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体制内邓共势力和体制外反对派都在骂习近平开历史倒车,但很少人想到:习近平的统治,是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路线的必然结果。

而且,习近平本人就是僵贼泯扶上来的接班人。没有贼泯同志的大力扶持,习正恩同志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入主中烂海的。

因为以邓、江、胡为代表的邓共路线,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线,邓共路线带来的空前社会危机和经济危机,必然导致习近平式倒行逆施,以之来维护共产党政权的生存。

那为什么邓共的路线不会导向宪政民主呢?因为邓共“经济搞活,政治搞死”的专制基因导致了和平演变的不可能——邓小平在1989年的选择证明了这一点;而且和平演变至少需要有越共式的党内民主,但邓共却容不得党内民主;于是,邓共路线的尽头,必然只有习近平式的复辟——对毛式政治经济制度的复辟。

绝不放松一党专制的前提下,邓共的绝活就是计划生育+半吊子市场经济(即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一胎化”计生可以最大化地解放中国屁民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快速的经济发展,这就是江胡时期暂时腾飞的秘诀所在;但以“一胎化”为标志的邓计生,也最大化地摧毁了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因为它对中国的人口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它带来的年轻人口雪崩和男女性别比例严重失调,导致中国未富先老,社会严重扭曲:中国大陆教育和婚姻的极端扭曲,都可以在邓计生中找到根源。

当年邓小平一伙把70年代末中国的贫穷落后甩锅给中国人的生殖器,呼喊:中国人生得太多了!中国人口太多!四十年来对中国民众造成了巨大的误导,其谬种流传,甚至许多异议人士都未能免俗,但事实却是:1980年邓计生全面推行之前,中国大陆平均生育率只有3.01,大低于同期世界平均总和生育(3.85),更远远低于同期发展中国家平均总和生育率(5.24)(《中国统计年鉴》);

邓小平一伙借此批判毛共放纵了中国人“生得太多”,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密集劳动力产业是包括日韩台新加坡、香港在内的后发国家腾飞的必经之路,邓共“改开”的暂时腾飞,全靠毛泽东时代出生的充沛年轻人口(六零后、七零后),随着六零后、七零后的老化,和邓计生效应的全面浮现——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的呈几何级数减少,邓小平路线迅速山穷水尽:人口红利丧失、成本高涨、外资撤逃…邓路线路尽不可避免,而习近平的借助新冠疫情的复辟,只不过以一种人为可控的方式,提前离开了邓路线而已。

托邓计生的“福”,未富先老的今日中共国,对外资犹如“破鞋”,毫无吸引力,而外资纷纷转向人口更年轻、劳力更充沛的越南、印度、拉美等国;中国的共产党体制和未富状态,又不可能吸引移民;在这种情况下,复辟计划经济,自然成为中共保政权的不二法门。

因为邓路线已经走不通,所以中共无论换了谁,只要是明白人,都会重抄计划经济的这一共产党法宝。薄熙来要是政变成功,也不会例外。

为什么今天的情况下,只有计划经济才能保住共产党政权?因为计划经济不仅意味着对经济的控制,而且意味着对社会的全面控制:

在邓共造成的恶性老龄化社保乃至社会的崩溃危机、制造业危机、房地产泡沫危机及其引发的金融危机的威胁下,经济上较为宽松的邓式的专制权贵资本主义社会,不足以化解经济社会危机对政权的冲击,只有重启计划经济,以人为的普遍短缺,化解局部坍塌引发的社会崩溃危险,才能够维系共产党的统治——不管是1949年还是任何时候,单纯的经济危机之所以不可能击倒任何一个共产党政权,秘密就在这里。

例如,邓共式的社会对付不了“躺平主义”,因为在一个以私有制为主的社会里,行政力量无法摆平消极抵抗,因大多数屁民的饭票无法直接掌握,但如果换做离开了“公家”就很难生存的计划经济社会,“躺平”就“躺不平”了,因为作为“公家”的螺丝钉,你的饭票直接抓在党手里,你的一切都由党妈来“计划”,当然包括结婚和生娃,真正是“当叫干啥就干啥”,连“躺平”的机会都不会有。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面对中共强行的“公私合营”,上海资本家一度以“躺平”抵抗,民营公司、工厂纷纷关门歇业,导致大量的失业人口,上海滩的老板们企图通过街头的“失业大军”,向共产党政权施压,逼迫“人民政权”让步,这一招当年他们对付国民党就很有效;
  哪里知道陈毅大笔一挥,迅速成立一批国营农场,把上海的失业大军全部“解放”成国营农场职工,等着看共产党笑话的上海滩大亨和老板们,这才傻了眼,发觉需要跳楼的不是共产党,而是他们自己…

今天中共制服“躺平主义”,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提高生育率,以挽救高危的老龄化危机:既然邓小平一伙可以通过强制结扎引产,计划少生;习近平一伙当然可以通过复辟计划经济来计划多生,中共也只有这一条救亡(救共产党的亡)之路了。

由于邓共带来的危机不断加深,习共正加速复辟计划经济:

除了供销社全面恢复,以控制物价之外;普通大学职业技术学校化、大学生捆绑国企实习、大学毕业生重现“国家定向分配”趋势、打击课外补课——削减教师待遇为教师分流、转岗作准备…等等措施,其实质都是以计划控制手段,防止过份扭曲导致社会崩溃的措施。

它的后果是什么?说出来反对派难免失望——就是中国社会全面返贫,但中共政权度过危机。我已经多次说过,共产党政权要崩溃,一定是政治危机,而不是经济危机。但足以亡共的政治危机,习近平任上发生的机率微乎其微。

作为反对派人士,其实我倒是希望邓共余孽(如胡面瘫、“第五代接班人”胡蠢华之流)取代习近平重新上台,这样中国社会全面失控、中共垮台的那一天会更快到来,但着怎么可能呢?


曾节明 2021.7.24 大风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