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拜物教主谢几何:发展也疯狂——从林彪的一段“散记”看极权发展主义的一脉相承

文革中毛主席的好学生、副统帅在他私下的散记中曾有以下这样一段表述:

“狂发展这一点”“是人类的灵魂、国魂、党魂”、“劳苦大众的良心,负责人的气概,高贵品格”党“须为经济努力”是“党兴亡定律”(引自《炎黄春秋》二O一四年第十一期第47页)。

笔者觉得这段话最能反映在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影响下所形成的大一统人格化的国家意志的思维本质,这也是几十年来国家主义发展观思维一种代表性表达。

在大陆解放战争结束后除了参加朝鲜战争及越战外,大陆社会基本进入和平时期。上世纪五十年代进行了“土改”“镇反”“反右”“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合作化、公社化、大跃进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运动,与这些运动同时进行的一系列的建设工程同时开始了,“一定要把淮河治好”“圣人出黄河清”的治黄工程以三门峡工程为代表。笔者从一些亲身经历过“荆江分洪”工程的老人叙述中,得到当时情境概况的印象,那是一场人海战役式的大工程,指挥各级工程地段的领导为了制造政绩,竞相残酷地对待被抽服现代徭役的农民,由于冻饿、疾病、过劳死民工的死亡率惊人的高。

在政社合一改造基本完成后,随之而来的是疯狂的大跃进的全面铺开,工业方面以大炼钢铁,农业方面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一天等于二十年的狂妄,大放高产卫星,这一轮国家意志的癫狂期带来损失是严重的。短短二、三年间由于大饥荒导致近四千万人非正常死亡,无数的历史细节无不证明这种疯狂发展的狂妄性以及灭绝人性!

这种狂发展到了文革期间的“抓革命促生产”时期,随着“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高潮掀起,全国又掀起了一轮轮高潮。农业方面大修水利,工业方面大搞三线建设。兴修水利,全国树立了二个典型,北方是河南的林县,南方是湖南的桃源。

以笔者当知青的亲身经历获取的诸多事实信息,兴修水利较大规模的工程,大都付出了牺牲不少的生命代价,提出的“向劳力要劳力”“三年不盖新房,三年不见爹娘,三年不穿新裳(桃源)”等各类充满血腥色彩的口号各地都有。

纵观中国的历史,从法家人物帮助赢政建立大一统高度集权的秦皇朝开始,通过武力争斗获取了天下的最高统治者的个人狂妄心态,大多被放大到极端狂妄的程度。秦始皇就是第一个这种暴君的代表。

自他统一建政后,大规模役使透支民力就开始了,在短短二十余年间,在生产力仍然很低下的情况下,大修长城、驿道、陵墓,光骊山陵就征集了七十万囚徒修了十年整。为了到海外去求长生不老药,建造大船,徐福带领数百童男童女,他居住的阿房宫,从杜牧的《阿房宫赋》中所描绘的大规模的穷奢极侈就可见其疯狂透支国力民力的程度,相信只要想象一下,以当时人口总数以及生产力的水平,那种疯狂绝不会小于大跃进时的残酷性。孟姜女哭长城可视为反映其历史罪恶的象征意义极强的作品。这就是中华民族在大一统高度中央集权下“权力容易使人败坏,而绝对权力则绝对使人败坏”的第一个有代表性的样本!

由于中国“二千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的高度集权,历史上从来不缺乏横征暴敛、穷兵赎武、残酷透支民力的统治者,这也是一以贯之的历史惯性。所以中华民族虽然在三千年前就取得辉煌发展的各方面的文化成果,自皇权制度确立以来,始终未出现过突破性的文明进步,而是始终在权力拜物教的泥坑中、在周期律历史性的魔咒纠缠中、在神权政治的统治下周而复始的挣扎,这就是中国人二千余年的文化宿命!

“狂发展”说穿了就是“疯狂发展”!皇朝时期是为了让“天下私一家”的一已私利透支民力和国力。现代极权政权以政治名义疯狂发展的本质并没有两样,所以最近这三十年的疯狂发展,归根到底是为了掌权者集团的政治利益和巨大的经济利益,无数的事实无不是指向这个核心利益的。

抓紧时间透支一切资源的“有水快流政策”潜台词就是为了达到核心利益的最大化,哪怕以后洪水滔天,哪怕吃掉子孙饭,以换取当下的辉煌也在所不惜。

记得前些年《南方周未》披露过一个全国绿色GDP调查的结果,触目惊心的数据以及事实,全国总结的绿色GDP是-15%,也就是说扣除正规GDP的增长数,每年欠下的是祸害子孙的负数!全国每年荒漠化的土地面积是以每年二千多平方公里的速度在发展,也就是说每年荒漠化的土地面积是将近一个县!全国大中城市全面出现了垃圾围城的景象,由于大量施农药化肥,农耕土地全面板结化,水体大规模的富营养化,总而言之全国绝大多数的城市已到了呼吸不到新鲜正常空气,喝不到洁净的水,吃不到没有受污染食品的地步。这个调查结果由于掌控舆论导向的意识形态领导人可能也觉得太恐怖,结果再也没有进行过这样的普查,更没有继续向社会公众公布真实现状!

这些年来以发展的名义制造了多少罪恶只有天知道,要是认真梳理起来,这些表面光鲜实际上是升虚火的发展成果总结出来进行一次大规模全国性的调查,整理出正负面效应的大数据,相信就可以得出大量骇人听闻的历史性数据。

笔者因所处社会地位的局限,只能就目光所及举出一些掛一漏万的事实。首先是拿当下发展的房地产业来说事,笔者在拙文《破碎的家国》列举的大量的事实,全国就房地产业的投入产出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来观察分析,透支的社会人文资源和金融资源,以及大规模的空置房和毁坏的社会的公平正义的代价来观察分析,就可以写出一部鸿篇巨制的社会经济政治的巨著来。

此外,全面的泛权力寻租、滥权力寻租的社会性浪潮,在教育、医疗等各个公共领域的泛市场化过程中,在垄断型、劫持型的大规模国进民退的过程中。总而言之,侵蚀到的国家人民的长远利益已到了无远勿届、无微不至、令人发指的地步。

尤其是教育与医疗的产业化过程,极权的举国体制通过掌握的权力,上面各级政府给政策纵容放大,下面两个领域的从业人员则疯狂地放纵了人性的贪婪一面。教育是关系到社会公众的下一代与国家未来的领域,医疗是关系公众健康与生命的领域,在这两个领域的巧取豪夺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实,却在中华大地上发生了,而且发生得如此邪恶与疯狂,这种制度安排造成的严重恶劣影响,怎么样评价与估计也不为过!

更令人感慨的是广大不懂现代经济手段的民众,看不见的除苛捐杂税外,利用金融手段、价格杠杆诸多的手段,更是杀人不见血的多种利刺及钢刀!全成为这场大发展的巨大资金来源!

让我们从宏观的大数据分析,据公布的数字我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已达到近50万亿的巨额数字。按人平收入应该是近7千美元。如果按欧洲的发达国家公布的标准,有些国家已将GDP的近70%用于消费。假如我们国家收入分配达到起码的公平的话,早就应达到了小康标准。

但是据公布的数字,我国每年的投资占GDP比例的近50%,国民创造的财富剩下的50%多,行政开支占多少?居于社会上层的掌权者族群收入占多少?与掌权者亲缘关系密切的经济界族群又占多少?只要统计对拥有轿车及银行存款、房屋产权人群进行分析,就可以得出一些触目惊心的大数据。如此以来,工农大众弱势群体可分到怎样可怜的一杯羹就可以一目了然了。在国际社会面前红红火火的发展,发展的红利到哪里去了,分配的财富是否实现了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就一目了然了!

近三十年的“狂发展”已经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懂经济与发展的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种升虚火的疯狂发展是以牺牲国家与民族的未来为代价,其付出的生态代价前面已经提及过,但是全面而深刻的透支其它各种资源,所有领域都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例如自然资源的矿产资源,上面一句:“有水快流”早已达到疯狂程度,江河湖海水资源的破坏与透支,土地资源、房地产的疯狂已有目共睹。路网所谓基本建设投资超成本的疯狂收取“买路钱”,绝大多数风景区圈地收费,相比美国的国家公园的建设历史,当代中国的统治者邪恶到什么程度,对照历史相比较就可以一目了然。

在此如果提起教育、医疗等公共领域对全社会公众的劫掠更是令人发指。这种全社会以发展的名义的泛权力寻租、滥权力寻租的高潮对世道人心的败坏、对社会人文生态的破坏,尤其是广大社会中低层弱势群体的残害是空前绝后的。

由于权势人群如此的庞大而强势,由于腐败文化传统的如此深厚久远,又由于中国人的人性被败坏得到了可怕的程度,这个大酱缸发酵的速度和规模如此的可怕,广大弱势群体无处可逃,不但整天生活在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导致你稍微清醒的话,无时不感到处于不安全感与生存焦虑之中,所以绝大多数不得不采取麻木的心态来对待,但是这种自欺欺人的生活态度逃得脱近乎毁灭未来的命运吗?

让我们对于所谓首善之区的北京的社会风气及社会景象进行分析,就可以折射出中国社会世道人心败坏到什么程度作一个总体判断。在北京盛传的高档奢侈淫靡的程度被揭露出来的所谓“天上人间”(覃辉为老板)可谓穷奢极侈,规模之大空前绝后,长期混迹于期间的都是享受高官厚禄待遇的人群,这些人群又绝大多数是一些善于逢迎拍马、钻营干谒、品质恶劣、素质低下的舔疮吮痔之辈。这些权力与财富的暴发户们,民间人仕早已奉送给了他们以“傻逼”与“牛逼”的尊称,这是因为他们炫权炫富炫假丑恶,纵情纵欲纵贪嗔痴的处世风格而获取这样的“尊荣”的。“二逼”称号的流行,突现了北京人民的智慧,以及他们洞烛虚火后面黑暗的目光锐敏。更加可怕的是这种奢侈淫靡的生活方式已经漫到了全国各地!

最后,让我们来对林彪的这段散记进行一次字面意义精准的分析与判断。首先是关键词“狂发展”,正确理解是指在极权的大一统人格化的国家意志下产生的发展主义思维,也必然是掌握了极端权力的领导人的拍脑袋产生的决策,这种决策机制是一切极权政权的决策机制。至于是否是“人类灵魂”,林彪鼓吹“天才论”必然是圣人式的天才作出的决策,所以必然代表“人类的灵魂”,如此以来提高到国魂党魂的高度也是顺理成章的。至于是否是“劳苦大众的良心”那就是他一厢情愿、自欺欺人的鬼话了。后面跟着的是“负责人的气概高贵品格”那更是鬼话连篇。“党‘须为经济努力’”一个对经济一窍不通的武夫,这句话可视为痴人说梦。至于是“党的兴亡定律”可能是天意让他这个痴人说出来的谶语也未可知,因为兴与亡都在其中!最终逃不脱灭亡的宿命,因为事物发展的规律必定是“上帝要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国家主义极权话语体系的发展观,说穿了本质上只谈经济避而不谈社会制度文明的发展观,这是一种反自然哲学、自然规律、自然法则的发展观,也是一种极端的发展观,当然也是只顾极权制度政治利益的发展观,所以林彪才会最后总结为“党的兴亡定律”。

至于这一轮人类史最大最疯狂的大发展,最终到底导致的是兴还是亡,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相信结果就在中国长久幽暗的历史天空不远的地方!

二O一五年元月16日

(摘自权力拜物教主谢几何《国是求实集》)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