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大陆教育和婚姻为什么前所未有的扭曲,归咎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如汗牛充栋,但鲜有人看到:

今天中国教育和婚姻的严重扭曲,是现实生存条件影响下的直接产物,与中国传统文化其实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显而易见的证据就是:中国哪朝那代的教育和婚姻象今天这样扭曲?难道今天中国传统文化文化的影响力前所未有的大吗?比历朝历代都大吗?

可见,将今天中国之扭曲归咎于传统文化,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几乎没有人看到:以天价“学区房”、课外辅导班空前泛滥成灾、及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病态沉重为标志的中国教育扭曲,是由学校和教师的生存需求造成的:

三十多年的邓计生,造成了中国的年轻人口雪崩,中国七零后比六零后有所减少,八零后比七零后,九零后比八零后,零零后比九零后,一零后比零零后均是呈几何级数减少,这就导致中国教师过剩的危机越来越严重,面对日益萎缩的学生生源,教师和学校唯有不断给学生“加负”(补课),才能维持教师和学校的收入。

许多人不理解此种因果关系,他们以为中国公立学校教师收入由财政拨款,怎么会受学生减少的影响呢?这是不了解中国的国情:

中国公立学校教师与电视台等事业单位员工一样,其工资分财政工资和绩效工资两块,稳定的那一块是财政工资,江泽民时期只有区区几百元,而大头是“绩效工资”,有上千元至几千元不等,但绩效工资是浮动的——你的学校效益好,绩效工资就高,反之就低;而一旦拿不到多少绩效工资,光靠少得可怜的财政工资,教师就会很清贫,就象八十年代或毛泽东时代一样,甚至生存都会发生困难;

学校的效益自然要靠生源来支撑,因此,随着学生生源的不断减少,学校和教师为了保住收入,甚至为了生存,就不得不向家长伸手——也就是一再以“辅导班”的方式向学生加负;

而以高考独木桥为标志的应试教育,以及中国社会互相攀比的“面子文化”,只是方便了学校和教师的此种“加负”创收而已。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会明白为什么在高考应试教育登峰造极、大学录取率比今天低得多的八、九十年代,都没有出现此种扭曲,反而在大学门槛大幅降低、高考压力比以前小得多的今天,冒出了辅导班空前泛滥、学生课业病态沉重的扭曲现象——其根本原因就是八九十年代的学生生源(六零后、七零后)比今天充裕得多,彼时因计生带来的年轻人口崩塌效应尚未全面显现。


那么今天中国的婚姻为社么如此扭曲?扭曲到女儿出嫁的条件越来越高,除相貌外,对男方提出房子、汽车、存款、文凭、官职或社会级别等等系列要求,门槛越来越高,要求的彩礼也越来越多,甚至多达几十万、上百万也见怪不怪,最极端的上海家庭嫁女,就好象是高级妓女拉皮条…简直荒唐到了奇葩的程度!

许多人,尤其是大陆公知,把这种扭曲的现象归罪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但请睁开眼睛看看:中国以前的婚姻习俗,除了讲究门当户对之外,哪朝那代的婚姻有今天这样扭曲的?哪朝那代普通人间嫁女会象今天这样如高级妓女拉皮条?
 

可见,这种归罪是站不住脚的。

为社么今天中国的婚姻前所未有的扭曲?其真正原因是现实的供求关系:三十多年邓计生,造成了中国年轻人口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愈演愈烈的“男多女少” 导致今天中国的婚姻市场,是极端的女方市场(男方严重有求于女方),因此,今天中国婚姻中的女方才会奇货可居、漫天要价。  

请注意,真正原因仍然是现实条件的影响,与所谓中国传统文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有人说:怎么与中国传统文化无关呢?男多女少不正是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造成的吗?

这种看法似是而非,一则因为,“重男轻女”的传统,并非中国独有,而是任何传统农业社会共有的现象,如印度、俄罗斯、乌克兰、波兰等国的农村,都曾有这样的习俗;为社么会有这样的习俗?因为农业技术现代化之前,农业生产是重体力劳动,女性难以胜任,男丁较多的家庭,自然拥有生产力的优势,而没有男丁的农业则生存困难;因此,过去不论中国农民,还是外国农民,都注重生育男丁以保障生存之需。

而且,中国农民一直没有政府给予的退休待遇,农民必须“养儿防老”(因为女儿会出嫁)。

本来,此种“重男轻女”观念并不会导致男女比例失调,但是邓计生的强制实施,迫使中国农民倾向于利用超声波技术,把第二胎的女儿做掉,因为邓计生强制规定:农村汉族第一胎是女儿可生第二胎,但第二胎仍然是女儿,就不准再生——农民为了生存不得不把女儿做掉,由于中国绝大多数人口是农业人口,这才是导致中国男女比例严重的真正原因。

事实上中国男女比例失调与计划生育呈正相关的趋势,正是在1980年后才异军突起的,三十多年来随着邓计生的实施和坚持,中国男女比例失调越来越严重,据中国社科院2019年的统计:
20-24岁(八零后)性别比(以女方为基数100)为110.98,15-19岁(九零后)性别比为117.70,10-14岁(零零后)性别比为118.46… …

也就是说,零零后每年男比女多出一百万人以上!

在这种供求关系影响下,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男人求偶怎么不一代比一代难?中国婚姻怎么不越来越扭曲呢?


由以上这两扭曲的真正原因可见:现实生存条件对社会的影响力,远远大于传统文化的影响力。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传统的四世同堂、父母包办婚姻等习俗,都在中国悄悄地自动消失了,并没有经过共产党的革命,这是为什么?

因为城市化带来的小家庭,没有“四世同堂”的条件,否则难以生存;而现代社会长时期的教育,使得早婚不可能,而毕业后男女因为经济的独立,也使得父母包办婚姻难以为继。

四世同堂和父母包办婚姻,也在同为华人社会的台湾自动消失了,也并没有经过政府移风易俗,这也是现实生存条件对社会的影响力,远远大于传统文化的影响力的明证。

现实生存条件对社会的影响力,远远大于传统文化的影响力,还有一个极端的例子,就是满清入关后强迫汉族剃头留辫,并改穿满人的旗袍,违者一律屠杀,所谓“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虽激起汉人强烈反抗,但终因满清军事上的胜利,而被动完成了“剃发易服”——汉人迅速满洲化,为什么清朝时汉人彻底地放弃了承袭了数千年之久的民族习俗(发饰和民族服装)?就是因为满清入关后现实生存条件变了,汉人不放弃传统习俗无法生存。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现今中国教育的严重扭曲,中共习近平当局于7月19日下发了中共中央办公厅2021第40号红头文件,严令取缔和限制各类课外辅导班,禁止各学校利用寒暑假和节假日办班,理由是“为中小学生减负”,而明白人不难看出:

中共的真正用意是降低养育成本,以提高当前中国不断滑坡的生育率,试图挽救中国社会的恶性老龄化危机。

那么中共为什么不放手让市场来调节——让市场来解决中国教育的严重扭曲?因为作为国本的人口严重扭曲,使得市场已经丧失了纠错的功能;因为邓计生造成的年轻人口崩塌,中国在教育、社保、经济、金融等多方面已经积重难返,无法通过市场的自发调节来纠错,对于因国本造成的社会扭曲,继续让失去了纠错功能的市场来调节,就是社会的全面崩溃和政府的失控。 因此,中共重操行政权力介入的法宝,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下一步中共必然重启计划经济,以计划经济的全面控制,来防范经济和社会危机对政权的冲击。

曾节明 2021.7.26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