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过的地方

我们走过的地方
隔着一堵墙
黑色石壁排列成行
冬雨夹雪初晴
残阳躲入冰晶硬壳
从断枝上崩落
你我和老树之间
黄叶轻轻拂过

熟知这寂暗
仿佛一位长者
就在身旁,低垂下眼睛
墓园石像打破鸟鸣
日晒雨淋,颓败
这寒意,不必介怀
黄昏如受惊者
逃进黑夜的庇护所
窗户紧闭
没有灯亮

我们走过的地方
隔着一堵墙
曾经仰望夜空
暮影铺满了整个湖面
落花遮没小径
鸟鸣枯枝上
撕裂你我裹紧的悲伤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