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四月七日,魏京生先生发推说:“几天前,维族人把我告到了美国民主基金会和自由亚洲电台。”魏京生先生并在推文中再次表明立场:应该针对中国共产党,而不应该针对汉族。

其实,以伊里夏提为代表的维族反对派人士,都是非常聪明的人,都是维族中的精英。笔者亲眼见过伊里夏提的汉语演说,口齿流利、思维敏捷、非同凡响,且他的汉语普通话说得比许多汉人还好…我以为,控告魏京生先生的这些维族人,不可能误解了魏京生先生——人家告的就是魏京生;

当然,我想魏京生先生也知道维族人没有误解他,老魏之所以在推文中再次表白立场,是对汉人、对中国民运的表白。

有关维族人为什么明明知道魏京生反对中国共产党、明明知道魏京生不支持中共对维族的暴政,仍然控告魏京生,不惜祭出欲断粮道的狠招呢?

这其实是双方诉求差距巨大的必然结果。以热比亚、伊里夏提为代表的维族力量,追求一个维吾尔族的民族国家,至于这个从中国分离出来的维吾尔族民族国家,是民主国家,是伊斯兰国,或者由维吾尔族的共产党继续专制?那些统统都是次要的;

热比亚、伊里夏提等人之所以现在反共,是因为中共不准维吾尔族独立建国而已,与新疆不民主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只要能够疆独,民主不民主那都不是问题。如果中共向“疆独”让步,则帮助中共打击汉人海外反对派的事,他们一定会干。

“维独”力量的此种“疆独”第一、反共第二的诉求特点,必然与反共第一且追求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中国民运主流,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维独”力量之所以痛恨魏京生,是因为他们从魏京生身上,看不到中国主流民运支持维吾尔族分裂中国独立建国的任何希望:4月27日魏京生在《关于维吾尔历史的争论》一文中,对伊里夏提等人一贯鼓吹的“新疆自古以来就是维吾尔人的土地”、“汉族侵占了维族人的国家”两个论调,均作了否定的回答;老魏实事求是地说:汉人在新疆居住的历史,比维族更长;侵占新疆的是中共,而不是汉族,中共窃国之前,侵占新疆的是蒙古和满清…

魏京生实事求是地表态,冲击到“东突”分离主义的合法性基础,也就损害了伊里夏提一伙的根本利益。

所以,“维独”势力就要提前打击以魏京生为代表的中国民运阵营。伊里夏提等人很清楚:中共已经日薄西山,而中国民运中维护中国主权和领土的派别,才是“疆独”之富于生命力的未来大敌。

伊里夏提等人巴不得中国民运都是滕彪、茉莉那样逆向种族主义、或汉族虚无主义的“普世价值”派,但笔者想指出的是:这就和许多中国异议人士想联合维族反共、建设民主中国一样异想天开,因为:

除非不想成功,否则任何国家的反对派都不可能背离该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包括孙文在内,有些反对派人士在野时期会作出“卖国”的许诺,这往往是一种获取外国支持的策略,一旦上台,他们不可能兑现这些“卖国”承诺,除非他们想要收获民众的唾骂。

即便在野时唱“普世价值”唱得最动人的缅甸民运领袖昂山素季,上台后仍然镇压罗兴亚人,不顾西方世界的谴责,就是因为由英国殖民者引进的罗兴亚穆斯林,在缅甸传统的佛教社会引发了剧烈的文化和种族冲突,罗兴亚人严重威胁着缅甸的民族和国家安全。

只有象吴弘达那种完全西方本位的买办异议人士(茉莉、滕彪实质上就是西方本位的文化买办),才会蔑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但这类在国内没有根的人,是不可能成为民运的主流的,更不可能今后在中国成功。

为免“得罪人”,许多中国民运知名人士在新疆问题上保持模糊面目,公开场合都不遗余力地咋呼“维汉团结,共同反共”,这不过是一种外交策略,一旦这些人上了台,是不可能在涉及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事情上继续保持模糊的,除非他(她)不想站稳脚跟。

所以,“维独”是不可能寄希望于中国民主化的,因为任何民主政府,都担当不起广大选民的民族主义如山压力,而在新疆问题作出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拱手相让的选择。

对此,伊里夏提等人显然是心知肚明的,他们告的就是魏京生:他们当然知道魏京生反共,但他们不在乎魏京生反共——只要魏京生拒绝承认“新疆自古以来是维吾尔族的领土”,那么魏京生就是他们的敌人;这个标准也适用于对别的中国民运人士也一样。

我以为:维、汉反对派之间因为存在不可调和的巨大诉求冲突,因此“维汉联手,共同反共”是一厢情愿,勉强的联合只能引发更大的冲突;但是,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曾节明 2021.5.9 春雨夜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nowy mountain peak against blue sky

汪湖:平民

当他们 / 声嘶力竭的口号,无法搅乱 / 琐碎的现实和黑暗的制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