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节明:为什么会有种族歧视?华人在美国如何减少被歧视?

只要存在种族混居,种族歧视就不可避免,这是西方左派始终无法面对的一个事实,因为这个事实有悖于他们的“政治正确”。
为什么只要存在种族混居,种族歧视就不可避免?因为不同种族之间的习性差异客观存在,有的差异还相当大;这些客观存在的习性差异,决定了不同的种族一旦混居,会相互看不顺眼,容易滋生磕绊甚至冲突。
这种不同种族之间互相看不顺眼,就是种族歧视。由于在美国和西方世界,白人是强势种族,因此白人对黑人和黄种人的歧视,就容易给受歧视的一方造成伤害;但这并不意味着黄种人和黑人对白人就没有歧视;也并不意味着黄种人和黑人之间没有种族歧视——据我所知,许多华人对黑人的歧视,比白人对黑人的歧视更加赤裸,尤其是大陆华人。

胡平等美粉说:美国已经不存在种族歧视了!美国制度性的种族歧视的确已经不存在了,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个人的种族歧视仍然无所不在,有的人还相当严重。今天美国的种族歧视有一个特点,就是由于黑人的资历、反抗、及对美国的贡献,今天美国白人对黑人歧视已经不那么赤裸了,但美国白人对更为弱势的亚裔歧视,则比对黑人的歧视赤裸和张狂得多。


在种族歧视当中,优越的一方容易歧视不优越的一方,而不优越的一方对优越一方的歧视,则往往夹杂着嫉恨的成份。
由于白种人对黑种人整体上据有明显的智力上和美观上的巨大优势,因此白人对黑人的歧视是非常普遍而且根深蒂固的;
由于白种人(尤其是英、德、北欧裔白种人)整体上对黄种人拥有美观上的巨大优势,以及某些智力方面的相对优势(如管理、机械),因此白种人整体上对黄种人的歧视也是非常普遍而且深刻的。

值得一提的是,华人的某些传统陋习,加深了白人对华人的歧视。其典型就是以扁颅为美的陋习传统:
受满人陋习的长期影响,大陆华人,尤其是北京和大陆东北华人,有故意让新生婴儿睡硬枕头,以把头骨睡扁的传统,并以扁颅为美。
华人的这种以扁头为美的陋习,就如同过去以缠足女人的小脚为美的陋习一样,是典型的以丑为美的陋习。

这种以丑为美的陋习,等于是放大了黄种人的外观缺陷。因为众所周知,黄种人相比白种人,鼻梁较低、眼窝较浅、颧骨较高、脸型较宽,天生是欠缺立体美感的,若再把头睡扁,弄个又瘪又薄的侧面,无疑雪上加霜,等于大幅放大了黄种人缺乏立体感的外观丑。严重缺乏立体美感,这在特别注重立体美的西方白人眼中,是不折不扣的丑八怪特征。
华人中众多的扁脑壳,明明是陋习后天造成的,但是西方白人有几个知道华人的此种陋习的?普遍认为华人天生就是丑陋的扁脑壳——甚至认为华人天生就是丑陋的怪胎,并因为华人外观的特别丑陋,对华人更加鄙视。

然而许多华人到了海外仍然浑然不觉,乐此不疲,把给自己后代睡扁头的陋习带到海外来,甚至把此陋习当成国粹来坚持,稀里糊涂地把满人的陋习当汉族的传统来发扬光大,这就更加深了主流白人对华人的歧视。
所以现在美国其他族裔对华人的蔑称,除了“ching chuang”之外,还有个“flat head(扁脑壳)”;而“flat head(扁脑壳)”在一百多年前,本来是美国白人对印第安人的蔑称,因为北美一些印第安部族,又把奴隶后代头骨睡扁的陋习。

不能不承认,华人这种把新生婴儿脑袋睡扁的陋习,是一项严重损害到民族形象的丢人现眼的奇葩陋习,一定要改掉不可!
诚然,以扁颅为美的陋习,也不是华人的专利,它在土耳其、南斯拉夫、波兰以及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朝鲜、韩国、越南,也一定程度地存在;由此也不能不承认日本民族全世界无与伦比的鉴别力,它学习和接受的都是中国文化的精华,对于中国文化中的糟粕:阉人(太监)制度、官本位科举制度、妇女缠足、燃放鞭炮、满人的以扁颅为美…它一样都不接受。


由于美国是种族混居的国度,这一状况是不可改变的,因此,美国的华人只能谋求减少种族歧视,而不可能求来种族歧视的消失。
由以上所述可知,华人在美国要减少被歧视,就得摈弃陋习,改善自己的外观形象;
其二就必须自己抱团,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武装自卫,并且团结日裔和韩裔共同维权,遭遇侵害须果断报警,决不能忍气吞声以求息事宁人,事实一再证明:面对侵害忍气吞声,不仅无法息事宁人,反而助长歧视者的嚣张气焰。

由于种族歧视是由种族混居引发,所以如何减少被歧视,一个非常简单易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
牢记祖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教诲,对不同的族裔保持距离,而不要有事没事地望白人或其他族裔跟前凑,这样,就可以大大地减少被歧视的风险,少生出许多是非。
古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圣经》也主张“各从其类”,因为习性相近能够减少是非和冲突。日本红灯区的爽身业为什么不接待外国人?就是因为接待外国人因语言、文化隔阂,易生是非。

而许多从中国大陆新来美国的华人,抱着对华人同类强烈的逆向歧视,怀有对美国白人天真的想当然,一个个如见了阔人的哈巴狗一样摇头摆尾,望白人跟前凑,迫不及待地住进白人社区,把子女送进白人学校,结果是无一例外地“吃不了兜着走”,子女也被白人学校的潜规则和大如山的种族压力,压成了怪异性格,甚至压成自闭症、抑郁症患者。
某“民运理论家”煞费苦心地把自己儿子塞进种族主义和潜规则水深浪阔的哈佛大学,结果收获了自闭症的硕果,因为心理问题,其子毕业后迄今无法工作,还得与他同住政府楼公寓啃老。

华人的子女,应该送进种族混杂的学校为上,华人呆在种族混杂的地方,要比呆在高比例白人区所受的伤害小得多。


曾节明 2021.3.29 清冷夜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