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夜里,铺天盖地的思绪,
       笼罩着难以名状的幽深的峡谷,
       仿佛一张布满死寂与苍凉的面庞,
       透过虚空的眼睛,以惨淡的音容,
       不断鞭挞着裸露破碎的大地与苍穹,
       凄厉的幽灵,正在到处飞舞游荡。
 
       它飞来了,一个幽灵之外的幽灵,
       绿色的眼睛,闪耀着星星的磷火,
       垂照着难以计数的坟冢,
       和长满苦艾毒草的阴湿的角落,
       一丝苦笑,是一把锋锐的白刃,
       无情地解剖着自己浸于黑暗的灵魂——
       它终于大笑,向世界发出浩荡的长鸣,
       汹涌如巨浪般的不可抑止的激情,
       一次次地冲击着冰封的铁幕,
       和铁幕下被禁锢摧残的身躯。
 
       它呼唤,换来的却是一身伤痕,
       然而,它却清楚地明白,
       这伤痕是它不竭力量的唯一源泉——
       所有的快乐与希望的唯一所在,
       它穿过幽暗与深邃的时光,
       一身黑衣,为罪恶的时代送葬。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