新政府,將履行轉型正義的歷史使命。民主轉型的政治成果將因此得到轉型正義的精神成果的祝福和佑護。

系統清除威權專制在國家行政體制、司法體制、教育文化領域的殘跡,自是轉型正義的題中之義。不過,執政之要,首在提綱攜領。以轉型正義爲歷史契機,重鑄國魂軍魂,就是我的政府執政之總綱。

通過轉型正義,分清歷史是非,以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普世價值爲政治價值基礎,以文化多元爲精神價值基礎,重建自由臺灣的國家主體意識,進而一舉掃盪國共兩黨使臺灣主體意識蒙塵的“九二共識”留在臺灣社會中的意識形態陰影——這是重鑄國魂的核心內涵。國魂重鑄,軍魂必隨之複甦。

唯有重鑄壯麗的國魂,威武的軍魂,國家才能重新擁有生機蓬勃的發展願景,社會才能重新尋找到希望,民心民意才能凝聚成堅定而明確的國家意志。

唯有重鑄壯麗的國魂,威武的軍魂,自由臺灣才能自信燁燁如日,以獨立的國格,走向世界,並向國際社會要回屬於國際法主體的全部權利。

唯有重鑄壯麗的國魂,威武的軍魂,臺灣拓展經濟空間的進程,才能獲得克服艱難險阻的根本精神動力;把經濟進程看作純粹的財富範疇是錯誤的,因為,“人是追求意義的動物”,我相信臺灣的工商業界人士和全體從業者也是——“爲上帝積累財富”的箴言,使金錢得到高尚道德的加持;“爲臺灣祖國的主權安危而打拼經濟”的信念,會給臺灣經濟的發展注入蓬勃的精神動力。

國魂壯麗,才能得到國際社會尊敬的注目;軍魂威武,國格的尊嚴才會有立足之地。同時,成功確立“臺灣命運共同體”意識,乃是重鑄國魂軍魂的事業取得最終成功必備條件。

我重申,轉型正義在任何意義上都不意味著政治追殺。在分清歷史是非,撫平歷史傷痕,確立自由民主的價值基礎之上,爲實現社會和解創造條件;在對威權專制時期的罪錯進行公正審判和道德審視的基礎上,然後再展現寬恕的善意和美德——這是轉型正義基本的價值追求之一。

相當時間以來,“超越藍綠” 或者“藍綠和解”成為一種時髦的說辭。我對此的態度表述如左: “超越藍綠”或者“藍綠和解”,絕不意味著藍綠政治人物間的權力瓜分,利益均霑;權力乃神聖的公器,我恥於作權力分贓的事,經由轉型正義,清償台灣威權專制歷史命運中對於公理正義欠下的債務,進而形成“臺灣命運共同體”意識,這才是對“超越藍綠”應有的正確理解。

世界廣闊,國家林立,自由臺灣是你唯一能夠以自由人的資格安身立命的祖國;無論宗教信仰、政治觀念、財產狀況、教育程度、社會地位、族群血統、性別年齡有什麼不同,只要忠誠於自由臺灣的國格,你就能夠在臺灣祖國的懷抱中,得到幸福和安全,享受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這就是我對“臺灣命運共同體”意識的理解,並希望通過執政,使這種理解成為全體臺灣人民共同的信念,即“臺灣共識”。

六、全面深徹改革,奠定臺灣國家安全的基石

國民黨馬英九政府的政治遺產,是以主權危機爲核心的臺灣國家安全全面危機;中共強權正在把一次攸關臺灣國家主權生死存亡的命運決戰強加於自由臺灣。面對嚴峻的國家危機,自由臺灣必須實施全面深徹的改革,才可能殺出命運的重圍,救亡圖存,奠定臺灣國家安全的百年基石,贏得光榮的未來。

現將新政府誓將達到的改革原則目標公示如下,以使天下周知,以便全體臺灣公民監督。

(一)果斷採取政治、法律和行政措施,徹底清除馬英九執政時期形成的中共權貴、國民黨權貴和奸商惡賈“三位一體”利益集團對國家權力的操縱能力;從根本上解構權錢交易的體制性因素,創建公義為本、廉潔、高效的國家權力機制。

(二)沒有對外經貿關係的多元化,就沒有國家的經濟安全。因此,必須盡快扭轉馬英九執政時期臺灣經濟淪為中國經濟附庸的狀況。爲早日擺脫中共“以商逼政”戰略造成的經濟困境,必須付出一切必須付出的代價,作出一切必須作出的努力,採取包括爭取加入各種國際自由貿易體系和新南向政策在內的一切必須採取的措施,開拓對外經貿關係多元化的空間,從而重新奪回國家經濟安全的主動權。

在此過程中,政府對於受到經濟轉型影響的群體和個人,將給予充分的關注。“只要蔡英文領導的新政府還在,就不會讓任何群體和個人單獨面對經濟轉型的艱難;爲重建臺灣經濟安全的基礎而付出代價的群體和個人,只要自己不放棄成功實現經濟轉型的努力,政府就不會放棄你們。”——這是我,臺灣總統的莊嚴承諾。

(三)以系統清理威權專制時期不公不義的分配制度殘餘為先導,逐步建立健全體現分配正義的社會財富分配機制。是否有利於阻絕社會財富兩極分化惡性發展;是否有利於促進中產階級的發育,形成以強大的中產階級爲主體的社會結構;是否展現出對弱勢群體的人道主義關懷;是否有利於提升自由公平競爭的積極性——上述四項原則均衡考量的結論,就是確立分配正義的標凖。

(四)“司法公正是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此一語道盡司法改革在改革體系中的重要地位。從價值觀念、體系設置、人事調整三個角度,系統清除威權專制時期遺留的司法殘跡,讓臺灣司法體制回歸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普世價值,並在借鑒人類相關實踐經驗和全面考慮臺灣現實需要的前提下,對司法體制作出革命性改變,以符人民對於實現司法公正之期待。

(五)文化、教育兩個領域是國家軟實力的重要源泉。軟實力並不軟;缺失屬於自己的文化風格的國家,只能是“腦殘”之國,精神不健全之邦。因此,文化、教育的改革事關國運、國體;必須受到足夠重視。

文化、教育領域的改革,應當成為轉型正義不可或缺的內容。清理威權專制殘存的文化意識、教育理念,乃是改革的題中之要義。

借諸思想自由、創作自由、表達自由的機制,逐步形成以精神多元、文化寬容爲核心的價值;以臺灣的歷史和現實命運爲主要關切的文化體系,應當成為文化、教育改革的終極追求之一。

(六)對人類萬年歷史作縱橫觀,可以發現,沒有任何強權能夠強大到為所欲為的程度;相對弱小的國家仍然具有廣闊生存空間。之所以如此,相當程度上是基於一個鐵律。

這個鐵律可以表述如下:強權的天性在於侵略和征服,不過其侵略和征服會止步於一種基本的利害權衡——即使強權能夠滅絕相對弱小的國家,但是,只要相對弱小的國家的反抗,可以使強權遭受難以承受的損失,強權就會為了自身的生存利益而停止侵略和征服。

自由臺灣的國防改革必須掃盪國民黨散播的恐共媚共之風,通過重建威武之軍魂,找回軍隊的自信和衛國的天職意識。

同時,國防改革的目的絕不在於同任何國家進行軍備競賽,而是依據上述鐵律,著力發展可以給潛在侵略者造成不可承受的損失之不對稱戰力。

“有國無防,國將不國”——這是每一個臺灣公民都應當銘記在心的箴言。

(七)當前臺灣國家危機的核心,是事實獨立的主權受到嚴重威脅。外交事關國家主權,因此,必然成為改革的重點領域。

外交職能部門必須徹底改變馬英九執政時期,一遇中共強權即首鼠兩端,妥協退讓,甚至奴顏卑膝的外交風格;確立彰顯自由臺灣的國格尊嚴的外交意志;確立彰顯自由臺灣的國際法主體資格是外交職能部門之第一天職的信念。

爲破解中共強權在世界範圍內對自由臺灣國際生存空間全面圍堵,外交職能部門要積極開拓務實外交領域,擴大務實外交生存空間,有效強化臺灣在各種國際事務範疇內的存在感,同時,爲臺灣國際經貿關係多元化進程提供強大的外交能量支撐。

“臺灣是一個經濟、教育、科技和社會發育程度都名列前茅的自由民主國家,臺灣的存在爲當代人類文明作出不可取代的貢獻。國際社會卻屈從個別強權的意志,將臺灣拒於聯合國之外;臺灣不能使用自己的國名,只能使用‘中華臺北’一類屈辱的名稱參加諸多國際活動。以上現象是不公正的;出現這種不公正現象不是臺灣的恥辱,而是聯合各國的恥辱,國際社會的恥辱,當代人類文明的恥辱。”——通過全部外交活動宣導上述理念,讓這種理念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乃是外交職能部門必須承擔的國家責任。

“徒法不足以自行。”外交改革的重點之一,是對駐外國的各類外事單位進行全面整頓。要裁撤尸位素餐的庸員,更要裁撤配合中共強權謀臺戰略的人員,要把具備明確臺灣國家主體意識、強烈國家責任感和進取心的年輕英才,充實到各駐外國的外事部門。

我的執政團隊會根據上列各項改革所要達到的原則目標,設計具體實施方案。

改革是一個系統工程,各項改革之間必定有互相影響,互相激盪的效應。因此,改革的總體方案設計,應當促使各項改革之間形成總體協調性和正向合力;切忌 “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杜絕各項改革各行其事的現象。

此次全面而深徹的國家改革,事關自由臺灣的生死存亡,必須意志如山,雷厲風行;改革千頭萬緒,極其複雜,必須整體策划,謹慎籌思,謀定而後動——我們必須在雷厲風行和謀定後動之間,找到一個通向成功的平衡點。

全面深徹的改革是臺灣救亡圖存的唯一之路。我堅信改革必定成功,因為,自由臺灣不應當失敗,臺灣人民不會接受失敗。

七、臺灣國家安全的國際政治局勢評估

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與反制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這既是當前國際政治的主題,也是今後一個時期國際政治局勢發展變化的總體趨勢。

客觀局勢的逼迫下,世界各國終將分成反制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和附庸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兩個涇渭分明的國際陣營——對此必須有清醒而明確的預見,才能準確判斷臺灣的國家安全形勢。

基於上述國際政治的主題和發展變化的總體趨勢的作用,現在已經初步形成以美、印、澳、日爲核心,由諸多東南亞主要國家不同程度參與的事實聯盟,共同反制中共在泛東亞地區乃至印度洋區域的極權主義擴張。對於中共運用經濟、政治、文化、外交、軍事等方式推行極權主義擴張的戰略,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也產生警覺。

在當前國際政治主題框架內,中共以滅絕自由臺灣主權事實獨立狀態爲目標的謀臺戰略,構成其極權主義全球擴張戰略的重要一環;臺灣人民反抗中共謀臺戰略的意志,則使臺灣不言自明而又客觀必然地,成為世界範圍內反制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國家陣營的一員——必須特別強調,並非臺灣要與中國為敵,而是中共強權的主權逼迫,迫使臺灣不得不爲維護獨立的國格誓決生死。

自由臺灣作為一個主權事實獨立的國際法主體的存在,有利於世界的和平發展,有利於人類的自由事業,有利於國際社會反制當代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趨勢。自由臺灣的上述國際政治價值,使臺灣人民更加自信地向世界申明自由臺灣的國家主權權利。

自由臺灣所有國際活動的價值目的,都歸結爲維護臺灣國格的尊嚴,維護臺灣國家和人民的政治經濟利益。自由臺灣不是任何國家或者勢力的政治棋子;自由臺灣是具有獨立國家意志的國際法主體。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會棄臺以與中共妥協”之論,經過中共宣傳機構和國民黨政客學者的刻意渲染,再度甚囂塵上。渲染這種論調的人士,顯然試圖以此強化恐共媚共意識,瓦解臺灣人民維護主權的意志。

就此,我願明確宣示:美國不會“棄臺”——不是爲了臺灣,而是為了美國自己的利益,因為,臺灣作為一個主權事實獨立的國家存在,與美國的核心國家利益一致;自由臺灣視信守承諾爲美德,不會拋棄任何人,更不會背棄任何朋友,但是,也無懼任何背信棄義的行為——我們堅信世界不會背棄臺灣,因為,自由臺灣所表述的國家意志和存在價值,符合全人類的根本利益。

已經事實形成的反制中共強權全球擴張的國家聯盟,擁有遠強於中共強權的精神和物質能量。這表明,當前的國際政治形勢不利中共謀臺戰略,而有利於自由臺灣維持主權事實獨立現狀,有利於自由臺灣追求成為正常國家的努力。

自執政之日起,我領導的政府每時每刻都不得不面對中共強權以“九二共識”爲名實施的主權逼迫,其勢直似欲排山倒海。但是,我不能退縮,因為,自由臺灣拒絕作主權交易。

我預判:中共將動用包括凖軍事行動在內的幾乎全部國家能量,把一次命運決戰強加於自由臺灣;同時,在國際局勢的形格勢禁之下,只要臺灣人民顯示出衛護國家主權的堅如鐵石的意志,並充分作好決死戰的準備,中共遂行全面軍事入侵的機率不高。作出這樣的判斷,不是出於對中共強權的“善意”的信任,也不是低估中共強權的蠻橫,而是基於“形勢比人強”的信念——當前的國際政治形勢,強於中共的戰爭意志。

上述預判,構成我製定臺灣國家安全戰略的一個重要支點。

八、結語:自由臺灣的政治底線

此份報告結束之際,我必須再次重申自由臺灣的政治底線。原因在於,政治底線是國家政治意志的核心內涵,也是國家安全的最後防線。

付出一切必須付出的代價,作出一切必須作出的犧牲,維護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維護臺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和臺灣前途的權利,維護事實獨立的國家主權——這就是自由臺灣的政治底線。

任何踐踏這條政治底線的強權,必然受到臺灣兩千三百萬自由人的決死抗爭——自由臺灣已經將“不自由,毋寧死”的誓言,用雷電鐫刻在玉山之巔的巨岩之上,以昭日月。

有哲人把留給後代的遺產視為一個人生命意義的終極表述。作為臺灣總統,我的額骨上刻寫著一個祈願:

“願我能夠把一個正常國家,作為政治遺產,交託給下一代;願此後的臺灣人,能夠從這個正常國家,跨出走向國際社會的步伐。”

喪失尊嚴的生存,是對人的侮辱。不能成為正常國家,臺灣人就永遠不能獲得已經祈盼四百餘年的尊嚴——這是臺灣的宿命。既然如此,就讓我們把自由臺灣的國家理想,即“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作為我們活著的理由,並至死不渝。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