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世纪大骗局(二)——剩余价值是资本创造的,并不是工人创造的

剩余价值理论是马克思最叫板也是他最邪恶的理论,它颠覆了人们对劳动的认知,从鼓动抢劫到摧毁人类劳动创造,其祸害如不揭示,人类或毁于一旦。

我们人类起源于劳动,在此之前,人为了谋生,是和猴子一样,用肢体攀爬抓取获得食物。那个时候,人谋生的行为和猴子没有区别。

是什么使人和猴区别开来?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一致认为,是劳动,是使用工具获取生存物质的劳动。正是工具的使用,使人和动物分道扬镳。工具使人不再直接作用于对象,而是通过操纵工具,让对象相互作用加倍获得需要的物质。

工具改变了人类获取生存物质的方式,或者直接说创造了人,因为哲学家说是劳动创造了人。实际也是如此,劳动使人的思维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就是人走出猴群,和动物分道扬镳的第一步。

使用工具前,我们的祖先只能依靠四肢捕获食物,可以想象这有多么艰难并且还很危险。是什么促使我们祖先思想?造物主为何仅仅偏爱这群猿猴?不屈于艰难困苦必定是原因之一。

可以想见,艰难的徒手捕食偶尔也会有收获丰盛的时候,于是偶有闲暇的猿猴回忆历次成败的经历,他或许会想到石块,因为这是他每次捕猎时最顺手也往往有效的东西。他于是开动脑筋,一把石斧的轮廓渐渐在他的头脑中形成。他会立即动手去制作,因为他一想起使他成功的那一击,就会非常兴奋。但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要反复敲砸,反复失败,直到适用。

石斧当然不负期望,会使他比徒手捕获多出很多。因为运用工具与他之前徒手相比,是人与猴的区别。我们这里仅仅几句话就完成了猴到人的过程,当初我们祖先迈出这一步是何等艰辛,我们根本想象不到。

原始人最初制作石斧时也许并没有使用任何工具,但是,这是确凿无疑的劳动,因为它是超越动物本能,用思想指导具有曲折目的的活动,是在为以后的劳动提供条件。这个提供劳动条件的预先作为,就是过去劳动。也就是今天说的劳动资本。

从这之中我们清楚地看到,劳动实际是由两个十分明显的部分所组成,一个是现在劳动,一个是过去劳动。“现在劳动”是这位原始人操纵石斧获取所需的过程,“过去劳动”就是他手中操纵的这把石斧。没有这把石斧,或者说,没有工具,就没有劳动。在这里,“劳动”仅仅表现为这位原始人操纵石斧的简单行为,但它却包含了多少思想凝结,经历了多么漫长艰辛的猴到人的过程。就是在今天,现在劳动的一切成果,也仍然是过去劳动艰辛的付出、积累构成的劳动条件成就的。没有过去劳动,就没有现在劳动。或者说,没有过去劳动,劳动就不成立。

是什么促使我们祖先制作工具,并一发不可收拾,从此不再徒手辛劳。这显然是制作工具耗费的劳苦,能在运用工具的劳动中成倍获得补偿。基于这样的信念,我们的祖先就把获取生存所需分成了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制作工具,第二个部分是运用工具捕获食物。并且经验告诉他,捕获食物的劳动要想提高效率,就要在第一个部分多下功夫。原始的头脑中,清晰地明白成倍的收获都是来自于第一部分劳动付出的辛劳。这就是今天的政治经济学称为“剩余产品”的来源。显然,这第一把石斧,就是点燃人类物质文明火焰最初的火星。

人类有了工具后,物质创造力大大增强,人们渐渐有了富余,交换于是相应出现。

商品的出现,出乎意料地超越工具为人类带来了更加强大的创造力。商品生产方式使劳动过程的每一个细节都被商品分解。这其中,现在劳动与过去劳动的商品化分解,是人类劳动创造效率突变式的一大飞跃。它使人类由生物个体有限的创造力,与商品形式无限的过去劳动结合成无限强大的创造力,为人类文明开创了一切皆可能的物质和精神双重空间。

这个时候,过去劳动已被称为资本。我们来看看现在叫资本的这个过去劳动与现在劳动结合的真实状况。

作为劳动,或者说,要成为劳动,我们开头描述的我们祖先制作石斧的情形就会再现。只不过现在不是石斧,而是机器,制作石斧的第一部分劳动和操纵石斧的第二部分劳动也不再是同一个人,商品协作生产巨大的回报率使他们分离了。虽然越来越细微的商品分解使人们很难看出哪一个环节是终点,但每一个环节都包含着筹备工具和应用工具两个亘古不变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构成劳动必须的要件。并且,我们原始的祖先就已经完整总结的真理更加深入每一个劳动创造者的心灵,那就是,越希望现在劳动获得更多成果,就越要在过去劳动中多下功夫,即创造的剩余产品始终和投入的资本成指数增长,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定律从未失效。可见,过去劳动是人类物质文明的源泉。

这一切告诉我们,资本不仅创造了剩余产品,还使工人的劳动力价值大幅提升。商品化的过去劳动使众多的参与者无须再像最先拥有石斧者的邻居那样,只能眼巴巴看着石斧拥有者劳动,自己却艰难地徒手觅食还难以果腹。商品生产使人类的创造力充分调动起来,个体的不足不再妨碍自身特长的发挥。

显然,商品生产仍然和早期劳动一样,创造财富的第二部分现在劳动必须与创设劳动条件的第一部分过去劳动结合,才构成完整的,真正意义的劳动,缺少任何一个部分,劳动就不成立。并且,现在劳动的一切成就,完全取决于过去劳动的投入。

但是,马克思在他的“剩余价值理论”中胡说八道。他为了抢劫资本,把剩余产品称为剩余价值,把现在劳动说成是唯一的劳动体,把过去劳动从劳动中排除出去,说它对劳动产品的价值形成没有任何作用,挑唆从事现在劳动的工人,只需在生产中完成构成自己工资的产品生产,即所谓必要劳动,除此之外,就是资本家强迫工人为满足资本贪欲从事的剩余劳动,资本家就是从不断缩短工人必要劳动时间,延长剩余劳动时间来榨取剩余价值,剥削工人。这个弥天大谎欺骗了整个世界。马克思据此宣扬,资本的生产率越高,剥削越残酷,工人的处境越悲惨。他把人类物质文明发展依赖于过去劳动不断扩大投入,描述成资本对工人的剥削不断加剧。这个邪恶无耻的理论鼓动用极端暴力抢劫资本,消灭资本家,毁灭人类物质文明的根基和泉源。

 二零二一年三月一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