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映寿:红酒——通往奴役的片断之十四

 
      我坐在路边,看一个孕妇走过,
      她周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光辉,
      宁静而温柔,仿佛淡蓝的湖泊,
      释放、流淌着幸福盈溢的绿水,
      她的步履如同来自天国的音乐,
      简单而轻盈,如星闪烁的笑意,
      使她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充满生机,
      我不禁赞叹,造物何其伟大,
      生命的骨骼竟能在腹中生长——
      那一片永远纯净与美的海洋。
 
      但我转念一想,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所谓生命之律动的美,
      从降临到尘世之日起,
      便是囚居于无形铁笼中的失血玫瑰,
      任其娇艳,也难掩其本质的脆弱,
      在有限的时间中,孤寂的河面上,
      能否打破坚冰,扬帆远航,
      使生命成为天地间最壮丽的星云?
      我不禁悲从中来,为这幼小的生灵,
      所面对的坎坷路途和惨淡的幻景。
  
      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