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影天光总天外

花明照眼却眼前

 (下乡知青生活回忆片段)

在一个夜雨敲窗的晚上,我枯寂地坐在屋里,你悄然地走了进来,象一个雨夜幽灵,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飘进了我的意识里……

我还沉浸在冥思之中,因此,很自然地把你想象成一个传说中夜奔的狐仙。这漆黑的雨夜和昏黄的灯火给你浑身披上神秘的黑纱,使你的美丽较白昼更添一层神奇的色彩。

是你的降临把我暂时带离了我们所在的时代,超脱了我们所处的环境,在一个神奇的远古的境界里遨游,一切世俗的苦痛和烦恼不再缠绕我的思想。

我已记不起我是怀着怎样的欣喜来迎接你,但我记得那简陋的土屋因你的降临而即刻充满了恬适宁谧的光辉。更记得你那象雨夜的灵魂一样闪着温柔光芒的眼睛,它至今还饱含着当时的湿润,时常搅挠我的梦魂。

我奇异于你的这一形象竟不是来自光明里,而是从一片不可知的黑暗里走过来。这一事实使我禁不住频频地向那漆黑的雨幕里张望。喔,黑暗,这令人畏惧的黑暗!难道竟隐藏着许多我们肉眼凡胎所不能察见的美景吗?

* * * * * * * *

现在,又是一个那样夜雨敲窗的晚上,但我清醒地知道,我再也不能希冀有一个带着雨夜气息的仙女来到我的面前。那已是一个不能重复的梦境,

我只能依稀地感到那个从前的神秘的你,还隔着已经逝去的日子,在遥遥地呼唤我的心灵……

作于一九七二年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