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小城的交叉路口,象横陈的十字架
 悬挂着浓重的北国口音
 悬挂着你卑贱的祈求
  
 混浊的老眼里,火焰早已被日复一日的绝望浇灭
 飘飘如纸的身躯,行在风中,行在窒息中
 痛苦的光阴,被你撕成一张张碎片
 抛在曾经但再也回不去的漩涡中
  
 你不停的迁徙
 尽管你不是候鸟
 尽管你只有一条腿
 尽管拐杖永远变不成翅膀
  
 你不停的迁徙
 穿过攘攘的人流
 穿过一张张陌生的脸熟悉的脸
 穿过一张张轻蔑的脸鄙夷的脸
 落脚的夜晚,到底在哪里?
  
 那问句,竟也象遗落在异乡的孤单
 始终未见答案陪伴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