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建東:保護歷史遺址,反對景美人權園區改建

吳建東

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平反促進會會長

一、本會及二二八受難者遺族認為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人權園區新增建工程建物甚為巨大,恐對園區現有不義遺址全區景觀造成無法復原的全面改變,不符合文化部109年單位預算說明書上「促進轉型正義,以歷史記憶現地凍結式保存之歷史建築」之精神。1968年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及國防部軍法局從臺北市青島東路遷移過來後,整個園區即是一個當時政府建構的威權統治時期之軍法審判園區。本案的新建工程將破壞遺址現況,非既有建築現地凍結式保存。遺址重在保留歷史空間,忠於原貌原史觸景生情。當遺址巨幅改變,遺址將不復存在,不但違反歷史紀念的精神,未來也未能和國際接軌。

二、前國防部勤務指揮部汽車維修大隊建物是不義遺址的一部份:

1. 1957年,軍事司法學校成立,校址即為不義遺址範圍

2. 1967年,十年後,軍法學校併入政工幹部學校遷離

3.1968年,仁愛樓完工,警總軍法處、軍法處看守所及國防部軍法局所屬單位及看守所皆遷入此園區:西側為警總軍法處使用,東側為國防部軍法局使用。

4.1970年,國防部軍法局遷至今日國立臺灣大學管理學院原址,留下所屬法庭及看守所(後變為汽車維修大隊)。

三、本會認為如此重大且攸關歷史遺址之要案,應於北中南各召開多場大型公聽會(含線上直播),以聽取多方意見後再進行決策,怎可以限制每個團體至多5人之小型公聽會就倉促決議如此重大且重要的建設案?

四、依國家人權館提供之規劃說明文件,新建物為地上三層,主建物竟然高達 21.45公尺,再加建築造形更高達23.45米,堪稱蔡英文政府執政以來最豪華的辦公室建物。與其花費龐大的公帑興建破壞景美軍法審判園區歷史文化景觀的超高且佔地龐大的建物,為何不踏實地對於館內重要的仁愛樓(看守所)等歷史建物進行修復?再者,目前規劃要破壞歷史文化景觀的龐大建築預算是多少?未來開始興建後,工程預算是不是還要再繼續追加?

五、本園區地處偏僻,遊園人數甚少,這些數字人權館應每月公告於網站上。新規劃的博物館商店佔地甚大,請問過去該館出版品及其他商品的年收益有多少?未來每年的收益預估年成長率多少?常設展廳及特展廳皆高達六米不知道是要吊什麼?大的空間大而無當,人權館的員工編制不大,為什麼人均辦公面積需要這麼大?難道有了新建工程未來就能每年吸引幾十萬人、上百萬的參觀者來訪者嗎?未來新建物成為蚊子館的壓力極大,更易成為輿論攻擊的目標,人權館應慎思。

六、本會認同二二八遺族對本案的看法:「遺址其價值在於保存原貌,現在的主持人們,把價值著重於辦公的舒適。價值觀的遺失,就是把價值錯置。保留原始的肅殺氣氛,才是它的價值所在」。新建大樓不但無法加分甚至嚴重破壞歷史遺址,硬體設施是推廣人權的重點嗎?題材內容、資料本身的豐富性才是博物館永續經營的重點。105年文化部鄭麗君前部長表示,行政院已於當年10月底核定人權館籌備處提出的四年期中程計畫,將會挹注人權館籌備處共22億元預算。此計畫除景美與綠島兩園區的房舍修繕及博物館增設外,會將資源主要投入在史料整理及歷史研究、展示能量強化與教育推廣等工作。然館方這幾年「將資源主要投入在史料整理及歷史研究」的成效令人相當失望。老人快速凋零,史料的收集才是最急迫的事。保留舊遺址才能讓人民體會到原始的肅殺氣氛,園區應該把努力之重點放在能觸動民眾心弦、讓民眾感動的史料及軟體內容上,該館卻急著蓋大樓?事情未分輕重緩急,根本本末倒置畫錯重點。

七、蔡寬裕先生訪談錄《活著說出真相》一書中提及:鄭前部長建議擱置本案,目標是把人權館移到國立中正紀念堂內。本會全力支持本構想。本會在109年國際人權日面對層層壓迫的恐怖壓力下,對四大受難者團體所發出的問卷中,受訪者佔全部與會受難者及家屬約40%足具問卷代表性,四大受難者人權團體共同的結論中,高達95%的受訪者認為「應該立刻去除紀念蔣介石的中正紀念堂這個過去台灣受到威權壓迫最大的『威權象徵』轉型成為民主地標」。本會認為,把本案建置預算如鄭前部長的規劃移轉到中正紀念堂,正符合我們的要求,本會全力支持。

八、請該館參考曹欽榮顧問日前在《自由時報》上所發表的〈「自由廣場』》有想像力、創造力的轉型正義〉之文,將中正紀念堂轉型為國家人權博物館的構想。

九、蘇貞昌院長不贊成拆除中正紀念堂,表示應妥善運用。文化部李永得部長認為中正紀念堂轉型第一步就是要先拆掉蔣介石神話外衣,多面向呈現歷史真相。本會認為機不可失,務請館長、部長、行政院長及總統一起努力,讓台灣的正義轉型可以成功地讓國人、國際看見 !

十、1951年5月17日是首批政治受難者大規模地踏上火燒島的日子,今年517剛好是他們受難的七十周年。不論是以鐫刻或草率張貼在綠島人權紀念公園的受難者名單,竟逾10年未曾更新。陳俊宏館長上任至今未見有任何作為,而前輩們屢次叮嚀與建議,本會也一直愧對前輩的期望,去年在綠島園區陳館長也親口說要更新,然在上個月開會時陳館長卻表示綠島園區的名單多年不能更新,是因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尚未確定受難者名單?然經電詢該會後表示受難者名單屬人權館之權責;其後,本會再次詢問該館後,該會回電表示確實已得知手上名單有增加及更正的,但至今為何始終未能不進行綠島及景美的受難者名單更新作業?綠島紀念碑的名單到底使用輸出材料替代到幾時?到底還要拖延多久?本會認為該館的行為對已經去世及現已年邁的前輩欠缺交代。這些的急迫程度應該遠遠高於在國防部軍法局遺址上興建大樓來得更急迫不是嗎?本會希望該館給出一個紀念碑完成的時間表,請貴館務必加速並確實進行。

十一、爰此,本會認為《修增建工程暨全園區景觀與環境整合工程》規劃相當粗糙,不義遺址應就現況凍結保留,不應隨意改變遺址之現況,請館方慎重評估、從長謹慎研議。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