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滴落在瓦片上,
 像很多猫,在房顶上追逐。
 难道猫不睡觉?
 它们在瓦上面追捕的是哪条河里的鱼?
 总之,下雨很吵,
 像很多人一起说话,
 说一种所有人都不懂的语言。
  
 这说明,寓言是存在的,
 只在它生存的地方流传,
 在此之外,都当它是谣言。
 要想知道我想什么,
 趁黑暗这会儿,查翻我所有的书信,
 每一封都是湿的,
 都有一只鱼,受到惊扰。
  
 要是有人收到这样的书信,
 千万不要当作文字诵读。
 它只有声音,没有意义;
 只有密封罐,没有蜂蜜。
 盗取了它,偷盗的人还是会把它放在下雨的街上。
 兄弟喝它吧,它是夜雨,
 为你,它自天而降。
  
 2009.4.20-21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