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节明:中共政权的寿数还有多少?

2019年,随着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力度的加码,海外异议人士一片乐观,许多人认为中共将在2020年垮台,而2020年初新冠在武汉的大爆发,更加深了这种乐观,认为中共垮台在即了,我心里不以为然,但为了鼓舞大家的斗志,也加入了“中共速垮”的大合唱团,但私下里,我早在2019年年末就对刘因全先生说:
中共2020年是肯定垮不了,因为没有任何要垮台的迹象,比如说政治改革、国内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等等,而特朗普的贸易战又不足以搞垮中共…

果不其然,新冠不仅没有冲垮中共,中共反而利用疫情,大幅加强了对社会的控制;2020年,特朗普的对华全面遏制政策,的确对中共威胁很大,但是中共通过联手以民主党为代表的美国“深层政府”,以大规模做票的手法,在2020大选中做掉了川普,把自己的利益共同体拜登送进了白宫,从而再次摆脱了内外危机,重新获得了有利的国际形势。


随着川普的失败,有些人就极度悲观了起来,认为中共国要象满清一样长久了!这是大错特错,因为除了没有清初相对封闭的国际环境之外,现今中共国有三大危机,是满清鸦片战争前没有的:

一是意识形态困境。共产主义行不通,由共产党领导资本主义和民族主义,名不正言不顺;习近平迄今走不出困境;

二,人口危机。三十年的强制计划生育,导致中国未富先老,恶性老龄化世界第一,年轻人口崩塌,中共国发展后劲已经丧失,经济地位被印度、越南取代不可避免;
2015年中国人口平均年龄已达37岁,远高于印度的26.7岁和越南的27.3岁,据人口学者易富贤估算,到中国人口平均年龄将达50岁,成为全世界最衰老的民族(没有之一)!
老龄化少子化的效应显现慢,但一旦显现,冲击力十分巨大,年轻人口崩塌正导致中国经济发展成本高涨而内需枯竭,房市、社保面临崩溃,严重威胁社会,对中共政权构成巨大的冲击。
对中共来说,头痛的是:化解少子化老龄化所需要的否定计生、奖励生育、降低养育成本等措施,又和其现行的维稳路线,及高房(物)价、“负福利”收割政策是相矛盾的,故中共2015年出台的放开二胎、企图强迫二胎等措施,收获的效果连杯水车薪都不如,中国出生率不升反降…
习近平虽然强势,面对人口危机却迄今无解。有人提出象招收归化球员(吸收外国足球人才,加入中国国籍,代表中国队比赛以获取好成绩的一种“锦标”突破手法,目前正在实行)那样,招收移民以应对老龄化少子化危机。
然而,大批量未经洗脑教育的移民,对共产党政权又意味着不可控的风险,这与招收数量很小的“归化球员”完全不是一回事。
可以说习近平现在正眼睁睁地看着人口危机的海啸袭来,迄今不知所措…中共能否度过它自己造成的人口危机?很成问题。

三,满清最高权力交接班有世袭制保障,中共最高权力交接迄今未形成制度,甚至连“规矩”都没形成,迄今仍是“布朗运动”,接班人在黑箱操作和系列的明争暗斗中产生:其优点是在明争暗斗中胜出的人不可能是白痴,总有两把刷子;其缺点是交接班的“布朗运动”,容易造成周期性的政治危机,给政权带来剧烈的震荡或严重的威胁:

如毛泽东死后,华国锋、汪东兴发动宫廷政变,颠覆了毛泽东传位于“四人帮”和毛远新的计划,导致邓小平复出,“党变修,国变色”;

八十年代中、后期,邓小平对指定的接班人胡耀邦、赵紫阳的“自由化倾向”不满,分别通过逼宫和一场军事政变(六四屠杀),废黜了胡、赵,另立江泽民,并隔代指定胡锦涛;这一次最高权力交接的大震荡,关闭了中国政治改革的大门,开启了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的大门;

2012年又逢中共最高权力交接,心有不甘且野心勃勃的薄熙来联手周永康,企图发动政变,杀掉习近平,夺取中共国最高权力,但因为海伍德谋杀案迫使心腹大员王立军出走美国领使馆,鬼使神差地令薄熙来一伙功亏一篑,锒铛入狱…

毛泽东死后,中共四次最高权力交接,唯有江泽民交班于胡锦涛,没有出现危机事件,但而今习近平已“定于一尊”,亲自指定接班人势所必然,这也意味着围绕最高权力交接班的周期性政治危机,将会重新加剧。

可以说,围绕最高权力交接的周期性政治危机,是中共的软肋,习近平能否修补这一软肋?难度很大。围绕最高权力交接,越共有党内民主(竞选)的制度保障,朝鲜劳动党有金家世袭的制度保障,中共迄今仍无序无统,这就相当危险。
从习近平的本性来说,他必然更倾向于朝鲜的金家世袭制,并炮制中国的习式“主体思想”,抛开马列,名正言顺地搞王朝的民族主义,解决接班人问题的同时,一举解决意识形态的困境。但是托邓小平、陈云“计划生育”的福,习近平没有儿子,只有女儿(私生子是不好接班的),这自然成了向朝鲜学习的一大障碍。
由此可断,今后中共垮就垮在因最高权力交接引发的政变上。


既然中共现在已有三大难以克服的危机,已成满清末年神态,那么是不是就象苏共那样过不了七十三,已经倒台在即呢?这也不可能,因为中苏的进程并不一样:

其一,苏联并没有中共国那种大规模、长时间的“改革开放”,赫鲁晓夫之后,一直到苏共灭亡的近三十年,苏联陷入停滞僵化;中共却在“六四”后通过与资本主义的全面结合,获得了新的生命力;

其二,苏联自“二战”后一直受到美国的严厉遏制;中共国却一直受到美国的帮扶,虽受到特朗普政府的短暂遏制,但很快就通过联手犹太财团,搞垮川普,扶起拜登,重新获得了有利的国际环境;
 
其三,苏联没有出现顽固派接连当权的局面。由于阴差阳错的原因,开明派赫鲁晓夫下台后,苏联强势的专政派领导人只有勃列日涅夫一人,勃列日涅夫死后,苏联最高层的年富力强且强势者,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都是政治改革派;而中共在邓小平死后,年富力强的江泽民、胡锦涛都是反政改的顽固派,习近平不仅强势超过邓小平,而且连邓小平的经济路线都要部分否定,习近平有如半个毛泽东。
也就是说,苏联只有一个勃列日涅夫,中共国则有两个勃列日涅夫(江泽民相当于勃氏叫开明的前期,胡锦涛相当于勃氏僵硬的后期),还有半个毛泽东——习近平。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民运异议人士许多人称习近平为“习猪头”,认为习是白痴弱智,这种严重轻敌的态度是非常荒谬的,试问:习近平是通过中共厚黑权力斗争上台的人,为了上台曾经骗倒了江泽民与曾庆红,他怎么可能是“猪头”呢?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习近平不仅弄权的智商不逊于江泽民、曾庆红,其心狠手辣还倍有过之,习近平不仅不是傻子,还是邓小平之后的又一政治强人,其强势远超江泽民、胡锦涛!

但是这一新强人完全是戈尔巴乔夫的反面,这就注定中共在习近平任上是不可能垮台的。


中共政权寿数还有多少?以苏联只有一个勃列日涅夫,中共国有两个勃氏和半个毛泽东来估算,中共国的寿命绝对超过苏联,中共的寿命至少比苏共长30年,中共红朝至少有蒙元的寿数——九十年。


曾节明 2021.3.9 微寒 凌晨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