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日在美国发生的一件事情可以在将来载入中国现代史了。这就是海外政治反对派领袖王军涛汪岷陈立群盛雪等人领衔联合签署的致美国政府国会的政治请愿书。主题词是时代革命全球灭共。

这个请愿书乍一看是正义在手仇恨在胸大义凛然慷慨激昂令人血脉喷张。仔细一看却是破绽百出驴群不对马嘴令人贻笑大方。

该请愿书在思想上是正确的,在政治上是准反动的,在民族立场上是自贬的,在逻辑上是混乱的,在法理上是不通的,在方法上是愚蠢的,在实际上是无效的,属于典型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兼书呆子坐而论道的幼稚之举。

下面对该大作予以有限的不成熟的批判。

一,请愿书的领衔人王军涛汪岷陈立群盛雪是海外三个政党即三个著名反对党的主席副主席。在中国近代史中,三个政治反对党的领袖率领一些本国人联合向西方所有民主国家的政府进行政治请愿祈求它们代替自己灭掉本国执政党和政府,这是第一次。在古代元朝灭宋朝的时候没有这样的事情。在清朝灭明朝的时候没有这样的事情。在孙中山国民党灭清朝的时候没有这样的事情。在共产党灭国民党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偏偏在高度文明发达的21世纪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孙中山陈独秀毛泽东的反政府暴力革命尽管得到了日本政府苏联政府的支持但也是在暗中的支持,孙中山的国民党陈独秀毛泽东的共产党从来没有公开向外国政府公开请愿祈求得到他们的支持并代替自己灭掉对手。一是因为外国政府和清朝及国民党政府存在外交关系,如果提出公开请愿会给人家添麻烦同时人家也不会公开答应其祈求,因为这是违反国际法和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准则的。孙中山陈独秀毛泽东的政党尽管是走丛林法则暴力革命打打杀杀的路数却懂得起码的国际准则。重要的是孙中山陈独秀毛泽东具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绝对不会低三下四的以一个政党领袖的名义率领众多党员以请愿书的形式公开祈求西方所有民主政府和美国政府代替自己灭掉对手。这样的做法绝对有损于堂堂中央大国的民族尊严,是任何一个政党领袖及普通知识分子及乡野的愚夫愚妇都做不出来的。难道号称具有五千年灿烂文化的中华民族十四亿人民改变自己头上的一小撮专制政府的能力都没有吗?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难道还需要异族的尤其是西方民族和政府的绝对帮助吗?这不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李泽厚刘再复林岗李零汪晖朱学勤葛兆光等人一直气喘吁吁批判的西方中心论在政治上的翻版吗?

客观的说,中国和中国传统文化在近代以来受到西方文化科学和西方价值观念的强烈冲击,中国的生活方式物理环境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和传统文化法律法规公民教育等等都受到严重的影响和严重改变,在政治体制层面也受到了西方民主政治思想的影响。问题是,在具体的政治体制改变的操作层面难道十四亿中国人民及知识精英和政治反对党派还要祈求西方和美国政府的直接介入和直接动手吗?这不是变相的向全世界承认中国人不仅不具备西方式的民主宪政的思想的能力同时也不具备这样的政治操作能力吗?(同时也不具备科学的能力和哲学的能力法律的能力等等)

坦率的说,中国人确实不具备这些精神层面的能力,但是不等于中国人不具备物理层面的政治操作的能力。弱小的孙中山国民党暴力推翻清朝弱小的毛泽东共产党暴力推翻国民党已经证明中国人完全具备这样的能力,更不用说古代无数次底层老百姓暴力更迭无数个皇权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海外几个政治反对党的领袖居然大言不惭的公开发起领衔请愿祈求西方和美国政府直接代替十四亿中国人灭掉中共,这简直是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最大的侮辱。

当然王军涛等人没有这样的意图,只是他们压根不具备这样的基本的民族主义意识。一个基本的常识是,在民族大义和国内政治问题上,民族大义是排在第一位的,国内政治是第二位的。(以前李泽厚就有救亡压倒启蒙之说)否则的话,即使西方和美国政府直接代替中国人灭掉了中共,海外政治反对党得到了国内政治统治权力那也是西方美国政府的傀儡政府和儿皇帝。西方人会怎么看中国人?中国人会怎么看中国人?后代的中国人会怎么看今天的中国人?几百年之后的《中国现代史》会如何下笔这段历史?

土豪兼大老粗郭文贵不具备这些基本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常识,他在美国人班农和巴斯的忽悠下把班农巴斯列为新中国联邦发起人,将来新中国联邦真要是在中国实现的话,美国人班农和巴斯就是新中国联邦之父,这是中华民族最大的耻辱。(当然郭文贵班农巴斯的新中国联邦也绝对不会在中国实现)小学文化郭文贵在政治上是一个智障儿可以理解,难道北京大学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政治学博士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也是政治智障儿吗?(还有汪岷陈立群盛雪呢?)前面有土豪兼大老粗郭文贵现在有政治学博士兼政治反对党领袖王军涛,以后会不会有别的人比如严家祺王丹吾尔开西魏京生胡平陈奎德伍凡徐文立苏晓康万润南等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跪求请愿美国政府把中国宣布为美国第五十一个洲然后派美国陆军直取北京呢?

二,请愿书说,我们的五大诉求是,强烈呼吁并全力支持美国及各民主国家:

美国领衔、以法灭共。美国率先启动“以法灭共”的国策,通过立法定性和司法判决,认定并公开宣布: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反人类的犯罪集团。由此掀起全球灭共高潮,以促进中国转型为自由、民主、法治、宪政之邦,以保障人类文明不受侵害。

看来政治学博士兼政治反对党领袖王军涛等人不仅是政治文盲还是法律文盲。一个美国共和党有什么资格宣布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反人类犯罪集团?一个美国政府有什么资格宣布中国政府是一个反人类犯罪集团?(当然中共是不是反人类集团是另外一回事)两个不同国家的党派政府发生分歧纠纷,其中的任何一个都不能宣布另一个为反人类犯罪集团,因为它没有相应的法律资格和仲裁权威,只有国际法庭才有这样的资格和权威。这是基本的法律法理常识,难道签署人中著名的美国律师李进进不懂得这个基本常识吗?

“以法灭共” ?中共和中国政府在美国的法律管理之下吗?美国政府只要通过立法定性和司法判决并宣布中共是反人类犯罪集团习近平七常委就会乖乖的束手就擒中共就会立刻崩溃吗?中国就会成为自由民主法治宪政之邦吗?既然如此简单,那么以前的美国政府对列宁斯大林的苏联政府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对希特勒的德国和裕仁天皇的日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难道以前的美国政府领导人都是傻逼吗?他们不使用一个精神性的意念非要使用物理性的暴力在死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人之后才解决苏联德国日本的反人类犯罪集团的问题吗?

苏联德国日本中国政府的存在首先是一个物理性存在。在美国和这几个国家发生根本利益冲突情况下,是不可能依靠文质彬彬的法律手段来灭掉这几个政府的,只能依靠赤裸裸的暴力来灭掉它们。香港的大富后面必有大恶的资本家袁弓夷天真幼稚的提出以法灭共,美国政府和王军涛等人就应该相信以法能灭共吗?这些人难道不知道当年的苏联德国日本是怎么崩溃的吗?美国的法律如果有如此的能耐的话美国还养那么多物理军队干什么?美国还信仰精神性的上帝干什么?美国干脆以法律灭掉所有的敌对国家(中国俄罗斯伊斯兰朝鲜古巴等等)统一全世界好了。

现实的情况是,在中共的三百万军队二百万警察一千所监狱的物理实体面前,美国的经济制裁袁弓夷王军涛的以法灭共郭文贵的爆料革命严家祺王丹等人的政治改良郑也夫许章润许志永以及故去的刘晓波陈子明王康的跪着造反这些经济层面精神层面的对抗统统都是没有什么物理效果的,起码不会解决中共的崩溃问题,只是给中共造成一些不大不小的经济麻烦和政治麻烦而已。1979年中美建立外交关系之前的三十年中,中共是越来越弱小还是越来越壮大了呢?今天的中共国力如此的强大,中国和西方美国的关系即使回到1979年以前的敌对封杀状态,西方美国只是采用经济制裁的手段在加上海外政治反对派以法灭共政治改良爆料革命的手段就能灭掉中共吗?

显然,无限信奉这一套经济手段法律手段道义手段就可以解决中共崩溃问题的土豪兼大老粗郭文贵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兼书呆子王军涛汪岷严家祺王丹吾尔开西魏京生胡平陈奎德伍凡徐文立万润南盛雪苏晓康李进进郑也夫许章润许志永还有故去的刘晓波陈子明王康等人在思想层面是如此的深邃在政治层面却是如此的幼稚。这样的人是不配在将来领导中国政治民主运动的。未来激烈的中国政治民主运动成功之后会把出生于流氓无产者的土豪兼大老粗郭文贵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兼书呆子王军涛汪岷严家祺魏京生王丹吾尔开西胡平陈奎德伍凡万润南徐文立盛雪苏晓康李进进等人无情的抛到历史的垃圾堆中。因为这次伟大的激烈运动即不是他们发起的又不是他们领导的,他们回国之后只能作为政治界的非主流充当政治陪衬而已。至于流氓无产者土豪兼大老粗郭文贵如果敢回国的话,等待他的是严厉的经济清算。因为他和中共官商结合巧取豪夺坑蒙拐骗积累了亿万不义之财。所有这些不法无良大资本家都在严厉的经济清算之中。

三, 请愿书还说,依法扩展、全面严惩。根据马格尼茨基法案要义,将香港人权法案和维吾尔族人权法案的制裁对象和措施,扩展到中国海内外。对于中国内部所有参与各种群体迫害的官员及亲属,进行制裁,禁止入境、吊销身份、冻结财产;对海外中共建立、操纵、资助及协作的企业、社团和个人,经查实具危害自由民主国家的行为者,予以包括没收财产、追究民事、刑事责任等之严惩,并公布于众。

笔者认为,请愿书的这个条款过于严厉打击面过于宽。按照请愿书的诉求,中共所有的干部和公检法司的干部有几百万都参与过群体迫害行动。但是大多数人只是执行者。这些人加上家属有几千万。如果把这些几千万人放入制裁之中就会从国内的政治矛盾转移到国际的民族矛盾,尤其是转化成为几千万人对于美国的仇恨。再加上官方媒体的反美宣传,这些人就会和亿万被洗脑的愚民联合起来全体一致对外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文革语言)这样就会在无形中缓解中共同人民的矛盾冲谈人民对于中共的不满情绪。中共就会顺势而为引导亿万人民把不满的情绪从国内政治层面转换到国际民族层面。请愿书这个诉求反而在无形中帮了中共的大忙了。

至于请愿书说,海外的中共企业和个人具有危害自由民主国家的行为应该予以严惩,这就是属于间谍罪的范畴了,无需请愿书啰嗦了。

从请愿书这个诉求来看,王军涛汪岷盛雪等政治反对党的宏观政治路线不仅是错误的,他们在微观的政治策略方面也是愚蠢的。这样的即有路线错误又有策略愚蠢的政治反对党是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更没有智慧来领导未来的中国政治民主运动的。在如何改变中国这个问题上,海外所有政治反对派组织只有以袁红冰为领袖的中国联邦革命党找到一条正确的路线。

四,请愿书说,全面驱逐、全面防范。国会立法设立专门机构、制定有效适用的专门程序,受理、侦办、起诉和审决以下相关案件。驱逐中共的所有孔子学院、官方媒体及中介机构;严惩中共间谍和白手套(“黑钱”漂白的中间人;“非法”事务的“合法”外衣)机构;取缔中共在民主国家内建立的分布在留学人员、中方企业、中方各类机构中的所有中共党支部;惩办支持中共政治迫害的华人社团首脑;惩办那些经查实的、被举报为替中共服务的人士和团伙。

请愿书这个诉求就更加荒唐了。在双方有外交关系情况下双方理所当然的互派官方媒体,怎么能因为防范中共就驱逐所有中共官方媒体呢?既然如此就不如干脆断绝外交关系好了。美国既然和中共有外交关系又不允许中共的官方媒体在美国存在,这不是美国政府思维混乱的表现吗?因为中共的所有媒体都是官方媒体,这是美国和中共建立外交关系之前就存在的事实,美国怎么能做到即和中共建立外交关系又不允许中共官方媒体在美国存在呢?所以,这个诉求就不是美国政府思维混乱而是王军涛等人的思维混乱了。

另外,诉求还祈求西方民主国家取缔中共在其国家建立的留学生中方企业中方各个机构所有党支部。这个诉求有什么法律依据呢?人家在自己的机构建立党支部管理自己的人,民主国家凭什么以暴力手段取缔呢?难道中方在自己的机构建立党支部和间谍罪在法理上是一个性质的罪吗?诉求还说,惩办支持中共政治迫害的华人首脑,惩办替中共服务的人士和团伙。

众所周知,中国人在外国只要没有犯外国法律规定的罪行,就不能因为在政治上支持中共受到外国法律的惩罚,同时也不能因为为中共服务就受到法律的惩罚。中国人在外国民主国家也可以拥有自己的政治信仰和政治观点及政治倾向,不能因为支持拥护中共的政治主张同意中共的政治观点就受到外国法律的惩办。如果这样,西方民主国家就和中共是一样的专制制度了。同时民主国家和中共一样也就会有许许多多的政治犯了。由此看来,王军涛等人的思维和诉求就是典型的专制对专制野蛮对野蛮暴力对暴力流氓对流氓了。既然如此王军涛等人为什么不干脆一些赤裸裸的诉求美国政府及民主国家立刻组成新八国联军以千万陆军武力攻占北京推翻中共把王军涛等人直接送到中南海的金銮殿中呢?(王军涛为开国总统,汪岷为总理。然后郭文贵在班农巴斯的支持下给王军涛下套再一次使用美人计并且拍下淫秽视频捅给媒体。文雅的政治学博士王军涛灰溜溜引咎辞职,一辈子都在琢磨怎么能更利索的使用手爪子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掏出来的粗俗的土豪兼大老粗郭文贵黄袍加身成为总统,一辈子都在琢磨怎么能更利索的使用脚丫子把自己脚里的足球踢进去的粗野的体育棒子兼明星郝海东成为总理管理文武百官?)

五,请愿书还诉求说,拆防火墙、保障人权。重新启动人权挂钩贸易的原则,对中国国内有政治迫害记录的地区和参与政治迫害的企业、社团实施经济制裁,迫使中共改善人权、拆除俗称中共防火墙的网络封锁和监视系统,促使中共内部发生有利于中国自由民主化的分化。

现在看来,这个诉求才是请愿书的中心诉求,即迫使中共改善人权促使中共内部发生有利于中国自由民主化的分化。

正是这个诉求把王军涛汪岷盛雪三个反对党的最高政治宗旨不经意的表达出来。这就是,仍然承认中共政党的合法性并依靠外部力量迫使它改善人权拆除防火墙并且促使它在内部发生变化以转向自由民主政治。一句话,政治反对党王军涛等人仍然把中国政治民主的希望寄于中共的身上而不是寄于所有资产阶级政治反对党和亿万工人农民的无产阶级身上。

台湾学者孔识仁把这样的政治反对党称之为“保皇保共改良派” 。

笔者在以前评论王丹王军涛等人的文章中说过,海外政治反对党同中共的斗争应该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可是没想到海外政治反对党同中共的斗争却是互相协商的路线斗争。既然双方不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关系而是和和气气的路线斗争关系,那么从逻辑角度上讲双方就属于同一律的关系。一句话,双方表面上是两个不同政治取向的有你无我的政党其实仍然是有你也有我的兄弟党的关系。双方不同的只是,中共希望永远保持专制体制,王军涛等海外政治反对党却并不想推翻中共只是想督促中共促使中共在内部发生转化自我实现政治民主体制。就是说,王军涛等政治反对党利用这次机会再一次隐晦的告诉中共,海外政治反对党并不想推翻中共的统治,只是在外面温柔耐心的督促促使中共进行自我政治转向。这样的话,中共高官的主要政治利益经济财产在转向之后仍然能得到充分的保证。所以,笔者在文章前面开宗明义就说明,该请愿书在政治上是准反动的。

在技术细节上,请愿书在逻辑上是混乱的。因为请愿书的标题是时代革命全球灭共。然后在前面几个诉求中都是大谈如何灭共。但是在第四个诉求中却突然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提出来迫使中共改善人权拆除防火墙促使中共内部发生自由民主化的分化。就是说,仍然把政治民主的希望寄托在合法的中共身上。

问题是,前面几个诉求都是恶狠狠的大谈如何灭共,第四个诉求却温吞吞的婉言相劝中共应该如何转向。这就暗示中共安心继续统治,我们无意取代贵党地位。

伟大的政治反对党领袖政治学博士王军涛等人没有想到,你们在政治上可以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向对手委婉表达了你们的非政治野心和承认中共的合法性。可是在逻辑上你们怎么能抹平前后矛盾的政治诉求呢?

在语词上你们可以任意组合表达不同的语义和政治倾向及诉求,可是在逻辑上你们能如何保持前后一致因果相连的同一律呢?就是说在政治层面你们可以颠三倒四任意变化,这是允许的。因为政治观点是允许随时变化的。可是在逻辑层面这样的颠三倒四的变化就意味着这个人的思维出现了混乱,起码应该预约一个精神病科的医生了。

六,请愿书最后说, 终止绥靖,围剿中共。将此前对中共的绥靖国策,转变为全面遏制、全面制裁、全面对抗的新国策,在所有领域与中共全面脱钩、全面切割、全面分离,以防止中共继续坐大、危害世界。

其实这个诉求完全不必要这样啰哩啰嗦,可以用一句话表达,这就是,美国和所有民主国家立刻和中共断绝外交关系。

尽管王军涛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反对党领袖可是在本质上仍然是一个书呆子。难道中美关系只是建立在一个意识形态价值观念这样的精神性的基础之上的国家关系吗?显然,中美关系主要是建立在经济贸易这样的物理基础之上的国家关系。这样的国家关系不是书呆子们一言不合就可以全部断绝的。特朗普是政治家不是书呆子,他必须主要从美国经济利益角度来考虑和中共的关系。双方每年近万亿美元的贸易来往,突然断绝所有关系,美国经济利益是利大于弊还是相反?这是特朗普在与中共的关系上要考虑的最大问题。至于中共要在全世界和美国实现共产主义,这是一百年之后的事情,特朗普不会因为一百年之后的意识形态层面的事情而在今天和中共断绝所有物理层面的关系。

王军涛等人主要是为了在中国尽快实现政治转向而不顾一切的抛开所有法律国际准则外交基础和起码的民族自尊心甚至是现代政治文明的标准来恳请美国政府代替他们灭掉中共。

但是美国政府和所有民主国家不会象他们那样失去理性来处理与中共的关系。所以这个白宫请愿全球联署公开信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他们的诉求有一半不会被美国和民主国家采纳。道理非常简单,美国和民主国家不是从中国人的政治民主与否来考虑与中共的关系而是从自己国家和人民的经济利益国防利益意识形态利益来考虑的。美国需要在和中共的经济贸易打交道的前提下才会把防范中共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的渗透和军事强大提高到战略警惕的层面。所以,王军涛等人的这个呕心沥血风风火火又颠三倒四的白宫请愿全球联署公开信只是一个把郁闷在心里30年的理想和憋屈发泄出来的渠道而已。至于这些诉求有没有政治操作性有没有逻辑一致性有没有法律依据性有没有现代文明性并且能不能被美国政府采纳就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最后的结论是——美国政府如果采纳他们的全部诉求,中美关系的结局就是——全面战争甚至是双方同时毁灭的核战争!(看看美国和日本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双方发生了什么就知道全面战争是如何发生的了。)

(孙大骆:《习近平权术史》作者)

附:王军涛等人的公开信

尊敬的美国总统川普阁下,尊敬的美国副总统彭斯阁下,尊敬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阁下,

尊敬的美国国会全体参议员众议员阁下:

欣闻美国国会已经通过《香港追责法案》,并正在通过制裁中共的法案,我们世界各地参加本公开信联署的人们,对此深表支持,积极响应,同时强烈呼吁,必须加大制裁力度、广度与深度。

我们高度赞同、完全支持香港实业家袁弓夷先生“以法灭共”——游说美国通过立法定性和司法判决灭共——的主张和努力。

我们的五大诉求是,强烈呼吁并全力支持美国及各民主国家:

一. 美国领衔、以法灭共。美国率先启动“以法灭共”的国策,通过立法定性和司法判决,认定并公开宣布: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反人类的犯罪集团。由此掀起全球灭共高潮,以促进中国转型为自由、民主、法治、宪政之邦,以保障人类文明不受侵害。

二. 依法扩展、全面严惩。根据马格尼茨基法案要义,将香港人权法案和维吾尔族人权法案的制裁对象和措施,扩展到中国海内外。对于中国内部所有参与各种群体迫害的官员及亲属,进行制裁,禁止入境、吊销身份、冻结财产;对海外中共建立、操纵、资助及协作的企业、社团和个人,经查实具危害自由民主国家的行为者,予以包括没收财产、追究民事、刑事责任等之严惩,并公布于众。

三. 全面驱逐、全面防范。国会立法设立专门机构、制定有效适用的专门程序,受理、侦办、起诉和审决以下相关案件。驱逐中共的所有孔子学院、官方媒体及中介机构;严惩中共间谍和白手套(“黑钱”漂白的中间人;“非法”事务的“合法”外衣)机构;取缔中共在民主国家内建立的分布在留学人员、中方企业、中方各类机构中的所有中共党支部;惩办支持中共政治迫害的华人社团首脑;惩办那些经查实的、被举报为替中共服务的人士和团伙。

四. 拆防火墙、保障人权。重新启动人权挂钩贸易的原则,对中国国内有政治迫害记录的地区和参与政治迫害的企业、社团实施经济制裁,迫使中共改善人权、拆除俗称中共防火墙的网络封锁和监视系统,促使中共内部发生有利于中国自由民主化的分化。

五. 终止绥靖,围剿中共。将此前对中共的绥靖国策,转变为全面遏制、全面制裁、全面对抗的新国策,在所有领域与中共全面脱钩、全面切割、全面分离,以防止中共继续坐大、危害世界。

尊敬的阁下,在这中共病毒肆虐全球、残害全体人类的紧要关头;在这中共悍然以港版国安法入侵、摧毁香港的危急时刻;在这中共图谋颠覆自由世界、以共产意识形态控制全球、迫使人类文明倒退的危机时刻,我们恳请你们,为了人类光明的未来,接纳我们的诉求。

谨此,奉上

我们所有联署人的诚挚感激!

公元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

联署人(第一批):王军涛(美国)汪 岷(美国)熊 炎(美国)陈立群(美国)方政(美国)张伟国(美国)唐元隽(美国)钟锦江(澳洲)郑存柱(美国) 盛 雪(加拿大)陈闯创(美国)戈壁东(美国)陈维明(美国)李进进(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