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中共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早已结束,但中共国一反常态、荒唐莫名地直拖到2021年5月11日,才扭扭捏捏地公布“普查结果”,声称:虽然2020年中国(大陆)出生人口只有1,200万,比2019年的1,465万大减200多万,但2020年中国大陆总人口还是比2019年数据增加1千多万,达到了14亿1,178万人,加上香港、澳门、台湾,中国总人口为14亿4,350万人…
果然是14亿以上、果然是“继续增长”、“涨幅减缓”,于是,中共中央和全国计生系统皆大欢喜:
对计生官僚和公务员来说,既然人口基数依然巨大而且继续增长,计生的饭碗也就保住了;对中共中央来说,既然人口涨过了14亿而且继续增长,反思计生、批评计生乃至质疑中共的苗头也就再次压住了。

但这次人口普查结果的数字,“人造”的痕迹太过明显:
根据之前中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陆续公布的数据,与2019年的各省常住人口统计数据相比,2020年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有15个常住人口负增长,降幅达10%-30%,其中东北三省人口负增长夺冠;
而全国常住人口增长(因人口流入)的冠亚军浙江、广东,增长率也只有10.4%和9.4%;
试问:全国近半省(自治区)人口负增长,而且人口降幅压倒增幅的情况下,请问中共中央当局所谓“2020年中国大陆总人口比2019年增加1千多万”是怎么来的??

中共国统计局奉旨炮制“政治数据”的痕迹,实在太过明显;可见,之前盛传的2020年中共国总人口负增长,真实人口数不足13亿6千万的消息,绝非空穴来风!这想必也是中共习近平一伙迟迟不敢公布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的原因。
因为如果如实公布了人口大幅负增长的结果,中共所坚持的“计生国策”就会站不住脚,就容易引发对计生、乃至对中共专制的质疑。


人口问题上尽管中共扭扭捏捏、遮遮掩掩、甚至炮制总人口虚增的假数字,但是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结果,仍然宣告了由邓小平、陈云发起的中共计划生育理论的彻底破产——根据中共国统计局自己的数字:

常住人口负增长15个省(自治区),无一例外全部实现了经济负增长;其中东北三省和天津市经济负增长四骑绝尘——黑龙江是全国人口降幅最大的地区,也是全国经济衰败最快的地区:2020年黑龙江的GDP仅1.37万亿人民币,尚不及2012年的1.43万亿;吉林2020年的GDP仅1.23万亿,还不及2013年的1.29万亿;天津市2020年的GDP才1.4万亿,不及2013年的1.44万亿;

而人口增长最快的广东、浙江、江苏、福建四省,全部实现了快速发展:2013年四省的GDP分别为6.22万亿、3.76万亿、5.92万亿和2.18万亿,到2020年分别增长到11.08万亿、6.46万亿、10.27万亿和4.39万亿,增长率达78%、72%、73%、101%。

而且,人口减少、流失的衰败效应也显现出来,如:随着人口的减少,东北经济愈加衰败,而经济的衰败又加速人口的减少和流失;
相反,人口的流入大大推动了广东、浙江、江苏、福建的经济发展,粤、浙、苏、闽经济的发展,又反过来吸引更多的外地人口归附,这就构成一种良性循环。
而邓小平、陈云及其计生政策继承者鼓吹的“人少致富”理论,完全被事实证伪。


既然全国人口增、减和经济发展图谱中共国统计局均基本掌握,那么习近平一伙就不可能不知道邓计生的“人少致富”论与事实不符,而“计生国策”弊端深重;因此,包括易富贤先生在内的改良派再次殷切地盼望,中共能够废除计生国策,或在人口问题上作改弦更张的重大举动来,然而他们再一次地失望了:
一是5月11日姗姗来迟、多次斟酌后所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政治)结果;
二是中共当局继续对超生三胎的家庭进行严厉的处罚:广州番禺区王芳、刘平夫妇因为生育三胎,遭法院判处三十二万元罚款,因此破产…
三是启动大外宣、大内宣,大力批判以易富贤为代表的“人口唱衰中国论”;在海外,则由何尿频、冯胜平领衔,鼓吹“人少品质优”论、兜售“机器人克服老龄化”论…为瞪小瓶、陈云及其继承者洗地。

这些个迹象加在一起,就是中共决不会废除“计生国策”的信号。


那么,习近平一伙为什么明知道1980年发起的“计划生育”搞错了,明知道计生导致的未富先老危机深重,明知道少子化、老龄化今后将没有韭菜收割,却仍然将错就错,拒不废除计生呢?

其实中共拒绝废除计生国策,就象晚清时满洲贵族拒绝变法的心态一样:慈禧镇压“戊戍变法”之前,满洲贵族集团就强烈反对变法,贼鞑子刚毅指控康有为等人的罪状就有一条:“保中国不保大清”,这就说明满洲贵族们是知道维新变法是有利于中国的,但是,中国却不是大清,而是大清的殖民地,中国和大清的利益不一致、甚至是矛盾的,所谓“汉人强,满人亡”就是这个道理,维新变法有利于汉人,却有损于满人的特权,当然是“保中国不保大清”。

同样的道理,易富贤先生及国内以何亚福为代表的一大批具有良知的聪明人所苦苦疾呼的“废除计生、奖励生育”变革,也就是“保中国不保后清(中共)”,对于易富贤、何亚福等人喊沙了喉咙的呼唤,习近平等人必然心里“嘿嘿”两声,骂道:

“犯贱的奴才,你们也配姓赵么?汝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计生害了那么多人,杀了那么多婴,弄得现在“未富先老”,一旦否定了计生,那么多受害者向我党讨要说法,怎么办?谁能赔得了?
而且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引发对我党的反思和质疑怎么办?当年胡耀邦否定文革、拨乱反正,激起多大的人心动荡,直接引发了八十年代的自由化思潮和八九动乱,你以为老子们还会犯同样的错误么?这也是老子为“文革”平反的根本原因,你们懂个球!
你们打着爱国的旗号,其实就和当年康有为一样,“保中国不保后清”,只考虑汉人的利益,不考虑我党的利益,以为老子看不出来吗?”

易富贤等人苦谏说:不废计生弊政,今后必无韭菜可收割,后清能无亡乎??

习近平呵呵冷笑道:“计生搞垮我党,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如果我后清一旦认错,就会立刻损害到我党的”伟光正“形象,立即引发汉奴的思想混乱,甚至危及后清的稳腚,直接动摇了老子的皇位!
不废计生,老子还可以凭借现有的韭菜、仰仗僵贼泯、胡面瘫的老本弄权十年八年不成问题,说不定还可以象前清康熙那样拿下台湾呢,哈哈!真到了没韭菜收割的亡党的时候,反正也不是我当家了,关我卵事?哪朝哪代不灭亡?只要红旗不倒在老子手里就成!”


曾节明 2021.5.17凉爽凌晨