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节明:为什么说多元化是亡国之道?——兼论选择居住国不是人权,而是被赠予的权利

多元化,包括文化(宗教信仰)的多元化,和民族、种族的多元化,也被西方塞进了“普世价值”当中。其实这世界上并没有一种生成就放之皆准的“普世价值”,“普世价值”来自于进步追求者的理想,当其中的一些理想成为大多数文明国家都认可的准则时,也就成了普世价值,如民主、法治、战争中不得杀害敌军战俘、不得杀害敌方医护人员、不得杀害敌国平民、不得设立酷刑和滥用死刑等原则,已经成为大多数文明国家接受的“普世价值”;

但是也有一些具有争议的理想条款,并没有获得广泛的认可,因而算不上“普世价值”,西方左派所鼓吹的“多元化”就是一例:
多元化不仅遭到中共和俄罗斯拒绝,也遭到许多西方国家拒行,例如,具有种族洁癖的日本、韩国、以色列都坚决拒绝种族多元化,基本不接受移民和难民,好些加入欧盟的东欧、中欧国家,都抵制多元化,如波兰、捷克、匈牙利,都强烈抵制接收难民,理由都是:本国是传统民族国家,不是移民国家!


为什么抵制多元化的不仅是专制国家,这么多民主国家也抵制多元化?原因就在西方左派故意遮讳的一个事实,即多元化会破坏维持国家的纽带,最终会导致一个国家的灭亡。

维持一个国家的理想纽带是:同一个民族、同一片国土、同一种语言或文字、同一个宗教、同一种社会制度,这是最理想的状态,这样的国家,如以色列、日本、韩国、泰国…是非常稳固的,而大部分的传统民族国家,如中、俄和东欧、中欧各传统民族国家,有一个占多数的主体民族,这样的国家也是相对稳固的。
但是实行多元化的帝国和移民国家却不在此列:多元化的帝国,如英帝国与罗马帝国,由于征服了很多民族,以致于帝国的本民族,反而成为帝国的少数民族,这样的国家就不可能以民族、文化、宗教为纽带,而必须以语言(如英语、拉丁语)和帝国的制度为纽带;

象美国和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样的移民国家,由于种、族混杂,不可能以民族、文化、宗教为纽带,而必须以语言(如英语、拉丁语)和价值观为纽带。

而左派所主张的多元化,对以上两种国家的维持,都是巨大的破坏:
事实证明,传统民族国家一旦引入异族,尤其是异质文化民族(如犹太人进入基督教国家、穆斯林民族进入非穆斯林国家),势必造成严重的种族、文化冲突,使得一块本来没有民族问题的土地,变成民族冲突的热土。
中国历史上蒙、满征服造成中国西部穆斯林的兴起和大规模屠杀汉人的“回乱”,英国往巴勒斯坦输入犹太人、往缅甸输入罗兴亚穆斯林,造成了两个地区绵延至今的种族冲突。
同样,二战后大批接收了穆斯林移民的西欧和北欧,也成为种、族冲突的新热土。

和犹太教一样,伊斯兰教和价值核心和暴力排他性质,令穆斯林移民不可能认同非穆斯林传统的所在国:穆斯林少数民族在中国居住了上千年,仍对中国没有认同感——仍一有机会就谋建“XX伊斯兰国”,掀起屠汉狂潮…就是例子;欧洲的穆斯林当然也不可能认同基督教传统的欧洲所在国。

左派所主张的多元化,等于鼓励这种不认同,等于鼓励异质的文化保持异质,拒绝归化所在国,等于主张敞开大门,引进更多的异质文化移民(奥巴马曾经这么做,乔拜登正在这么做),这不是自取灭亡是什么呢?

西罗马帝国为何在民族大迁徙中崩溃?就是因为没有罗马文化的野蛮人——日耳曼各部族,在匈奴人入侵的逼迫下,如狂潮般地涌入西罗马帝国境内,而帝国根本没有能力同化这么多异族的结果。
以美国民主党为典型代表,西方左派竭力推行的多元化政策,就是一方面鼓励异质民族拒绝归化和认同所在国,一方面敞开国门,大批量地引进更多的异质民族,这不是搞死美国吗?

说到这里,总有人说:引进移民怎么不好?没有19世纪的“移民大时代”,美国能够崛起为世界首强吗?
但请看看:南北战争后至一战前,蜂拥而入美国的移民,绝大部分是信奉基督教的欧洲人和俄罗斯人,他们是异质文明的移民吗?他们归化美国的障碍,与亚洲人、非洲人、穆斯林归化美国同样吗?
彼一时此一时,当年适用的多元化,现在不适用,原因即在此。


请看看民主党所狂推的新历史观吧,处处否定美国的历史成就,居然否定美国先贤国父们的伟大创举,把美国建国的功绩归功于黑奴,恨不得把整部美国建国史说成是一部亏欠黑人的罪恶史…这样的“政治正确”的价值观,无疑在鼓励移民理直气壮地不认同美国!本来,象美国这样多种族混居的移民大国,因为缺乏民族、文化纽带,爱国主义这根纽带,就变得尤为重要的,但左派却要斩断美国的命根子!

现在以美国民主党为代表的左派是三管齐下,毁灭美国的效率高得出奇:
一面力推“平等法案”,鼓励搞乱人伦、紊乱性别意识、鼓励同性恋、性变态、鼓励未成年人对父母的叛逆、鼓吹原子化自由放纵…总之是推动主流社会家庭解构;
一面炮制政治正确伪史,诋毁美国传统价值观,纵容移民不爱美国;
一面竭力鼓吹多元化,敞开大门,引进更多的异质文化移民。

由于美国没有维系国家的民族、宗教、文化纽带,因而语言和价值观的纽带就尤为重要;但比共产党还要反传统的美国民主党,不仅诋毁美国传统价值观,还要破坏语言这最后的纽带,莫名其妙地把西班牙语列为与英语并列的官方用语,人为地造成西班牙语系移民(拉美移民)的趾高气扬,笔者在卡车驾校的课堂上,就亲眼目睹了几个西班牙语系移民,怒怼教师,拒说英语,并差点和另外几个英语系的白人和黑人打起来的一幕,西班牙语系移民拒说英语的理由正是:西班牙语也是美国的官方语言,老子凭什么说不得西班牙语,一定要说英语!?

美国左派人为地在美国的土地上造出一个西班牙语系和英语系文化冲突的新问题。


美国既已病情危重,欧洲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美国现有的穆斯林比重只有2%,法国、荷兰、瑞典三国的穆斯林人口比例均已超过8%,英国、德国则双双超过了6%,其中法国穆斯林占到总人口的8.8%,由于法国穆斯林的生育率达3.6,远高于法国非穆斯林的1.6,因此穆斯林年轻人口比例飙升,而非穆斯林人口则日渐萎缩,现在25岁以下的法国穆斯林已占同龄的27%,以此种速度,2050年之前法国将成为一个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
这就是法国国会穆斯林议员侯赛因.乌玛尔提案法国改名“法兰西斯坦”并实施伊斯兰教法的底气。

而一旦法国变成穆斯林国家之日,就是法国最彻底的灭亡之时,此后的法兰西斯坦就是一个与我们熟知的法国不相干的一个国家了,就象阿拉伯征服后,伊斯兰化的埃及,与法老时代的古埃及完全不相干一样。

不客气地说,如果不采取果断的措施保卫本国的文化,法国、荷兰、瑞典将成为第一批灭亡的欧洲国家。


说到这里,总有人质问:难道选择居住国不是人权吗?你难道连人权都要反吗?

选择居住国当然不是人权,虽然作为一国公民,你在本国选择居住地固然是人权,但选择本国之外的居住地,就不属人权范畴。因为就和绿卡(居留权)一样,你选择居住国也是一项被赠予的权利,不是与生俱来的,人家给你你才有。试问:如果你不是某国的民族、更不是某国的公民,人家凭什么要给你往人家国家入住的权利,欠了你的不成?

虽然“政治正确”挂帅的左派遮遮掩掩,但事实就是:国界是战争的结果,而不是腐儒杜甫吟唱的“列国自有疆”,任何一国的国土,都是该国先辈国民以鲜血甚至人头换来的生存空间,难道人家以以鲜血甚至人头换来土地,不优先留给自己子孙,反而应优先献给你这个对本国建国无尺寸之功的外邦人的后代不成?

就中国来说,难道当年屠雎、班固、陈汤、马援、李靖等大批汉族将领和军人们流血奋战开疆拓土,是为了日后让“五十五个少数民族”在中国的土地上享有高于汉族一头的地位么?

即便是美国,当年美国的先贤国父与民兵,与英国人浴血相博,难道是为了给一群敌视基督教、敌视美国价值观的异质民族打拼生存空间么?

可见,西方左派所鼓吹选择居住国的天赋人权,即使在理论上也是站不住脚的。


不客气的说,如果美国右派没有魄力和智慧制止左派所推行的“多元化”,那么中共还没垮台,美国倒先行覆灭,此绝非危言耸听!


曾节明 2021.3.1 雪融风寒凌晨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